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42:其实,我真是个富二代
    就在张标思索李江河的名字为什么会这么熟悉的时候,旁边一个后勤处的老师好奇地问了张标一句:“这不是见义勇为那学生嘛,他要创业?”

    靠,张标一拍大腿,这不是那个教育厅副厅长老上司的孙子,又见义勇为救了文学院院长玄孙的学生嘛。

    背景深厚啊。

    李江河不知道张标正在脑补,心情愉快的他去找老院长交论文了。

    这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不少。

    “嗯,还可以”,老院长粗略地看了看李江河的论文,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勉强合格,就是格式要再改改。”

    “怎么样,还对文学感兴趣吗?”,老院长兴趣盎然地询问李江河。

    “我还是觉得文学有意思”,李江河这倒是没说假话,文科里比市场营销还无聊的专业,属实不多了。

    “这些近现代的还好,等你开始学文艺学和古典文献学,你就知道累了”,老院长慈祥地笑道:“我之前给你列的书单,看的怎么样了?”

    “看一些了”,李江河点点头,“比较文学概论和中国文学概论都看了。”

    “还行”,老院长思索了一会,道:“那你先看看语言学概论吧,下学期应该就要讲了。”

    李江河再次点点头。

    “对了,论文,你看看再写一篇”,老院长秉承着做学问要从大一抓起的精神,缓缓开口:“这次主题我就不做要求了,你大二开学交给我就行。”

    “啊?”,李江河无从选择,只好答应,“好吧,那我定下选题的时候,再告诉您吧。”

    李江河依照惯例,留在老院长家吃了顿饭。

    .......

    奶茶店基本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装饰,在学校里,也不会允许太特别的东西出现。

    李江河只是给它换了个招牌:曙光·奶茶。

    曙光城是一所建立在天竺的乌托邦实践地,也是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几个乌托邦实践地之一,它的崛起与衰落很富有戏剧性。

    它的居民将曙光城的创建者尊之为神,但高尚的创建者并不想成为所谓的“神”,然后信徒们就把创建者软禁了,这荒诞的剧情发展让创建者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最终自杀离世了。

    创建者的离世也导致了曙光城的分裂与消亡。

    虽则如此,这依然是一次伟大的实践。

    文艺青年李江河觉得这个子品牌很符合乌托邦咖啡馆的整体气质。

    除此之外,奶茶的包装也变了,以前是很简单的贴着招牌的名字,而李江河特意定了一批写着名言佳句的包装。

    毕竟文青嘛。

    把奶茶店弄好之后,李江河拿着一堆优惠劵,分给了阮湘宿舍,305,还有学生会,以及唐大头这些朋友。

    因为要去一趟学生会,这优惠卷正好交给在办公室值班的靳伯容和秦熙明。

    “你还有创业的兴趣?”,秦熙明笑着把优惠卷接过来。

    “找点事干呗”,李江河一边说,一边将剩下的优惠卷放到桌子上,“学生会人人有份。”

    “李哥大气啊”,靳伯容也开了个玩笑。

    这事能解决,在靳伯容看来,那不是理所当然嘛。

    “哈哈哈,我可担不起李哥”,李江河冲着靳伯容挤挤眼睛。

    回到305之后:

    “三哥,你不会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公子哥,来这里体验生活吧?”,想象力丰富的柳俊华通知放飞了思想,“你这短短几个月的发展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就是,你就算是下一步告诉我们,你其实就是个富二代,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惊讶了”,王云立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我还记着老大说过,三哥会成为咱们院以后最有钱的人呢”,陶卓然也加入进来。

    “啊这”,李江河清了清嗓子,“其实,我真是个富二代。”

    “哈哈哈哈”,305宿舍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我们信了”,齐智宇抓着李江河手,用力的摇晃着。

    郭策则扶着李江河的腰一阵摇晃,“我们真的信了。”

    李江河无奈地一笑,我这么坦诚,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对了,三哥”,郭策突然想起来,“你这什么时候给陶哥牵线搭桥啊。”

    “就是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王云立坏笑一声,“我们陶哥,那是等的花儿都谢了。”

    “去去去”,陶卓然抬脚踹了一下王云立。

    “那,难道你不喜欢丘可君?”,李江河也不怀好意地笑了,“这周末我准备邀请阮湘宿舍一起看电影,这么说,陶哥你是不来了?”

    “三哥,你怎么也学坏了”,陶卓然举起双手,示意投降,“那我必须是随叫随到。”

    “陶哥,你这不给媒婆表示表示?”,王云立道。

    “咱三哥不是富二代嘛?”,陶卓然的心情不错,“还看得到上我这点钱?”

    宿舍里再次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晚上,李江河把奶茶店的优惠卷送给阮湘。

    顺便带着阮湘去买了两杯珍珠奶茶,大有一种:

    “看,这就是你男朋友打下的江山”的蜜汁喜悦感,虽然这江山是如此之小。

    “甜吗?”,李江河和阮湘坐在学校操场的看台上。

    橘红色的太阳将晚霞染成了自己的颜色。

    阮湘点点头,一双白嫩的小脚在台阶上摆动着。

    “甜吗?”阮湘转过头,也问了问李江河。

    “不甜”,李江河摆出一副严肃脸。

    “可我觉得蛮甜的呀”,阮湘有点疑惑。

    李江河看着阮湘倒映着漫天晚霞的眸子,轻轻笑道:“因为你才是最甜的嘛,你这么甜,对比之下,奶茶简直有点苦。”

    阮湘的小脸红彤彤的,她笑起来,把头靠在李江河的肩膀上,“你会永远这么哄着我吗?”

    “当然不会了”,李江河牵着阮湘的手,“我活不了那么久嘛,就哄你到我闭眼的那一秒吧。”

    “别说闭眼这种话”,阮湘伸出小脚踢了一下李江河。

    “好好好,我们都长命百岁,千岁,做个老不死”,李江河闻着风吹来的阵阵香甜的气息。

    应天的花开的很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