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30:督察
    李江河和阮湘边吃饭,边“打情骂俏”,让教室里那些走得晚的同学彻底相信了院花是名花有主了。

    当天宿舍夜谈会。

    李江河和阮湘宿舍都在夜谈。

    “老三,你这什么时候能成啊?”,王云立躺在床上问道。

    “这我哪知道,我也决定不了啊”,李江河故作悲伤地叹了口气:“慢慢长征路,一眼看不到头。”

    “陶哥可还等着你牵线搭桥呢”,柳俊华开着小台灯在看武侠小说,“你这要抓紧啊,三哥。”

    “丘可君?”,李江河不意外。

    “嗯”,这次却是陶卓然小声哼了一下。

    “陶哥动了春心,兄弟们肯定鼎力相助”,李江河坏笑几声。

    “老柳,灯往旁边移移,照着你爸爸眼睛了”,这时候郭策在另一边的上铺叫道,“对了,快要打篮球赛了,三哥,你可要去啊。”

    “我?”,李江河直起身子,把放在床上的水瓶打开,喝了口水。

    “咱们系就这些人,你这个后卫我们是急需呀”,郭策也直起身子。

    “就要三哥,不要二哥?”,王云立这时候也不假装睡觉了,“你二哥也能打球。”

    “怕到时候分不清哪个是球,哪个是你”,郭策怼了他一句。

    “现在几个人报名?”,李江河问道。

    “一班出的是隋恩和葛存义,二班是咱们体育课篮球班那几个,你都见过”,郭策数了数,“咱们三班就是你和我呗,这些是会玩的,还有几个充场面的一般也不上场。”

    “这学院之间比赛也就差不多了,搞这个友谊赛,咱们文科专业,男生又没有理科那么多,这不劳民伤财嘛”,齐智宇感慨了一句。

    “谁说不是呢”,郭策也感叹一声,“所以啊,三哥,你这必须来撑场子。”

    “好吧”,李江河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只能答应了。

    女生宿舍则重点讨论了李江河和成雷波的交情。

    最后还是亲眼目睹一切的田琼下了最终结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能想到看着像个文青的李江河竟然和社会上的混子交情莫逆。

    这事后来在女生中越传越离谱,一个月后,已经演变成李江河虎躯一震,应天山鸡哥纳头便拜了。

    这时候古惑仔电影还是蛮流行。

    .......

    这几天送饭,李江河和阮湘的进展神速,距离捅破那层窗户纸,已经不远了。

    市场营销第一场是打会计专业。

    虽然在2020年,会计专业的前途,并不太乐观,但2000年,这还是个好专业。

    现在会计专业似乎分也不低。

    热门专业就意味着人多,人多了,男生人数也就等比例提高了,其中会打球的人自然也就多了。

    李江河这边六人轮换,会计专业则是十二人轮换,结果自然是输。

    有点可惜,郭策这一场拿了二十多分,在这种院系比赛里已经相当高了。

    下一场在周末打,李江河履行自己督察的职责,监督文学院去了。

    文院男生数量还不如经管,篮球比赛的观赏性,远远比不上那些理科专业。

    但是比赛前的啦啦队舞蹈,那就不是理工那些和尚专业能比的上了。

    领舞的是童舒窈。

    不得不说,她真算是多才多艺,而且特别“吸睛”。

    李江河有点担心本就不算强的文院,这么一来,还有力量和注意力打球吗?

    但事实证明李江河多虑了。

    文院还是有几个强手,汉语言文学有个身高一米九米多的胖中锋,篮板抢得稳准狠,编辑出版打得好的是他们的分卫,中距离杀器。

    李江河竟然还在编辑出版专业的替补里看见了娄盛,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跳完舞的童舒窈抱着手臂站在球场边,瓷白的额头冒出些细密的汗珠,她看了一眼带着学生会铭牌的李江河,““当裁判?””。

    “是督察,学生会的工作”,李江河拿手挡了下太阳。

    “你还真挺忙”,童舒窈边看球边说道。

    “早就说忙了,你又不信,你还喜欢篮球?”,李江河发现童舒窈看的蛮专注,随口问道。

    “家长看球赛,小时候我也跟着看点”,童舒窈耸了耸肩,“你说哪个队能赢?”

    童舒窈的父亲童云朝篮球打的不错,上大学的时候,也是院队成员。

    “汉语言吧”,李江河眯了眯眼睛,球场上汉语言的胖中锋跳起来补了个篮,灵活异常。

    “控制篮板球就能控制比赛?”,童舒窈笑了一下。

    “哟,没想到你也看《灌篮高手》?”,李江河略显惊奇,“还以为女生不爱看呢。”

    “你这是哪个年代的想法?”,童舒窈把一直拿在手里的帽子戴上,拍了下李江河,准备离开,“别忘了晚上排练,回去把词背一背。”

    “行行,你是社长,你说了算”,李江河冲着童舒窈比了个OK的手势。

    坐在地上等待上场的娄盛,眼神不善地看着李江河的童舒窈互动。

    一节比赛结束,娄盛被换上了场。

    他打的位置和李江河一样,是控卫。

    上场之后打的也蛮积极,拼抢很凶。

    但这和李江河没什么关系,他还在思考自己的论文,以及咖啡馆的事。

    昨天李江河回了趟咖啡馆,发现生意还不错,看架势肯定到月末能赚钱,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这样一来,会员制度就要提上日程了。

    怎么设计会员制度,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喔,娄盛”,正在走神的李江河突然听见一阵欢呼。

    第二节快结束的时候,娄盛投进了一个三分球。

    他高举双手,还特意看了一眼李江河。

    却发现李江河这时根本没在看他,他还有点憋火。

    李江河发现了娄盛充满敌意的眼神,但他不以为然,娄盛选不上主角又不能怪他李江河,瞪就瞪吧,也不会少块肉。

    汉语言和编辑出版打的很焦灼。

    汉语言由于中锋的强势表现,一直占据着上风,但编辑出版把分咬的也很紧,一副随时要反超的样子。

    第四节,因为两队轮换人数都不多,球场上的节奏明显降了下来。

    两边的人都气喘吁吁,留在场上的娄盛也没那精力找机会瞪李江河了。

    汉语言的大中锋由于体重原因,终于跳不动了,这边篮板的控制力下降,编辑出版的中投哥又进了一个后仰神仙球,两边的分差现在就两分。

    李江河也看得津津有味,虽然整体水平这距离NBA差远了,但优点是就在眼前,搞不好今天还能诞生一个绝杀。

    比赛时间所剩不多,娄盛拿球,被两个人包夹,也没有好的出手点,他抱球要造犯规。

    这时候,裁判的哨子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