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44:中年泼妇
    下午商场的人似乎比上午多了一些。

    女生们逛街的时候,常常让人怀疑永动机是否已经发明出来了,而跟在后面的男生们则面面相觑,为自己的持久力感到惭愧。

    下午三点二十。

    逛了接近一天的女生们,只有丘可君买了那件淡黄的长裙,黄头发妹妹方娇买了一顶帽子,其他人都只是逛逛就完事了。

    冰激凌店前,零星几个人排着队。

    女生们很快也加入了排队的队伍。

    “我去给你买吧”,李江河让阮湘在商场内的长椅上坐一会,自己去站着排队了。

    “妈妈,我想要两个冰激凌”,前面一个小胖子正抱着一个中年女人的腿哀求。

    “不行,只能吃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很尖,“赶快自己挑一个口味。”

    “爸爸”,小胖子又把头转向一边站着的中年男人。

    “你还是听你妈的话吧”,中年男人声音不大,看起来不是个强势的人。

    但这和李江河没什么关系,黝黑的小胖子拿到冰激凌以后还在吵闹,声音很尖的中年女人拽着小胖子的胳膊走了。

    “请问要什么口味?”,卖冰激凌的女孩挤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

    李江河看了看窗口的口味列表。

    “要一个抹茶和一个香草”,李江河拿出五块钱递了进去。

    李江河拿着冰激凌回去的时候,小胖子正在长椅上吃冰激凌。

    这时候阮湘已经从座位上起身,把位置让给小胖子的母亲。

    “给”,李江河将两个冰激凌举到阮湘面前:“抹茶和香草,你要哪一个?”

    “我也想要抹茶冰激凌”,小胖子又在哭闹了。

    “那就抹茶吧”,阮湘从李江河手里接过冰激淋。

    “你能把冰激凌给我吃吗?”,小胖子这时候溜到阮湘身边,手上还残余着香草冰激凌的白色液体。

    “叫姐姐,姐姐就给你”,阮湘温声细语地说道。

    “别,斌斌回来”,女人尖利的声音响起,“别人的东西脏。”

    李江河皱了皱眉头,别人的脏,就你的干净?

    “妈,我想吃”,小胖子挥舞着双手。

    “不行”,女人瞪了一眼阮湘,“还不赶快拿走,别诱惑我儿子。”

    “真不会说话”,丘可君看不下去,小声嘀咕一句。

    “你说谁呢?”,中年女人也从座椅上起身。

    “谁知道呢”,这次说话的是陶卓然,“看谁承认呗。”

    就在这时候,小胖子吱哇乱叫一声,跳起来把阮湘手里的冰激淋摁到她衣服上。

    “不吃就不吃。”小胖子不耐烦地叫道。

    “艹”,李江河看了一眼小胖子,拳头握了握,最后还是先帮阮湘从裤兜里拿出几张卫生纸,擦了擦。

    冰激凌在阮湘的衣服上很快化作一滩,根本擦不干净。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丘可君把抓着小胖子胳膊就要走的中年女人拦住,“大妈?”

    “你喊谁大妈?”,中年女人的声音像是要把人耳膜刺破,“没教养的小崽子。”

    “我有没有教养是一回事”,丘可君压抑着怒火,“你家孩子把人家衣服弄成这样,你连对不起都不说,这就要走?你有教养?”

    “呦,拽死了”,中年女人一脸讥笑,“小浪蹄子在这装清纯?不是那女的先拿冰激凌诱惑我家豪豪?这么个小孩懂什么?肯定是你们干什么了!”

    “你怎么不照照你自己?”,丘可君压抑不住怒火了,“就你这半老徐娘的脸,你这孩子吱哇乱叫多长时间了?谁要诱惑他?”

    “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呢?”,中年男人上前推了一把丘可君。

    “你怎么不问问你老婆怎么说话的?”,陶卓然热血上涌,猛地推了一把中年男人。

    “你这怎么动手呢?”,中年男人被推的后退一大步,面子有点挂不住。

    “不是你先动的手?”,郭策居高临下看着中年男人,其他几个人也围了上去。

    这个时候李江河刚帮阮湘清理好冰激凌,与其说是清理好,不如说是彻底宣判这衣服现在不能穿了。

    “道歉”,李江河冷漠地看着那一对不讲理的夫妻。

    “呦,你是哪根葱?”,女人彻底撕破了脸,也不在乎了,“说道歉就道歉?我告诉你,你吓着我家豪豪了,你们今天必须给我儿子道歉。”

    “那你是不是还要我们赔精神损失费?”,一旁的王云立脾气也上来了,举起自己的拳头瞪着她。

    “你不说我还忘了”,中年女人冷哼一声,“有本事你就打我一个试试?”

    “真是贱货,吵着让人家打你”,丘可君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小杂种,不知道有几个男人了?嘴上功夫这么厉害”,中年女人啧啧几声,摇头晃脑。

    “啪”,陶卓然扼制不住,一个巴掌扇在中年女人脸上,血往头上涌,“你他妈再说一遍?”

    “打人了!打人了!”,女人尖嚎起来,“我要报警,报警!”

    李江河这时候也向前一步,挣开一直拉着他衣角的阮湘,从身旁的田琼手里抢过还没吃的冰激凌,一把扣在中年女人头上。

    已经融化的差不多的冰激淋宛若一张绿色的面膜,覆盖在中年泼妇的头上。

    “那你就报警吧”,李江河看陶卓然动手了,他就算平时再成熟,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算是要受罚李江河也认了,没有自己女朋友受了欺负,让兄弟给自己出头的道理

    中年男人要冲上来,郭策这几个人死死地盯着他,中年男人知道自己讨不了好,在原地站住了。

    “杨雄斌,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中年女人躺在地上撒泼,“你就这么看着老婆被人欺负?”

    “我报警,你们有种别跑”,中年男人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谁跑谁是孙子”,柳俊华呸了一声。

    得了,电影是看不成了,不过幸好没提前买票。

    “江河”,阮湘像是做了错事一样,拉了拉李江河的胳膊。

    “没事,这事跟你也没什么关系”,李江河拍拍阮湘的头,安慰道:“咱们先去买身衣服,别穿着这衣服了。”

    李江河说完就牵着阮湘的手,就近进了一家女装店。

    “连店都不看就进,几个穷学生还去巴宝莉?”,赖在地上不起来的中年妇女尖声叫道:“别等警察来了,你们几个小杂种被人家店扣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