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3:日记体小说
    月亮很温柔。

    阮湘的双颊已经红透了,她举起小拳头锤了一下李江河,嗔怒道:“流氓”

    送阮湘回宿舍的时候,李江河见好就收,没再多说。

    他想说,阮湘也不搭理了。

    女生宿舍楼下男女都有,有作亲昵依偎之状,有作扭捏亲热之状,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单身狗在晚上路过女生宿舍,绝对是对心灵的一种折磨。

    但是这种旖旎的气氛,也是小情侣捅破窗户纸,最终在一起的催化剂。

    宿舍楼下,李江河叫住了转身要进楼的阮湘。

    再不说,这今天就没机会说了。

    “湘,咳,阮湘同学”,李江河老脸一红。

    “嗯?”,阮湘回头,脸庞还没有完全褪红,略细长的双眼终于显露出一份妩媚。

    “其实,嗯,就是”,李江河心下一横,“不知道你下个周末有没有时间。”

    “怎么?想约我出去玩?”,阮湘嘴角向上扬了一下。

    “这......,踏青,踏青”,李江河挠着脑袋,有点无力。

    “你想去哪踏青?”,阮湘刻意强调了“踏青”。

    李江河老脸再次一红,“你定吧,我哪里也没去过。”

    “玄武湖公园你不就去过嘛?”,阮湘转过身来,说道:“再说了,我也没答应你要去。”

    “主要是以后我就不勤工俭学了”,李江河口齿不清,“所以想要嗯,纪念一下。”

    “你不在餐厅打工了?”,阮湘瞪大了眼睛。

    “嗯,家里条件好了点,就不浪费学校的资源了”,李江河道。

    “那好吧,我舍友说要去爬紫金山,要是你舍友也想去的话,我可以问问她要不要一起。”,阮湘说完就转过身去,“就这样吧,再见。”

    “再见”,李江河摆了摆手。

    .......

    李江河陷入了持续性的兴奋期。

    在开学的第一个周末,他准备好去拜访老院长。

    李江河这次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特产玉笋茶,又在门口买了点水果。

    老院长一如既往的高兴,责备了李江河几句,让他下次来别带东西,就请他进门了。

    院长的老伴把水果洗了,李江河和老院长坐在靠椅上聊天。

    “我上次给你的书,你看了吧。”,老院长语气很肯定,“有什么想法?”

    “假期都看完了”,李江河想了想道:“狂人日记与两位女作家的日记体小说相比,政治意味自然是更浓,狂人日记用心理活动为线串联,讲的不像是一个故事,而更像是一种议论。”

    “嗯,然后呢?”,老院长点点头,继续问道。

    “两位女作家当然也有区别,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庐隐女士的

    “相比之下,丁玲女士的《莎菲女士的日记》,一问世就曝得大名,她对灵与肉的论证描写自然是超过庐隐的,但以现在的目光看,似乎还是庐隐的内容更前卫些。”

    “你说的也有点道理”,老院长倚在靠椅上说道:“日记体小说,有一个特点就是自我言说性,你说的这种文学上的差异又何尝不是作者间的差异,鲁迅对时政的关心让他写出了《狂人日记》,而那个年代的女性面临的切身问题则是婚姻自由等问题,这种旧的封建社会对女性的压迫,自然以情感,以灵与肉的关系为主。”

    李江河点点头,“文学不是孤立的。”

    “对头”,老院长慈祥的笑了笑,“这个假期,你还读了什么书?”

    “前几天重读了《围城》”,李江河道。

    “《围城》是本好书,你最喜欢它哪里?”,老院长继续问。

    “比喻,钱钟书先生的比喻太精妙恰到了”,李江河不假思索地答道。

    “那杨绛的《洗澡》,你看过吗?”,老院长点点头。

    “听说过,还没看”,李江河诚实地回答。

    “那你可以回去看看,跟《围城》比较阅读”,老院长从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放在李江河手里,“没想过来文学系?”

    “想过”,李江河心里暗道,我这是天天想,但以前没钱啊。

    “大二转过来?”,老院长笑呵呵地道,“我正好还缺个弟子。”

    老院长早就不带本科生了,事实上,连研究生都不怎么带,现在基本只教博士。

    一方面是老院长去教本科实在大材小用,另一方面,作为文院的院长,他还有行政方面的工作,没那些时间浪费。

    现在国家方面关于教授连续三年不给本科生上课,就要被清理的规定还没出台呢。

    “我努力”,李江河回答。

    “你们专业的课多吗?”,老院长扭过头问。

    “不多,学习压力是不大”,李江河答道。

    “那就好,有一些书你提前看看,等会我给你列个书单”,老院长抚掌而笑,“你的成绩我相信能满足转专业的要求,上个期末,你是年纪多少名?。”

    “班里第二,年级第五”,李江河对自己的成绩也比较满意。

    班里第一平时学习比李江河刻苦,脑子又不比李江河笨,最后成绩比他高是理所当然的。

    “不错,看来你真是学有余力”,老院长很欣慰,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那我给你布置点任务,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李江河这时候当然不能拒绝。

    “回去写篇论文,主题就《围城》与《洗澡》这两本书的比较研究”,老院长拍拍李江河,“六月前交给我,怎么样。”

    “你要是写的好,我就给你发表在期刊上,但要是不行,那就当你练笔了”,老院长意味深长地说道:“咱们没必要搞那些邪门歪道,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谢谢林爷爷”,李江河心中凛然,他本来也没有要造假灌水地心思。

    在老院长家,他院长让他都是直接让他叫林爷爷,毕竟叫老师太生疏。

    这天晚上李江河也下厨做了道应天的家常菜:芦蒿炒香肠。

    “真要是我们的孙子就好了”,老院长的妻子在窗户上看着走远了的李江河,叹了口气,“老林,这是我对不住你。”

    “哪有什么对不对得住,你一开始跟我过那几年苦日子,我还没说对不起你呢”,老院长抓住妻子的手,“就当是咱们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