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07:老院长与朝天宫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李江河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

    但很快,这种平淡就被打破了。

    起初是英语课上前排几个女生的闲聊,而后是辅导员开会时的刻意提起,最后是同学们的自发寻找。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玄武湖公园有个应大的学生救了文学院院主任玄孙的故事,成为了校园新闻里最红热的那几个之一。

    足以和某学长搞大了某学妹肚子以及某学长三年挂了十五门课以致终于被劝退相提并论。

    头脑灵活,富有政治嗅觉的部分同学这时已经意识到此事的意义。

    作为全国排名前几的超级大学,应天大学拥有各类学生以及各类学生所带来的各类荣誉,但见义勇为这件事,却是校荣誉里的一个缺漏,而这偏偏是难以强求的。

    但玄武湖事件的出现,毫无疑问,弥补了这件憾事。

    更何况救的还是院主任的小玄孙,那些保研不能的学长们已经自觉带入自己,幻想远大前途了。

    而故事的主人公这时候却正在犹豫。

    “我说老三,你就去领了这个荣誉吧”,老大齐智宇出身公务员家庭,对这种政治上的事看的很准:“别的不说,你保研肯定是稳了。就算你不保研,估计学校也要给你点特殊待遇,比如免除学费什么的。”

    “这事怎么就突然传开了”,李江河抓着自己的头发,有点无奈。

    本来要是没传这么开,他去承认自己救了人也倒无所谓,但现在弄得应大校园里人尽皆知,他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就是典型的学生思维,即便李江河卖早餐锻炼出了情商,也还是逃不过这学生共有的羞耻心。

    要说这事还得怪王云立,这沙雕把学生证当导游牌挂在自己胸前,晃来晃去,估计是被那对年轻父母看见了。

    “这谁能想到是隔壁文院院主任的亲戚?”王云立也很委屈,“老三,三哥,李哥,你就去承认吧,怎么学校也得给你免除学杂费吧?”

    “就是,你每天去食堂勤工俭学,我们哥几个看着也难受啊”,柳俊华也在床上放下古龙的《陆小凤传奇》,伸出头来劝道。

    “好吧,好吧”,李江河这时候想的是自己把阮湘送的柿子饼放在抽屉里,还没舍得吃。

    他拿出一个柿子饼,边吃边走,不一会就到了辅导员办公室。

    柿子饼其实有点涩,但他吃的很甜,连带着心也平静下来。

    辅导员一副有容与焉的表情,乐呵呵地去报告院长了,院长也没想到这个先进典型出现在他们这最“铜臭”的学院,马上也乐呵呵地去报告校长了。

    校长自然是很淡定,但他想了想,还是将本来安排在明天的会议提前到今晚,这么做不仅是要树立起这个典型,也是给文院院长的面子。

    第二天一早,辅导员向李江河传达了圣旨:“奉天承运,校长诏曰:特免除李江河同学四年学杂费,以兹鼓励。”

    文院的院长特意找李江河谈了一次话,老院长姓林,在得知李江河爱好文学之后,他一拍大腿,作出了欢迎李江河转去文院的表示。

    文院院长也是个传奇人物,他小时候家里穷,但是痴迷读书,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又遇着知青下乡。

    不过下乡对他来说倒是不难,他就是农民家庭出身的嘛。

    难的是怎么读书,可他运气也好,下乡的村子里有个老学究,胡子一大把了,是个地主出身,没人愿意靠近,就让我们这个院长给亲近了,老学究回忆,院长默记,那几年倒等于在私塾里上学了。

    给院长的传奇增添色彩的还有爱情。

    爱情,一直以来就是故事里必不可少的元素。

    他和妻子的爱情故事,可以简单的概括为灰小子和白马公主的故事。

    文院老院长和妻子手牵着手在学院路上散步,至今还是学校一景呢。

    白头相守。

    事实上,在老院长知道李江河家境不好,还要在校餐厅擦桌子的时候,他就有点回忆起自己了。

    等到看见李江河的时候,他满眼都是年轻时候的自己。

    这也幸亏李江河长得不挫,最关键是,他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书生气,又穿着个旧衬衫,咋一看,还真有点老年代的感觉。

    最后,老院长做主,请他去家里吃一顿家常菜。

    院长家离学校很近,房子蛮大但装修朴素,书架代替了墙纸,沿着墙一排排的伸展。

    整个房子就是一座大书房。

    坦白地讲,院长的妻子做饭并不好吃,但老院长还是吃的很香,这时候,他不是学富五车的文院第一人,只是那个红着脸上门提亲的读了点书的穷酸教师。

    “江河啊,谈女朋友了吗?”老院长的妻子温声细语地问道。

    这也是家常菜附带的家常的问候。

    李江河蓦地想起阮湘,可能是她和老院长妻子的语气很像吧,这导致他愣了一下神,才摇摇头:“还没呢。”

    他和阮湘自然离男女朋友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老院长和妻子一起笑了起来,他们以为李江河犹豫了一会是不好意思,或者说是只有想法没行动。

    李江河也笑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吃完晚饭,李江河自觉地帮着收拾了碗筷,坐在木质的长靠椅上听老头子回忆青春。

    被李江河救了的小孩也在,在那里跑来跑去,他的父母也坐在木椅上,安心听老爷子缅怀。

    老院长的妻子不孕不育,他们也就一直没有孩子,侄子一家怕他寂寞,就经常来看看他。

    也是因此,老院长侄子一家才能一眼就看出王云立脖子上的不是导游牌而是应大的学生证。

    临走时,老院长随手塞给他一本胭脂斋评的《红楼梦》和几本唐宋诗集。

    “这些你拿着吧,多读读,不学文学,多看看书也是好的。”老院长脾气蛮犟,李江河也推辞不过。

    他也没什么可推辞的,这几本书也不是珍本善本。

    最后的最后,老院长让李江河常来看看书,一起吃个饭,李江河拼死才没让老头子给他送到楼下。

    .......

    朝天宫是应天有名的古玩市场,它之于应天市,就如同潘家园之于平京。

    有句老话说得好:“北有潘家园,南有朝天宫”

    李江河算是开了眼了。

    摆摊的以五十以上的中老年居多,摆放着古玩的红布相连,还有竖着铁口直断的算命招牌混杂其中。

    当李江河在摊子上看见自称刚掏出来的三星堆青铜假面,他已经对在这里捡漏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

    他怕再逛一会,会在这里看见个司母戊鼎的仿版——司公戊鼎。

    找里边卖水的大爷买了瓶水,顺便问了问路,李江河找李军所说的那家摊位去了。

    .......

    花开两朵,各表一方。

    赚到第一桶金的李军和庞淑兰,正在电脑面前发愁。

    导航网站他们已经建起来了,下一步他们准备搞杀毒软件,提前把后世周总那套免费策略拿出来,但是杀毒软件的技术含量,就不是他们自学能鼓捣出来的。

    这事,确实挺难弄。

    不过互联网上赚点快钱的手段,他们还是知道一些。

    先搞搞原始资金吧。

    重生夫妻档如此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