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18:我爱XXX
    坐在卡座里的童舒窈已经彻底想不明白李江河的行动路线了。

    她见过处心积虑要跟自己制造偶遇的,但能偶遇到这种程度,她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对童舒窈来说,李江河的眼神虽然被他归入“色眯眯”的行列,但还在可忍受的程度之内,要不然看到李江河的那一刹,她就直接站起身离开了。

    对李江河来说,能在这里看到童舒窈,已经不足以让他感到意外了。

    这两天实在是碰到太多次,他下意识就觉得这种突如其来的偶遇也是合乎常理的了。

    酒保看两人认识,就正好把他安置在这个卡座,临走前还鼓励地看了他一眼。

    酒单就摆在卡座上,李江河低着头看了一会,点了一杯咖啡马天尼。

    好歹和咖啡有关。

    伏特加,糖浆,基酒,浓缩咖啡,这四种原料按照4:1:1:2的比例混合,就是一杯咖啡马天尼。

    李江河点酒的时候,端着酒杯的童舒窈也在观察他。

    看点酒的架势,不像是酒吧老手,但看起来也不是没来过。

    好像有点心疼钱,但又不像那些纯粹为了在酒吧装叉而点酒的人。

    等到咖啡马天尼上来,一直低着头不朝童舒窈的方向看的李江河先细抿了一口。

    他要好好思考一下,能不能在自己的咖啡店也卖这种以咖啡为原料的鸡尾酒。

    李江河在思考问题,童舒窈也不会主动跟他说话。

    不过对童舒窈来说,坐在这里的李江河倒是给她提供了一个拒绝搭讪者的好借口。

    她只要指一指李江河,那些不远处端着杯子向她示意的男人们就只好露出一脸惋惜。

    名花有主。

    童舒窈虽然有逛吧的习惯,但她喝酒很有度,每次喝到微醺就离开,也从不与人跳舞,最多自己自娱自乐一下。

    童舒窈的眼光很高,渣男老爸童云朝一方面让她对婚姻失望,另一方面也培养出她的高审美标准。

    女儿通常会以自己的父亲为择偶的一个比较标准,尤其是在这个父亲还很成功的前提下。

    过了十分钟,李江河终于抬头看向童舒窈。

    这种情况下还一言不发,就有点过了。

    他作为一个男生总该先开口。

    “呃,那个”,李江河清了清嗓子,看着对面饶有兴趣的童舒窈,说出了自己的开场白,“话剧社下学期有活动吗?”

    这话有几个意思,一个是他知道童舒窈要弄一个话剧社,再一个,用这个话题开头,既不会太尴尬,又可以拉近距离。

    而且还可以引出一连串的对话。

    “你也报了话剧社?”,童舒窈身体微微前倾,有点惊讶,“你了解话剧?”

    “挺感兴趣吧”,这时候李江河自然不会说是舍友拉着他去报的名,“曹禺的《雷雨》、《日出》,《原野》,老舍的《龙须沟》和《茶馆》,我都看过.....小说”

    李江河故意拖长了尾调。

    童舒窈白了他一眼,之前那种距离感被一下子消融了不少。

    “那些都太老了,经典归经典,就是看腻了”,童舒窈呷了一口酒,“先锋话剧,听说过吗?”

    “我爱光,于是就有了光

    我爱你,于是就有了你

    我爱我自己,于是就有了我自己”

    李江河清清嗓子,低声朗诵。

    “我爱XXX”,童舒窈冰山美人的形象终于破裂了,她把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你也看过?”

    这个XXX不是打码,这部剧就叫我爱XXX。

    看过?李江河当然没看过。

    他是看过一本先锋派大导演的孟京辉的出版著作《先锋戏剧档案》,孟京辉就是《我爱XXX》的导演,他提到过这部剧,后来李江河在电脑上看了一个开头的片段,就是这段话。

    现学现用的李江河神秘一笑,不置可否。

    “孟京辉是我最喜欢的导演”,童舒窈被这个话题勾起了谈性,“他的剧先锋又商业,剧情有种奇特的模糊性,舞台形式很新颖,很抓人眼球。”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不要商业元素,看起来更先锋的那些呢”,李江河一口喝掉了小半杯咖啡马天尼。

    “平衡,能把梦想变现的人,才是真能实现自己梦想的人”,文艺女青年童舒窈并不好骗,“飞蛾扑火,看着浪漫,但为免有点愚蠢。”

    “《恋爱的犀牛》,你看过没有?”,童舒窈向着酒保招招手,又点了两杯纯饮威士忌。

    纯饮威士忌,就是简单的威士忌加冰块。

    “没有,只是知道这个名字”,李江河摇摇头。

    “太可惜了,我下个学期就准备找人排这个剧”,童舒窈斜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网上应该有它的资源。”

    “那我回去看看”,李江河笑了笑,“你这算提前泄露机密了吧。”

    “切,那些人知道什么是话剧就不错了,一个个就跟没见过女人似的”,这时候童舒窈已经把曾经也将李江河划入色眯眯的范围抛在脑后了。

    “我请你一杯”,童舒窈推给李江河一杯威士忌,“为了话剧,干一个。”

    李江河也没推辞,举起杯子,饮了一大口,却见童舒窈还是只小口地抿。

    “你不地道啊”,李江河这时候也放得开了。

    “我是女生嘛”,童舒窈眨了眨眼睛,一双杏眼顾盼生辉。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就结伴出门了。

    结账的时候,酒保给了李江河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结果让童舒窈看见,又翻了个白眼。

    夜晚的应天,街灯闪耀下的街道还是车水马龙。

    南方的夜生活似乎就是比较发达。

    这个点,基本只能打车了。

    “喔,碎哥,又是你”,之前给过李江河名片的司机大叔这时正好又拉了来乱世佳人的一单,看见了等在路边的李江河,“这是你女朋友?真高啊”

    身高一米七五,穿着黑色风衣的童舒窈,和身高一米八三,穿着墨绿风衣的李江河,咋一看是有点般配。

    “别瞎说,大叔”,李江河赶紧摇摇头,然后又怕否认的力度不够,接着晃了晃手,“是我同学,刚好碰到了。”

    “同学好,同学好”,无良大叔理解地点点头,又惹来童舒窈的一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