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20:咱们院谁最富?
    等到李江河和郭策回到宿舍,王云立,齐智宇和柳俊华都已经回来了。

    “啧,老三,遇到什么喜事了?”齐智宇看了看李江河,突然拍了拍他,“气质都不太一样了。”

    “是吗?”,李江河有点惊讶,“真有变化?”

    “真有喜事?”,旁边的柳俊华听出味道来了,“好像......是有点不一样?”

    “家里经济条件好了点”,李江河挠挠脑袋,他把笔记本电脑带来了,迟早是要跟这几个舍友解释的,“赚了点钱。”

    “请客请客”,王云立这时候从阳台出来,囔囔了一句。

    “谁要请客?”,一个大脑袋从打开的宿舍门伸了进来。

    “大头,反正不请你”,李江河伸手摸了摸唐坤杰的大头。

    “摸头长不高”,唐坤杰作势也去摸李江河的头,“再这样,以后谁要妹子的联系方式,我可不给了。”

    “别啊,唐哥”,王云立道,“李大帅哥不需要,我们还在这嗷嗷待哺呢。”

    唐坤杰也是经管院的,会计专业,住隔壁宿舍,他高中复读一年,比李江河他们大了一级却比他们大二岁。

    他的脑袋特别大,人送绰号“唐大头”

    唐大头的业余爱好是看美女,各院各系美女如数家珍,也是一个奇葩。

    但这老哥最有名的却是他的好人缘,情商一流,闲的没事就拉人做点小兼职,上大学一年,自己给自己买了个手机。

    想谈恋爱却又无从下手的男生们,总是去找他求女生的联系方式或者请他帮忙找人牵线搭桥。

    “对了,我听说,过几天有领导视察,你们这宿舍收拾的干净点”,唐坤杰过来本来就是为了说这事,“你们要是出去吃饭,给我带份南门的生煎。”

    “好嘞,唐哥”,李江河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屁股。

    “这时候知道叫唐哥了?”,唐坤杰也拍了拍李江河的屁股,“生煎多要几份筷子。”

    下午四点,陶卓然也回来了。

    这时候305正在逼问李江河的电脑和手机。

    “你管这叫赚了一点?”,柳俊华第一个冲锋,“你这是直接跑步进入小康社会了。”

    “他这叫火箭班”,王云立第二个跟上,“我说,老三,你不是被富婆包养了吧?”

    “那三哥不是赚大了?”,郭策补刀,“财色双收,人生赢家。”

    “万一是变态老富婆呢?专门玩弄无辜纯情少男”,齐智宇也放下手头的历史读物,加入战局。

    “还是老大口味重啊”,王云立哈哈大笑。

    “去你们的”,李江河踢了一脚王云立,“做生意嘛,有赚有亏,以前都是亏,现在算是赚了。”

    “四哥,过来看看”,柳俊华招呼刚进门的陶卓然,“你是行家,看看三哥的新电脑。”

    “啊?”,陶卓然性格是305里最内向的,他走过来仔细看了看李江河的笔记本,“好东西啊,新款的IBM。”

    “卧槽,老四都说是好东西,不行,老三,你今天一定要请客”,王云立蹦了起来。

    晚上几个人奔着校外的家常菜馆就去了。

    当然,饭钱还是均摊。

    有了钱的李江河坐在餐馆里,感受又和之前不一样。

    以前虽然也是AA,但点菜的时候,轮到他,明明有爱吃的,他也总是点个便宜菜,现在倒是可以满足一下口腹之欲了。

    正305几个人吃的开心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阵特别大的说话声。

    “喂,哦哦,老刘啊,是我”,那个声音是如此之大,以致于很多人都扭过头在寻觅是哪个喇叭在放声。

    “哎呀,下次吧,下次吧,我这喝酒呢,不就是一万块嘛,小钱”,这声音是如此嚣张,立李江河也扭过头去看热闹。

    “靠,这也太装了吧”,王云立小声嘀咕一句。

    一个穿着西装打了骚红色领带的男人拿着自己的手机,正在旁若无人的大声交流。

    林德诺。

    林德诺身旁的舍友额头也在冒黑线,这实在超出正常人的理解范围了。

    “不是吧”,李江河也很意外,这老哥实在是装的太有特点了,心理承受能力强大,

    一般人就算想要炫耀自己的手机,也不会选择如此方式。

    这时,自我感觉良好的林德诺看见了李江河,然后,说的更起劲了。

    李江河突然玩心大动,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朝着林德诺晃了晃。

    林德诺明显愣了一下,就像是到了贤者时间,又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三哥,认识?”,柳俊华看见李江河的举动,好奇地问:“虽说咱们学校奇葩多,可这么奇葩的也不常见。”

    “见过一面”,李江河当然不会傻乎乎地说出自己和经管院院花一起回家的事,要不然这段饭,搞不好他还真要请了。

    “我看你们像是有奸情”,王云立把酒杯放下,“话说,咱院最有钱的是谁?”

    “我看305陶卓然,陶哥,可以得到一票”,李江河推了推陶卓然。

    “我这算什么,咱们这一届最富的是谷尚伦吧”,陶卓然推了推眼镜。

    “学管理那个?是挺阔的”,柳俊华也把酒杯放下,参与话题,“听说家里是干工程的。”

    “我以为最有钱的是金融那个陈宇呢,现在就开上1.8T宝来了”,齐智宇也饶有兴趣,“那裸车25万呢。”

    现在宝来好像比较廉价平民,当时却也算是好车了。

    “我听说”,说到这王云立突然压低了声音,“听说陈宇最近在追咱们院花呢。”

    “咳”,李江河咳嗽了一声,“有进展吗?”

    “听说被拒绝了”,王云立神秘地一笑,“咱们这个院花,可是有性格。”

    “陈宇条件确实算不错了”,郭策咂咂嘴,“阮湘这颇有点视金钱如粪土的意思。”

    李江河突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急忙把话题岔开,“说的是咱们院,不是咱这一届,总讨论这一届可不行。”

    “咱们院啊”,齐智宇想了想,“好像前几届都公认是国贸大三的尤嘉伟,家里是搞房地产的,亿万家产呢。”

    “尤嘉伟?我也知道,传说这人低调啊,要不是咱学校有认识他的,谁也看不来这学长是个富二代。”柳俊华向往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