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9:你怎么像是个老手?
    回到学校的时候,宿舍门已经关了,还是几个人拿着病例解释一通,宿管阿姨才让进门。

    李江河找金融系的同学要了课表,准备中午买饭去教室和阮湘一起吃。

    这个行为已经很亲密了,李江河觉得自己向成功迈出了很坚实的一大步。

    但很可惜,周一阮湘第二节没课,不用他去带饭。

    晚上继续参加话剧社的会。

    九个剧中的角色和对应的,最终确定的演员被写在童舒窈直接写在了黑板上。

    李江河无奈的发现,男主“马路”的后面跟的是自己的名字。

    王云立也成功的担当了推销员“牙刷”的角色。

    娄盛进来看了一眼,发现马路后面跟的是李江河的名字,他扫了一眼李江河就径直离开了。

    可以预想,他以后也不会来了。

    恋爱的犀牛虽然有名有姓的角色也就九个,但在第一幕也需要一些充当背景的群众演员和一些后台。

    这时候还没有班班通这种多媒体设备,童舒窈想先放一遍《恋爱的犀牛》也没办法,她只好自己出钱给所有人都印了一份订好的台词。

    她把电脑放在桌子上,让所有人一起凑过来看。

    这里不包含李江河。

    他看过了嘛。

    “你不想演马路?”,童舒窈把李江河拽到后面,开门见山地问道。

    “主要是没时间”,李江河苦笑,“我这事情真挺多的。”

    “你不应该很忙吧?”,童舒窈双臂抱胸,波涛汹涌,“因为跟阮湘谈恋爱,所以没时间?”

    “啊?还不是呢”,李江河摇摇头。

    “还不是?”,童舒窈翻了个白眼,冲着李江河撇撇嘴:“那意思是快是了?没想到你泡妞有一手嘛,这才多长时间,就要到手了。”

    “怎么被你越说越黑呢?”,李江河靠在教室的桌子上,解释道:“这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不就是春天到了,你个经管院的,说话比我这个文学院的还文绉绉”,童舒窈摆了摆手,继续说:“你总不能让我现再去求娄盛,让他回来演男主吧?”

    李江河很想说这不是我的事啊,但他还是忍住了,“他是有点.......那啥,但是我看他演的挺好的。”

    “别谦虚,他比你还是差点”,童舒窈打量了一下李江河,“你跟主角马路,有时候气质还挺像的,说你老实吧,也不老实,但是就有股,唔,说不上来,有点抽离感。”

    “你说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什么叫抽离感?”,李江河无奈地说道:“你都把我名字写黑板上,我肯定是逃不脱要演了,希望你以后别后悔吧。”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没浪费我请你那杯酒”,童舒窈还记得她在乱世佳人请了李江河一杯纯饮威士忌,她豪气地拍拍李江河地肩膀,“你比印象里好像还高了一点,你长高了?”

    “我这身高几年没动了”,李江河也学着童舒窈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你翻白眼的功力还不行,回去再练练吧”,童舒窈斜着眼鄙视他。

    《恋爱的犀牛》大概演出时常就是2个小时,等到它播完了,时候也不早了。

    童舒窈就简单强调了一下以后排练的时间,周一到周五,大概要抽出2-3天晚上,周末也需要留出半天。

    .......

    第二天,阮湘上午第二节有课,李江河下课跑的飞快,晚一点,食堂人就太多了。

    “以前没发现三哥跑的这么快”,柳俊华上课手里就拿着两本书,连笔也不带,下了课去食堂倒是轻巧多了。

    一本是专业课的书,一本是金庸的《射雕英雄传》。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王云立也慢悠悠地走着,“你要是有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你跑的比他还快。”

    “你们说,老三这事,什么时候能成?”,齐智宇跟他们肩并肩讨论道,“到时候肯定是个大新闻。”

    “你看他们爬山时候那眼神,这不就剩一层窗户纸了”,郭策本来走得快,这时候放慢了步子,也参与讨论,“一捅就破。”

    “可怜我们陶哥,自从爬山回来,就跟丢了魂一样,茶不思,饭不想”,王云立把手搭在陶卓然肩上,道:“人家说有情饮水饱,你这没情怎么也饮水饱了?”

    陶卓然在舍友面前不像平时那么内向,比较放得开,他也反手把胳膊搭在王云立肩上,叹了口气,道:“难啊。”

    “没事,等到老三成功了,你这不也就能弄到联系方式了?”,齐智宇坏笑一声,“到时候让阮大美女里应外合,肯定让你赶上春天的尾巴。”

    李江河这时候还不知道,他即将负担上红娘的职责,他在餐厅买了好带的饺子和小笼包,顺手给阮湘带了个鸡腿。

    等李江河到阮湘的教室时,她正在看书。

    阳光从背后的窗户中洒落下来,阮湘抬头的时候,她脸上能看见细微的血管。

    李江河突然想起《恋爱的犀牛》里的那句台词:

    “阳光通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怎么还有鸡腿?”,阮湘拿着筷子敲了敲李江河的饭盒。

    “你这伤了筋,肯定要补一补”,李江河怕阮湘不要,就解释道:“这鸡腿是大叔送的,真的。”

    “我还不知道大叔能不能送鸡腿?这又不是已经吃完了”,阮湘看着李江河,“再说,三食堂的鸡腿,哪天还剩下了。”

    “就当作是我请你的”,李江河坚决地从阮湘手里拿过筷子,给她夹进饭盒:“我知道你不想花别人的钱,但咱们都这么熟了,是吧?算自己人。”

    “呸,谁跟你是自己人”,阮湘轻啐了一声,想了想,没再把鸡腿夹出去。

    “诶,这就对了嘛”,李江河笑了笑,“受伤就该多补补,就当这是追求者的诚意嘛。”

    阮湘转过头来,脸颊飞上了红晕,“你怎么像是个老手?老实交代,以前祸害过几个小姑娘?”

    “民男冤枉啊”,李江河连声叫冤,“我长这么大,连小姑娘的手都没牵过,窦娥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