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35:忙碌的猪头
    教室自习。

    阮湘将草稿纸撕下一小块,写了几个字,递给旁边保持侧头凝视已经五分钟的李江河,

    “别看了,快学习!”

    她还随手画了一个小猪头。

    李江河终于将目光从阮湘白里透红的侧颜上移开,也从自己五分钟没动过笔的本子上撕下一小块。

    “看自己女朋友又不犯法。”

    李江河画着一个小猪,手里拿着一颗白菜,白菜上写着湘。

    阮湘转过头,瞪大了眼睛,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

    她奋力作出一副很生气的表情。

    但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反倒因为过于可爱引得李江河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李江河赶紧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投降了,转过头去写论文。

    虽然经常因为阮湘的缘故走神,但他最近的论文进度反倒是突飞猛进。

    大概,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可以预见,李江河这种加满buff的状态将会持续很久,很久。

    .......

    中午送已经行走无碍的阮湘回宿舍后,兴高采烈的李江河又接到了庞淑兰的电话。

    “喂,儿子?”,庞淑兰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没睡午觉吧?”

    虽然这么问了,但庞淑兰的语气很笃定,因为直到她和李军穿越前,李江河还是没有午睡的习惯。

    “没有,我往宿舍走着呢”,李江河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站着。

    “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庞淑兰的嗓门很大。

    “挺好的,没什么问题”,李江河回答道,这时候他和阮湘才谈了几天恋爱,也没必要跟家长说。

    “那就好”,庞淑兰说道,“今天几号了?”

    “今天?”,李江河回忆了一下,表白阮湘的时候是个周末,那是3月18,现在是周四,也就是说,“噢噢,妈,今天是3月22。”

    “22了啊”,庞淑兰感慨一声,旋即说道:“你们学校里是不是有个奶茶店?”

    “嗯?是有一家”,李江河有点意外,这奶茶店跟他没什么关系啊。

    “你去试试能不能把这店接过来?”,庞淑兰语气自若。

    “不是,妈,这也不是个西瓜,我想买就买了,人家怎么可能卖?”,李江河彻底无语了,谁不知道在学校里的奶茶店就是聚宝盆?躺着赚钱的生意,可能会卖?

    “哎呀,让你去谈谈你就去,爸妈还能坑儿子?他肯定会卖的”,庞淑兰解释道:“我们有消息渠道,他家里出点事,过段时间就要把奶茶店出手了,再说,你那个咖啡店不可能只开一家,以后开的多了,就是一个品牌,这个奶茶店就可以发展成你的子品牌。”

    “这是不是有点远?”,李江河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远不远,时间就是金钱,这些都是要提上日程的”,庞淑兰不以为然,“这事不止得跟店主谈,还得跟学校谈,这些需要你自己解决。”

    “不是......”,李江河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庞淑兰急忙说:

    “反正你这专业事情也不多,我给你卡里打了笔钱,就这样了。”

    李江河听着那边庞淑兰已经挂了电话,默默叹了口气。

    难道这就是成为富二代的代价?

    他想起来以前宿舍夜谈会,王云立说起尤嘉伟,说他大一就帮着父母去管理公司,谈些相对不重要的合同,他的假期实际上就是另类的实习。

    “可是,人家都是继承公司,怎么到我这里,就是让我自己创业呢?”

    李江河无奈地想道。

    而李军和庞淑兰想的是,就是要让李江河忙起来,而且要在忙碌中富起来,换句话说,让他自己体验一下变富的感觉,这样才可以最大限度避免李江河将来由贫乍富所可能带来的问题。

    用心良苦啊。

    当然,他们也是提前知道开奶茶店的那家,家里有人要被双规了。

    开奶茶店的叫张均益,他家里也提前知道风吹草动,这次基本是躲不了,他已经准备出国留学了。

    所以庞淑兰才让李江河提前去跟他谈谈,把奶茶店东西留下,至于学校那边,按着庞淑兰的想法,这店谁包都是包,李江河因为见义勇为的事,一直是宣传典型,学校一般会给他优待的。

    好人有好报嘛。

    前世李江河跟父母闲聊的东西,在这一个世界,就变成李江河的助力了。

    回到宿舍的李江河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会,就又出门了。

    张均益他是不认识,要想谈这个事,还得让人牵线搭桥。

    这事李江河找的是靳伯容。

    他们一个专业,都是学机械的,好联络。

    而且之前分配工作,靳伯容释放了善意,李江河正好准备找个时机巩固下感情。

    他请靳伯容吃饭,地点就定在校外的江上人家。

    “江河,怎么有空请我吃饭”,坐在座位上的靳伯容知道李江河肯定是有事找他帮忙,“要是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还弄这些太见外的。”

    “这确实有点事,要请靳会长帮帮忙”,在副会长面前,肯定是直接叫会长。

    “哎,这就见外了,有什么事直说就好,我还能不帮你嘛”,靳伯容乐呵呵地举起桌子上的酒杯李江河碰了一个。

    送上门的人情,不要白不要啊。

    李江河就把自己想要接过张均益的奶茶店的事说了。

    “这事,还得劳烦靳会长牵线搭桥”,李江河说的诚恳。

    “嘶”,靳伯容沉吟了一会,开口道:“这事我肯定可以帮你联系,只是,江河,不是我要泼你冷水,这他基本不可能卖啊。”

    靳伯容确实认识张均益,他们勉强算是一个大圈子里的人。

    “那也先问问试试嘛”,李江河给靳伯容倒了杯酒。

    “这事,咱们学校管的不严,他要是同意,基本转给你是没什么问题,何况,你的名声在那嘛”,靳伯容手指敲了敲桌子,突然凑近李江河问道:“你给哥哥透个底,这里是不是有点别的事?”

    靳伯容本能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怎么李江河突然就要买人家的店?这说不通啊。

    “天机不可泄漏”,李江河想起自己母亲似乎笃定张均益会卖,也就硬着头皮笑道:“这是家里人的意思。”

    “喔,懂了懂了”,靳伯容知道不能再问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那牵线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