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6:一起爬山
    童舒窈的声线很好,李江河叹了口气,也没看剧本,念道:

    “你是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

    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什么也污染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

    阳光通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脱了外套的李江河,穿的正好是白衬衫。

    他的声线低沉,念的很好。

    因为他在看这部话剧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段话,他的记忆力又好,看了几遍之后就直接背下来了。

    李江河还有一个加成。

    这个加成就是阮湘答应他出去玩,虽然是两个宿舍联谊,但也是他在追求美德过程中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换句话说,他在念台词的时候,是有参照的。

    那么娄盛有没有参照呢?

    也有。

    但是他那是一种占有欲,情绪跟这话剧的台词不搭。

    童舒窈意外地打量了一下李江河,“你这不是念的很好吗?”

    “运气好呗”,李江河把之前搭在胳膊上的外套穿上。

    “行吧,运气好就运气好,希望你以后也有这么好的运气”,童舒窈撇了撇嘴。

    话剧社对于最终角色的决定通知要等到下周一再开一个会。

    李江河和王云立结伴回去了。

    .......

    周末,多云。

    两个宿舍合共十一个人,浩浩汤汤地走出校门。

    阮湘宿舍都是金融专业,她有一个舍友趁着周末回家了,所以只有十一个人。

    她宿舍里的田琼是郭策老乡,两个人之前就认识。

    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决定先去明孝陵看看,中午吃过饭,再去爬山,看落日和夜景。

    当年明成祖清君侧成功,就定都在平京了。

    只有太祖的陵墓还在应天,而且是应天最大的帝王陵墓。

    孝陵神道,宏伟异常。

    重达八十吨的高大石象,让人慨叹古人的建造技艺。

    在这里,李江河一行人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同学。

    陈宇。

    作为泡妞高手的陈宇之前为了追阮湘,与她的宿舍自然是提前搞好了关系,买通了内应。

    有钱能使磨推鬼。

    但今天,陈宇其实没想过来。

    靳伯容跟陈宇说了李江河与秦熙明的“世交”关系,他就淡了为难李江河的心思。

    因为李江河现在几乎是一切未知,而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说到底,他追阮湘是因为她特别漂亮又有性格,而不是真爱。

    但是阮湘的舍友给他通风报信,他一点行动没有,这就落了他自己的面子。

    年轻人总是在意面子。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来一趟孝陵,看看情况再说。

    “你们也在孝陵啊?”,陈宇故作惊讶,反客为主,“要不要一起逛逛?”

    “人已经挺多了,一起就不用了吧?”,李江河笑呵呵地回答。

    “那可有点遗憾”,陈宇皱了皱眉。

    “没什么遗憾的,各玩各的呗”,李江河拿不准陈宇真是偶然在这里被碰到了,还是事先知道消息,在这里等着。

    “好吧”,陈宇看了看自己的表,“快到中午了,还有饭局,阮湘,我就先走了。”

    他只跟阮湘说了再见,佯装不在意其他人,但又没说请阮湘跟他一起走之类的话。

    维持了自己高傲的形象,又避免了直接冲突。

    陈宇离开之后,一行人稍微沉默了一会。

    不过很快就又恢复嬉笑打闹的情形了。

    中午几个人在附近找了家皮肚面,尝了尝应天特色。

    皮肚又叫干肉皮,是晒干了的猪皮。

    晒干之后,还会用贴近猪皮的肥膘熬的猪油煎炸,一个字,香!

    “应天好吃的真多,再这样下去,我就减不了肥了”,阮湘宿舍的二姐丘可君放下筷子,感慨了一句。

    “得了吧,三姐,你这还胖?你要是胖,那我还怎么活。”,阮湘宿舍的林月挤了挤眼睛,突然指了指陶卓然,“你问问男生,你胖嘛。”

    陶卓然这一路上没少偷看丘可君。

    假如说阮湘是宿舍里当之无愧的第一美女,那丘可君就可以说是宿舍第二美女。

    她是西北人,性格直爽,喜欢开玩笑,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酒窝若隐若现。

    内向的陶卓然动了春心,喜欢的却是个直爽外向的姑娘。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他偷看丘可君的方式太笨拙,导致好几个人都发现了他的小心思。

    陶卓然看丘可君望向自己,脸有点红,“不胖,不胖,正好,很健康。”

    “切,你们男生嘴上说的好听,事实上还不是以瘦为美”,丘可君大大咧咧地说道:“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陶卓然的脸蓦地更红了,他低声说:“我真没骗你。”

    其他人看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地陶卓然,都大笑起来。

    李江河笑得时候下意识看了一眼阮湘,阮湘这时也正好回过头来,四目相交,李江河急忙把头转到一边。

    笑声中充满了心虚。

    吃完饭已经是下午两点。

    天启预报报道的是多云,但天气异常晴朗。

    还好现在是三月份,再过几个月,顶着南方的大太阳爬山,那就跟受刑也没什么差别了。

    爬紫金山有好几条线路,土著王云立选了一条时间比较合适的。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爬了几个小时的山,几个人还是挺兴奋。

    女生们爬到中途,就把包丢给男生们了。

    李江河自然拿的是阮湘的包,包里没什么东西,就是水瓶和纸巾,还有个小钱包。

    小钱包似乎是阮湘自己织的,丑萌丑萌的。

    橙红色的太阳从各色建筑组成的地平线上缓缓下落。

    等在山上看落日的人都欢呼起来,特意带了相机的陶卓然给大家拍了一张合照。

    男生们勾肩搭背,女生们则互相挽着胳膊。

    都笑得很灿烂。

    又过了一会,没等到应天城里的灯光亮起,几个人就准备下山了。

    毕竟住宿舍,对回寝时间是有要求的。

    几个人选了一条最短的道路下山。

    其实本该坐缆车的,但几个女生看见吊椅式索道,表示宁愿走着下山,也不在索道上吹风。

    上山容易下山难,爬山的那股兴奋劲没有了之后,无论男女都有些疲劳。

    “啊”,一声娇呼,打破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