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2:温柔的小狐狸
    坐在食堂二楼的李江河,正在看《围城》。

    重读一遍嘛,主要是他不可避免有点紧张,看看书能让他放松下来。

    食堂里的人陆续离开了,阮湘戴着袖套,开始工作。

    这时候还在食堂的人或多或少都把目光投放在她身上。

    男生的目光大多充满向往和犹豫,想搭话,又不好意思去。

    可能还有一些怜惜。

    女生的目光就复杂得多了。

    一部分女生,尤其是那些发现自己男朋友视线的女生,毫无疑问是敌意且幸灾乐祸的。

    好看又怎么样?

    还不是要在这里擦桌子。

    一部分女生则是比较正常的审视,有点怜悯,有点同情,也有点羡慕乃至一点嫉妒。

    谁不想长得好看呢?

    这种级别的美貌本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

    坐在座位上的李江河思索了一下,决定先去帮她擦擦桌子,反正这时候阮湘也不知道,这学期他就没有再去申请勤工俭学。

    在拿着抹布的李江河出现的时候,大部分男生心都里卧槽了一声,“还有这种操作?”

    此子恐怖如斯!

    正在擦桌子的阮湘发现了李江河,她笑着打了个招呼,就继续低头干活了。

    等到两个人把工作做完,食堂里已经没几个人了。

    这时两个人才开始坐下来吃饭。

    他们吃的还是挺丰盛的,这些食堂的阿姨和大叔都挺喜欢他们俩,剩下这些菜也没有什么可珍惜的,所以他们基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但是两个人一般也还是素菜吃得多。

    这段饭李江河吃的很局促,几次犹豫,都没好意思发出邀请。

    就在两个人快吃完的时候,一个人影走了过来。

    光泽的皮夹克,头发打了摩丝,一丝不苟又闪闪发光,手腕上还带了一块表。

    陈宇。

    “湘湘,你怎么就吃这些?”,关心的话语响起,陈宇笑了一下。

    李江河不得不承认,陈宇笑起来的时候,确实很有魅力。

    “我说过,别叫湘湘,直接叫我阮湘就可以了”,阮湘抬起头,皱了皱眉头。

    “好吧,好吧,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嘛”,陈宇就近就要坐在阮湘旁边。

    视李江河如无物。

    这也没办法,李江河作为学校重点宣传的见义勇为典型,他的信息陈宇还是知道的。

    贫困生,就是他最好的标签。

    在陈宇眼里,李江河这完全没有竞争力啊,陈宇长得本就不必李江河差,加上家境加成,他自然不会真的认为李江河是自己的情敌。

    只不过今天有人跟他说,阮湘和一个男生在一起吃饭,陈宇才动了心思要过来看看。

    普通美女对陈宇来说,吸引力已经很有限了,像阮湘这样当之无愧的院花,才是他的猎物。

    猎物!

    陈宇真要谈婚论嫁,肯定是找一个门当户对,家境相仿的。

    这才能得到助力。

    李江河也意识到了陈宇对自己的无视。

    说实话,这对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生来说都很屈辱。

    无视比敌意更让人难堪。

    “我吃完了”,阮湘放下筷子,突然对李江河说道:“你送我回宿舍吧。”

    陈宇的脸色有点难看,但是他忍住了。

    “那好吧”,陈宇起身,看了一眼李江河,“我正好还有点事,学生会的靳伯容还在KTV等我呢。”

    靳伯容是校学生会的副会长,家境也不错,和陈宇属于一个圈子。

    “那就不打扰你的正事了”,李江河站起身来笑道,“湘湘有我就够了。”

    “希望”,陈宇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陈宇没有多说,因为这点事失态或者放下几句狠话,那简直是对他家教的羞辱。

    李江河和阮湘结伴下楼。

    食堂里仅剩的几个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人,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

    八卦,是人的天性。

    今晚这是什么剧情?

    高富帅求爱失败,灰姑娘爱上隔壁擦桌子的灰小伙。

    有的人认出李江河就是相片挂在去年宣传栏的见义勇为好学生。

    这瓜,保熟啊。

    谁也没有注意到,因为话剧社成立事宜忙碌到现在的,准备上二楼买份酸奶的童舒窈,在楼梯口目睹了先前的一幕。

    我们知道,女人是一种八卦的生物。

    当然,男人也是八卦的生物,只不过,一般来看,女人对情感狗血剧的爱好比男人还是大了一点。

    童舒窈也不例外。

    她清楚的知道,李江河不可能是贫困生。

    之前他提到《恋爱的犀牛》这部话剧在网上有资源,李江河回答的是什么?

    是:“那我回去看看”。

    这说明他有电脑。

    能买得起动辄上万的电脑,至少不会太贫困。

    加上李江河扛着粗麻绳的生猛画面,以及后来在酒吧的偶遇。

    她几乎可以肯定,李江河肯定不会是之前宣传的那样是个贫困生,但到底是什么来历,她就不知道了。

    但她有一种直觉,李江河的背景并不简单。

    现在看到李江河挫了陈宇的面子,似乎和阮湘关系匪浅,童舒窈感觉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可能就要发生了。

    说回李江河。

    下了食堂二楼的李江河让阮湘稍等他一会。

    阮湘点点头,同意了。

    清冷的风拂过她的脸庞,发梢飘扬在黑夜里,朦胧又美好。

    “给你的”,李江河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面包,“你刚才没吃饱吧。”

    刚才李江河和阮湘晚饭吃到一半,陈宇就进来了,为了摆脱陈宇,阮湘说自己吃完了,但是李江河估计她应该没吃饱。

    “啊”,阮湘惊讶了一下,旋即她就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持续的时间不长,但就是像是夜里开放的昙花,只有几刹那,也足以倾倒众生了。

    李江河愣了一下。

    “看什么呢?”,阮湘狭长的眼睛眨了眨,像是一只小狐狸。

    温柔的小狐狸。

    “啊”,李江河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看你。”

    “呸”,阮湘轻啐了一声,脸上飞起了红霞,“我有那么好看吗?”

    说完这句话,阮湘就意识到不对了,这不是在这打情骂俏吗?

    不过没等她补救,李江河就快速地反应道:“好看,特别好看,灼若芙蕖出渌波,没有更好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