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36:此子恐怖如斯
    不得不说,靳伯容效率确实很高,第二天中午,靳伯容就拉着张均益坐在江上人家了。

    寒暄几句,李江河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张均益狐疑地打量了一下李江河。

    他确实想要把奶茶店转让了,之只是这事他还没来得及宣扬出去,李江河就找上门了。

    都要出国了,这奶茶店肯定是不可能留着了,不如现在套点现。

    来的路上,靳伯容告诉他李江河最近风头正盛,传说背景神秘,难道他也知道自己家里的事?

    “你家里有从政的?”,张均益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从政?”,李江河犹豫了一下,自己爷爷虽然是退休了,但也算是从政吧,于是他回答道:“有”

    坐在一旁的靳伯容这时候也看了一眼李江河,跟秦熙明算世交,家里从政倒是不稀奇。

    只是,张均益问这个干嘛?

    “你说,还有希望吗?”,张均益又抛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谁愿意去异国他乡从头再来呢。

    李江河这下实在是藏不住自己的疑惑,他看了看张均益,心想,这是个什么问题?

    我哪知道你说的什么东西,更别说有没有希望了。

    但他想起庞淑兰提过,张均益是家里出事,才要卖店,妈说那么坚定,应该是没希望了吧?

    李江河摇摇头,道:“这你比我清楚,节哀顺变吧,世事无常,大不了迈步从头越嘛。”

    他以为是张均益家里有人得了重病,急用钱救病呢,这时候还特意安慰一下张均益,意思是店卖了也没关系,从头来过嘛。

    “节哀顺变?从头再来”,这话在靳伯容和张均益心里是两个意思。

    靳伯容想的是,怎么还扯到节哀顺变和从头再来了,张均益家里出事了?

    他家里出事,问李江河有没有希望干什么?

    靳伯容是满脸问号,这两个人坐在这里跟打哑谜一样,太煎熬了。

    张均益想的是,果然是没希望了,他那一开始的疑惑好像再说这还能躲得掉?

    而且他说迈步从头越,难道是知道自己要出国了?

    他怎么能知道这个事?

    是要拿这事要挟自己把店给他?

    这段时间已经有些风声鹤唳的张均益焦躁地想着。

    几个人相对无话。

    李江河寻思要给张均益悲伤的时间。

    “唉”,张均益叹出一口气,似乎再也装不下去了,“这样吧,这店就五千,连着设备都给你了。”

    “卧槽?”,靳伯容看张均益面色难看,似乎特别失落,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段时间里,张均益都在想什么?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反正租金是学校收,至于学校方面的手续”,张均益晒笑一声,“你肯定是能搞定了,这钱,你直接给现金吧。”

    李江河还以为要谈一会儿呢,没想到这就确定了。

    他是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父母了。

    李江河直接去楼下的银行,从卡里取出五千。

    这时候他才看到自己银行卡的余额变成58019.00。

    李江河麻木地看着多出来的五万,感觉已经习以为常了。

    拿着五千的张均益也不意外李江河卡里有五千。

    要是没有,他和靳伯容才觉得不可思议。

    回去的时候,李江河没和他们一起走,他顺路去先行者书店,准备看会书,庆祝一下自己的小小成功。

    “均益,你怎么脸色这么.....”,靳伯容实在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了,“你们跟打哑谜似的,我怎么没听懂?”

    “唉”,张均益又叹了口气,“我家里要出事了。”

    “要出事?”,靳伯容心下一跳。

    “这次要抓一批双规的,我家是躲不过了”,张均益神色惆怅,“幸好没干什么太伤天害理的事,只是没能克制住贪欲,还不至于误了性命。”

    “李江河这人我看不透”,张均益拍拍靳伯容,“尽量结结善缘吧,多个朋友多条路。”

    靳伯容这下基本理解刚才张均益和李江河的对话了。

    要不是这时候《斗破苍穹》还没出来,靳伯容就要倒吸一口凉气,叹道:此子恐怖如斯了。

    李江河没想到张均益和靳伯容想象力这么丰富,

    他在书店看了一会儿书,就回学校上课去了。

    晚上他自然是和阮湘一起吃饭。

    “来,吃块鸡胸脯肉”,李江河举着筷子递在阮湘嘴边。

    阮湘看了一眼李江河,用筷子接过来,才吃掉。

    这才谈了几天,喂饭似乎有点快。

    “吃什么补什么”,李江河看着阮湘把肉咽了下去,不怀好意的瞥了一眼阮湘的身前。

    “你.......”,阮湘在桌子下伸脚踢了一下李江河,“一开始我就说你是个小流氓,真没说错。”

    “那个时候,你也没想到自己就成了流氓的女朋友嘛”,李江河笑起来,“还有更流氓的呢。”

    李江河伸手抓住阮湘的小手。

    柔若无骨,冰冰凉凉。

    “吃饭!”,阮湘哼了一下,倒是没把手抽走。

    “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李江河见好就收,把手收回来,老实吃饭了。

    今天晚上倒是不用排练话剧,李江河陪着阮湘收拾了桌子。

    “啧,小夫妻散步呢?”,送阮湘回宿舍的李江河被恰好也回宿舍的田琼看见了。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李江河嘿嘿一笑。

    “还挺能说,行,那就不打扰你们卿卿我我了”,田琼摆了摆手。

    天上的月亮在层层的云朵中若隐若现。

    “晚安!”,李江河冲着阮湘挥挥手。

    “晚安!”,阮湘也挥挥手,泪痣随着眼睛上扬,笑出一个特别好看的弧线。

    目送阮湘进了宿舍楼,李江河哼着歌就回宿舍了。

    这时候还早。

    “嚯。老三,你可算回来了”,齐智宇招招手,“这边我们打扑克差个人呢。”

    “老柳呢,他不打?”,李江河坐在自己床上道。

    “他在图书馆攻读九阴九阳呢,就快神功大成了”,拿着牌的王云立翘着腿。

    “我看走火入魔还差不多”,也拿着牌的郭策道,“他这不等着挂科嘛。”

    “咱们在这打牌也就别说人家了”,李江河接过牌,“五十步笑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