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4:扮猪吃虎
    年纪轻轻就背负论文任务的李江河又开始了泡在图书馆的生活。

    一杯水一包纸,一本围城看一天。

    这种生活模式对李江河来说,简直就是舒适区呀。

    特别是暂时他还不用去忙咖啡馆的事,之前乔建国就与办公楼里的一些单位谈好了咖啡代送的业务,这就不用李江河这个“老板”去跑业务了。

    现在咖啡馆还需要时间来让口碑发酵,这就不是李江河能够控制的了。

    李军和庞淑兰的杀毒软件这时候刚刚发行。

    依托已经小有名气的导航页,免费的杀毒软件前期装机量还是比较喜人。

    但是艰苦的还在后面,等到大的杀毒公司反应过来,才是战争真正的开端。

    这时候李军和庞淑兰已经进行分工,各做各的一部分事业,更好的利用重生者的优势。

    但是李江河对此还是一无所知,晚上吃完饭后,他就要去学生会开会。

    这学期事情不少,尤其是体育部这学期任务尤其的重。

    学院之间准备组织专业友谊篮球赛。

    就是各学院自己内部以专业为单位,进行友谊篮球赛。

    学校则要组织全校运动会,除此之外还有以院系为单位的全校足球比赛。

    这些自然都需要校会体育部去组织和协调。

    校会的人还是很多的,申请了一个大教室用来开会。

    李江河的时间观念很强,提前大概半个小时就到教室了。

    教室里还没几个人,他就掏出英语单词背一背。

    “江河”,秦熙明双手插兜,晃晃悠悠地坐在李江河旁边,打了个招呼。

    “秦哥”,李江河放下单词书。

    “可别叫秦哥,听起来怪怪的,论起来,咱们甚至算世交”,秦熙明性格随意,“直接叫我熙明就行了。”

    “好吧,熙明”,李江河有点无奈,感觉自己占了便宜。

    “上次咱们还没聊完呢”,秦熙明顺了顺自己的垂肩长发,“上次提到的《锡兰之歌》,你看了吗?”

    自从上次秦熙明提到纪录片,李江河回去是好好补习了一下。

    一方面是为了拉近关系,这无可厚非,另一方面,他也确实对纪录片产生了兴趣。

    锡兰之歌是1934年的纪录片,很老但也很经典,拍摄手法和对声音的运用极诗意,记录的是锡兰在商业贸易中,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与交融,

    “看了,美感很强”,李江河也不客气,“就是有点美化殖民地,毕竟是锡兰茶叶宣传局出资拍的。”

    “早期嘛,难免”,秦熙明懒散地靠在座椅上,随口说道:“用文化产品来潜移默化传播价值观,老手段了。”

    这时候进来的人已经不少了。

    李江河和秦熙明在这里亲密交谈,还是让不少人有些惊讶。

    秦熙明出了名的散漫,总给人一种文艺的颓糜范,但是能力很强,家里听说也厉害,校会里几个二代都跟他客客气气。

    李江河,阮湘,陈宇三人的呃故事,这时候已经开始小范围传播了,有知道的这件事的,心里就更惊讶了。

    李江河和秦熙明交好,让很多人多了些不必要的猜测。

    这里就包括校会副会长靳伯容。

    陈宇离开餐厅的借口就是跟靳伯容出去玩了。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出去唱K了。

    靳伯容本来是准备给李江河点眼药上上的。

    基本也就是一会儿分配这学期的工作,给他分配些吃力不讨好的活,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靳伯容也不傻,给李江河找找麻烦事就是极限了,又不是他去追的阮湘,不可能为了陈宇对李江河这个因为见义勇为被校长都能记住名字的学生怎么样。

    但是现在看着李江河和秦熙明在那里相谈甚欢,他就有点拿不准了。

    靳伯容坐到应大的校会副会长,心机自然是有的,但他毕竟只是学生,心机深沉他还够不着那个等级,这时候难免有些犹豫。

    物以类聚吗,人以群分。

    靳伯容对秦熙明的家世和性格比较了解,他青眼相加的,能是一般人?

    太热衷从政治出发的靳伯容完全没想到,其实李江河和秦熙明投机,主要只是因为他们都是文艺青年罢了。

    晚上六点半,会议开始,

    第一个环节是对上学期工作的总结。

    听的人昏昏欲睡。

    只有少数已经决定要在学生会向上爬的学生装出一份认真受教的表情,像秦熙明这种的,就是两眼一翻,两腿一翘,凡尘俗世,与他无关。

    进学生会是秦熙明他家长的意思,要不按着他的性格,根本也不会来学生会面试。

    秦熙明性格又有点傲气,已经应聘了,就要混个差不多,所以他就当上了宣传部部长,但要他给这种毫无营养的讲话面子,那也是不可能。

    裹脚布一样的总结终于结束,接下来是对新学期的展望。

    又浪费了十分钟后,才开始讲到正题即这学期的工作安排。

    接下来就是几个副主席带着各部部长还有李江河这种小干事按部门分开商量。

    靳伯容正好分管的是体育部。

    等到任务分配到李江河,靳伯容犹豫了一下,他想了想,还是改变了原来的想法,给他分配了个轻松点的任务。

    他和李江河无冤无仇,万一李江河真是扮猪吃虎,那他不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精明的靳伯容选择把李江河分入督查组。

    就是运动会或者篮球比赛的时候,看看有没有违规操作,算是个美差,但又不是特别轻松,毕竟还得到处跑。

    学院友谊篮球赛两个周以后就要开始,校运动会则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李江河看了看靳伯容,他本来以为作为陈宇的好朋友,靳伯容怎么也得为难下自己,没想到还给了他一点小小优待。

    因为他被分配去文学院督查,谁不知道,他见义勇为救的就是文院老院长的小玄孙?

    这算是一个示好。

    至于为什么靳伯容要向自己表达一下善意,李江河就摸不着头脑了。

    等到散会之后,李江河和秦熙明结伴走了,而靳伯容这些“领导”走的比较晚。

    同样走得晚还有积极分子。

    “奇怪啊,怎么他跟秦熙明走这么近”,靳伯容回过头跟另一个副会长说道。

    这个副会长也知道当时陈宇的事,他摇摇头,那意思就是,我哪能知道。

    这时候一个来的早的积极分子插话道:“我来得早,听见秦部长说,他和李江河算是世交。”

    靳伯容和另一个副会长对视一眼。

    和秦熙明是世交?

    这扮猪吃虎,玩的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