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16:看你年纪不大,倒是个老手
    李江河穿上衣服出门。

    基本上,他还是习惯自己做饭,买现成的花钱多啊。

    早上不自己做是因为昨天晚上没买菜,也没买油,没买盐,总之,做菜的原料一概没有。

    中午那是因为在外边,想做也做不了嘛。

    李江河早上就看好了,这附近有一家挺大的粮油超市,日用百货,蔬菜瓜果,油盐酱醋......什么都卖。

    晚上买菜还有一个好处。

    便宜!

    李江河心情舒畅地哼着小调,在粮油店里挑起菜来。

    这时候好大米也就一元一斤,白菜一斤则是两毛钱,就连啤酒,买的多点的熟客,甚至一元就能买一瓶。

    买米现蒸有点来不及了,李江河就拿了一袋四个的馒头,毕竟凉点也能吃。

    白菜保鲜期长,李江河拿了两颗,再就是酱油醋和盐,最后买了一打鸡蛋,一点姜和蒜。

    “老板,送点小葱呗”,李江河熟练地讨价还价,“买看这没多了,我刚搬来,以后少不了光顾你地生意。”

    “看你年纪不大,倒是个老手”,挺着啤酒肚的中年老板挥挥手,“拿两根吧,可别多拿。”

    “老板还是你会做生意”,李江河嘿嘿一笑,到后面挑葱去了。

    转身的时候他撞到了身后的人,“不好意思啊,没看路”,李江河赶紧道歉。

    “没事”,一个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江河抬头,面色微苦,“不是吧,怎么又是她?!”

    这么近的距离,晚上出来买水果的童舒窈也认出了李江河,她顺便明白了早上在小区里碰到的眼神很色的男生就是这个见义勇为的男生。

    天可怜见,李江河要是在知道童舒窈给自己的评价是“色”,肯定大叫冤枉。

    哪个男生谁看见汹涌的波涛,眼睛会不直一下?

    毫无意外,李江河的眼睛又直了一下,随后他就尴尬地再次移开目光。

    两个人就这么又一次错过身子,各干各的了。

    李江河挑完两根小葱,还在老板眼睛晃了一下,示意只拿了两根,然后就急忙溜了。

    晚上李江河呛了一盘大白菜,就着油煎了个蛋,合共吃了两个馒头。

    吃饱的李江河继续上网搜索和咖啡店以及咖啡有关的信息。

    他找到了一个论坛。

    论坛叫咖啡爱好者之家。

    就是一些咖啡爱好者在里面讨论咖啡相关的知识,互相推荐好的咖啡店。

    当然也有混进来的咖啡店主,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其中一个ID叫野香马塔利的水友提到自己在东瀛旅游的时候,发现有家咖啡馆还出售甜品和一些小礼品。

    他说自己也很喜欢这样的咖啡馆,有时候在咖啡馆一坐几个小时,有些简单的甜点就权当下午茶了。

    李江河赶紧将这条信息记在本上。

    一个ID叫社会学咖啡厅的水友,则从社会学的角度对一些咖啡馆提出了建议。

    他提到有一个叫雷·奥尔登堡的美国社会学家,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做“第三空间”。

    简单的来说,居住的地方是“第一空间”,工作的地方是“第二空间”,而像咖啡馆这样偏向于休闲和社交的场所则是“第三空间”。

    第三空间要减少功利关系的限制,是一个“平等”的环境。

    要有情趣,包容性和亲和力。

    他举了18世纪英国伦敦,只需要1便士就可以进入的咖啡馆的例子。

    因为人们在其中畅所欲言,交流思想,针砭时政,所以当时又管咖啡馆叫“便士大学”(Penny University)

    但是他的发言下又有人反对。

    一个ID叫月亮的忧伤的水友说道:“这情况不同,假如真要是一元咖啡馆,那不就是等着关门嘛。”

    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在讨论咖啡馆的定位和定价。

    李江河把有价值的信息也都记录在册了。

    又是月上中天李江河才终于睡着。

    .......

    又一次早起的李江河煎了两个蛋,权当作早餐。

    他出门前又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本,从信封里数了五百块钱,揣在兜里就出门了。

    今天他准备先把粗麻绳搞定。

    麻绳自然不用专门去装潢市场购买,他在路上问了问买菜的大妈就搞明白了自己的目的地。

    装修一个八十平咖啡馆的粗麻绳,贵倒是不贵,就是有点重,李江河又不愿意雇车给他送回去,就自己一次拿几捆,坐公交车来回地搬。

    在车站,他肩上绕着麻绳,又看见了童舒窈。

    不过,他都有点习惯了,要是看不见,或许还有点失落。

    一如既往,两个人也不打招呼,擦肩而过。

    他们也没打招呼的理由,互相知道但是之前也没有过交流。

    这次童舒窈实在是有点好奇了。

    去搬麻绳的李江河自然不能穿风衣,他又换回了老棉袄。

    虽说是棉袄,棉絮其实也不多,但就算这样,来回搬麻绳的李江河还是累的满头汗。

    在童舒窈眼里,此时的李江河像一个民工。

    这与他昨天的形象呈现出巨大的反差。

    但是李江河不开口要,童舒窈就更不可能主动开口了,所以她就只能把这份好奇暂时埋在心底。

    说回李江河。

    这一趟是他搬麻绳的最后一躺,看着地面上盘成几团的粗麻绳,李江河伸了伸腰。

    把这些麻绳贴到墙上也是一个麻烦活。

    李江河揉揉肩,决定先休息半天,再弄咖啡店的事。

    午饭自然还是自己做,这次他去买了袋米,又买了点西红柿和一瓶啤酒。

    临出店门的时候,他又买了包榨菜。

    一个西红柿炒蛋,一碗米饭加一碟榨菜就是一顿午餐。

    李李江河其实没有午睡的习惯,但这几天他睡得晚起得早,又忙来忙去,躺在床上也就不自觉地睡着了。

    下午三点的时候,下起了雨。

    雨滴噼啪打在窗户上,李江河打开电脑放了一首刘天王的《忘情水》。

    “啊给我一杯忘情水

    换我一夜不流泪

    所有真心真意

    任它雨打风吹

    付出的爱收不回”

    李江河哼着歌看了一会雨,又从书桌上拿起《狂人日记》,躺回床上。

    虽然这本书他以前就看过了,但不妨碍再怀着一个好心情读一遍。

    他还没忘老院长说要回去考考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