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5:对我笑吧,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李江河和舍友商量了要不要和阮湘宿舍一起去爬紫金山。

    这还能有人不同意?

    305宿舍全体成员举起双手双脚表示赞同,并对李江河不声不响就勾搭上院花同学,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念在李江河同志在勾搭妹子的同时,搞定了联谊爬山,305宿舍投票决定就先不让他请客了。

    阮湘那边自然也同意了。

    其实无论男女,对这种群体活动都是有向往的,只是男生通常表现得直接,而女生则内敛一些。

    接下来的任务是参加话剧社的选角。

    这学期童舒窈准备排《恋爱的犀牛》,这事李江河假期的时候就知道了。

    按常理说,一个话剧是不够支撑起话剧社的,但因为这是话剧社成立的第一年,人数和实力都不太够,所以精益求精做出一部精品话剧,就是话剧社的当务之急。

    这部1999年上映的话剧一共需要九个人。

    六男三女。

    王云立当时拉着他报了名,他还想着报名不来就行了,现在他意外认识了童舒窈,也不好意思不来了。

    话剧社选角的流程是,一个人先决定自己喜欢哪几个角色,然后排队,念一段所选角色的台词。

    最后社长决定也就是童舒窈自己决定,哪个人演哪个角色。

    李江河虽然不好意思不来,而且他也提前看过《恋爱的犀牛》,但他不准备上去试试角色。

    他把外套脱了,坐在后排,饶有兴趣地看人试镜。

    这学期他事情已经够多了,再演话剧,他实在有点扛不住。

    童舒窈自己演女主“明明”,一个热烈偏执地爱着一个男人,也被另一个男人热烈偏执地爱着的女性。

    她演的也确实蛮不错,可以看出下了一番功夫。

    尤其是当有人想试男主跟她搭戏的时候,在比较之中,就更能发现这种差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李江河发现王云立还真有点演艺天赋。

    他放得开,表情也很丰富。

    主要就是放得开,这种学校性质的面试,可以说,放得开,就赢了一半了。

    他试的角色是钻石牌钻石型钻石牙刷的推销员,角色名就叫“牙刷”。

    一个比较搞笑的配角。

    李江河坐在后排这一轮看下来,发现其他角色都有比较合适的人选,只有主角犀牛饲养员“马路”,不好确定。

    其实这个角色有一个人演得不错,也是文学院的,学得是编辑出版。

    娄盛。

    但李江河看出童舒窈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有点厌恶娄盛。

    他是每个学校都有的那种,有点才华,却过于自大招摇,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天才”,鼻孔朝天的那类人。

    他们自尊心极强,表演欲炸裂,谁要是在人前指摘他的不足,就会明白什么叫气急败坏,什么叫恼羞成怒。

    久而久之,人们便刻意远离他们,躲不开的时候,就顺着他们的话意思一下,结果这更助长了此类人群的骄矜之情。

    他们表面瞧不起一切,实则对那些他们没有的东西,嫉妒极深。

    正常人很难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娄盛就是这样一个人。

    相比于其他人,娄盛演的还可以,他自己也明白并坚信这一点。

    所以他有恃无恐。

    前文我们提到过,敢追童舒窈的并不多。

    娄盛就是其中之一。

    他身高还行,但脸就不太行了。

    小眼睛,鹰钩鼻,还坑坑洼洼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很帅。

    家境也相当一般,但是他吃穿用度却不差。

    站在讲台上的童舒窈这时很糟心。

    其他角色她心里都有数了,只有这个男主“马路”,这个灵魂人物,她实在是不想选娄盛,但无奈其他人和娄盛之间的差距是肉眼可见。

    这部剧不论是对话剧社,还是对她,都很重要。

    话剧社需要证明,她也同样需要。

    她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自己可以领导并建设好一个社团。

    烦躁的童舒窈看了一眼娄盛。

    他的目光正停留在童舒窈锁骨的以下。

    童舒窈感觉更烦躁了。

    这时候李江河已经准备走了,因为该试角色的都已经试完了,晚上他还要研读老院长列给他的书单。

    主要是古典文献。

    临走前,他还朝着童舒窈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离开了。

    烦躁的童舒窈看到来了又走,一个角色也不试的李江河,气不打一处来,她瞪了下眼睛,叫住了李江河:“你等会再走。”

    “嗯?”,很多人都有点疑惑。

    最疑惑的就是舍友王云立,“老三不仅勾搭上了阮湘,还和童舒窈有奸情?深藏不露啊”,想到这里,王云立仰头看了看李江河。

    眼神里充满敬佩。

    被叫住的李江河一脸懵逼,他和童舒窈就算有过一番比较舒适的交流,但距离熟悉还有段距离,她这一脸被渣男抛弃的哀怨,是为什么?

    “你就没什么想试的角色?”,童舒窈杏眼圆睁。

    “啊”,李江河暗道不好,这是撞在她气头上了,连忙解释:“我这不是演技不好,怕耽误了这部剧嘛。”

    一旁的娄盛下意识点了点头。

    童舒窈也注意到娄盛的动作,她把手里的剧本丢给李江河,“没事,适不适合,演了才知道,李同学,我希望你不要妄自菲薄。”

    “我这是对自己的认知比较明确”,李江河拿着剧本苦笑。

    “快点,一个男人磨磨唧唧”,童舒窈不耐烦地说道:“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磨蹭。”

    “真有交情?”,王云立暗暗给老三点了个赞。

    “好吧,好吧”,李江河拿着剧本,无奈地说道。

    娄盛讥笑了一下,但没有出声。

    “我给你念一段,你找找感觉”,童舒窈希望李江河能合格,目睹了餐厅一幕的童舒窈放下了对李江河心怀不轨的警惕。

    阮湘长得不比她差,而且更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尤其是李江河根本不想试镜,她知道李江河对自己没什么想法。

    童舒窈清了清有点疲惫的嗓子,唱到:

    “对我笑吧,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对我说吧,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享用我吧,人生如此瓢忽无定。

    想起我吧,在你变老的那一年。

    过去的岁月都会过去,

    最后只有我还在你身边。

    过去的岁月总会过去,

    最后只有我还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