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09:装的太低级
    一月中旬,不论南北,站在街上都能感受到风中的寒意。

    南方的冷是一种阴柔的湿冷,如果说北方的风是凛冽的丈二大刀,那么南方的风就是凌迟用的小刀,是一种难捱的慢痛苦。

    阮湘没有羽绒服,她穿着一件棉袄,有点旧,但很干净,不像李江河的棉袄上都是笔油。

    “湘学妹,等车呢?我送你回家吧”,一个穿着西服的男生把车窗摇了下来,挑着眉。

    “谢谢,不用了”,阮湘冷冷地回了一句,但无奈,她的声音和长相实在起不到威慑作用。

    “都是一个地方的,再说了,这不是顺路嘛”,开车的男人不依不饶,大有阮湘不答应就把车停在这儿不走了的趋势。

    这时候,李江河正从这里路过。

    李江河在期末开始前几天,就接到了刘安仁的电话,让他等着一起回家。

    李江河没有手机,但这时候每座宿舍楼里都有公用电话,刘安仁知道李江河宿舍楼的电话号码。

    “来吧,外边这么冷,再让你冻坏了”,开车的男人已经走下出了驾驶室,展露出自己一身崭新西装。

    他的车是普桑,不到十万,看样子也不是新车,但不管怎么说,能在大学就开车的男生总归是少数。

    这男生也骚包,一天天都是西装领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职场精英,工作需要。

    应天大学里怪人多,有钱人也多,可这么穿的还真不多。

    无他,太装。

    而且装的比较低级。

    在李江河看到阮湘的时候,阮湘也看到了李江河,她扭头跟李江河招手:“快来,等你半天了。”

    李江河有点诧异,但他看了一眼旁边西装革履的男人,就想明白了。

    “这不是有点事,耽误了”,李江河笑起来,快走了几步。

    开车的男人叫林德诺,他皱着眉看着李江河。

    阮湘和他不止是在一个小镇,也是在一个高中,他高中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漂亮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学妹。

    但那时候他又没什么机会,何况他也要准备高考,一时半会没那个精力。

    现在他也在应大,又在应大校园见到了这个学妹,今天开车回家,竟然还在路口看见了等车的学妹,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反正林德诺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林学长,我等的人到了,你还是赶快回家吧”,阮湘向着李江河靠了靠,又说道:“他送我回家就行。”

    这时候靠在车门上的林德诺打量着李江河道:“坐客车哪有坐轿车舒服,再说今天风冷,我可以送你到家门口。”

    李江河比林德诺高了半个头,他居高临下地说道:“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自然会把湘湘送到家门口。”

    他在湘湘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读音,其实他以前从来没这么叫过阮湘。

    旁边的阮湘也有些脸红,不过幸亏今天冷,她的脸本来就被冻的有点红。

    这个时候,正常人就不会再纠缠下去了。

    但这个在冬天也要穿西装装叉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那要不我把你们一起送回家?”林德诺呵呵笑道。

    一阵急促的喇叭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小河,你怎么在这儿啊”,坐在奥迪车上的刘安仁看着李江河:“正好,不用在前面掉头了,快上车吧。”

    林德诺扭头看到那辆奥迪,脸色变了变。

    “接我们的人来了,就不劳烦学长了”,李江河也回之以呵呵一笑,拉着阮湘的胳膊就往奥迪车上走去。

    阮湘这时候没想到竟然也出来一辆车要接李江河,她又不好说不上,毕竟林德诺还在那里站着呢。

    如果非要让阮湘选一个男生,她肯定选李江河。

    奥迪车上。

    “没想到啊,啧啧”,刘安仁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打量着李江河和阮湘,“你小子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都不告诉我一声,还当不当兄弟了。”

    “别胡说”,李江河摆摆手,这时候他也挺尴尬,“这是我同学阮湘,金融专业的才女,刚才正好遇着了。”

    “正好遇到?”刘安仁满脸不相信,他朝着李江河挤挤眼睛,“我说你小子怎么高中不谈恋爱,有段时间我还怀疑你的去向呢。”

    “安仁!”刘安仁的父亲刘建业叫住了正要发散思维的刘安仁,偏了偏头,“江河,你同学家在哪里?我正好送她回去吧”

    “不用,叔叔不用”,阮湘刚才一直低着头,这时候赶紧把头抬起来说道:“一会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

    “这早就过了车站了,你还能走回去不成?”李江河转过头,轻推了一下阮湘,“我们确实顺路,你忘了?”

    “可是.......”阮湘张张小嘴,又要说话。

    “阮同学,别争了,坐客车哪有坐轿车快,顺便让安仁这孩子沾沾你们身上的文气”,刘建业发言把阮湘的话堵在了嘴里,“你说在哪里停,我们就在哪里停。”

    开厂子的刘建业是个人精,他看出李江河对这小姑娘感兴趣,也看出这小姑娘家境不好,估计是不想让他们看到她家里的样子。

    刘建业是长辈,阮湘不好一而再的推辞。

    车里除了李江河都是陌生人,阮湘就算性格不内向也不好开口,一路上光听刘安仁和李江河扯皮了。

    “你小时候玩鞭炮,把火柴扔了,鞭炮留手里”,刘安仁先行出击。

    “你小时候还吃牙膏呢”,李江河后发制人

    有时候阮湘在旁边也听的直笑,她一笑,李江河就瞪刘安仁一眼,刘安仁被瞪了一下,反倒说的更起劲。

    没办法,他俩太熟了,虽然从初中开始做同学,可两家其实早就认识了,小时候就在一起玩。

    刘建业车开的比较快,大概半个小时,就把阮湘送到镇子上了。

    阮湘选在镇子口下车,刘建业没有阻拦,几个人互道再见,奥迪就再次上路。

    没了阮湘这个“外人”,车里反倒是一下子安静下来。

    “江河,你父母又开始做生意了?”,刘建业看似随意地问道。

    “是吧.......我国庆回家他们说是要做点生意”,李江河挠了挠头。

    刘建业点点头,没再说话,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李江河和刘安仁闲聊。

    没多长时间就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