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05:人心淳朴的年代
    李江河虽然晚上一共也没睡几个小时,但还是一如往常的早起。

    他蹑手蹑脚地去这一层的公共水池洗漱,怕惊醒还在床上熟睡的柳俊华。

    应天大学绿化不错,附近又有山,早上的新鲜空气让李江河在宿舍大门口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他起的太早,图书馆都没开门,只好在操场上跑了三圈,锻炼身体。

    这是上大学之后才养成的习惯。

    早餐是一个鸡蛋,一张饼和一碗粥,食堂还免费给了一小碟咸菜。

    学校越好,各种补贴就越高,加上李江河中午和晚上都在餐厅打工,可以白吃两顿,虽然一个月只有一百五的生活费,倒也够李江河生活了。

    其实还可以剩下点,但刚开学,免不了参加宿舍聚餐之类的,就没攒下钱来。

    穷人有穷人的活法嘛。

    应天大学的图书馆几乎可以说是无可挑剔了,现在是假期,空座位还是有不少,李江河从书架上挑了一本六级单词书,找了个位置坐下。

    能考上应天的学生一般是不用担心四级的,他直接学习六级正好也将四级的内容涵盖在内。

    中午的时候,李江河自然会见到阮湘。

    经过长途客车上这几个小时,他们似乎更熟悉了一些。

    等到他擦完桌子,想了想,又去校门口的小店买了点生煎包,权当作特产了。

    李江河的家乡小镇倒是有葡萄这个特产,但是现在天气热,宿舍又没冰箱,他怕带回来以后没吃上就坏了,就没带。

    他回宿舍的时候老大齐智宇,老四陶卓然和老五郭策都已经回来了,只有家就住在应天的土著导游不够敬业,现在还没到。

    陶卓然真不愧其土豪之称,笔记本和手机一应俱全,他是苏杭人,这次回来还带了一箱子的苏杭特产。

    桂花糕、定胜糕、酱鸭、西湖藕粉.......人人有份。

    定胜糕的传说可以追溯到南宋,有韩家军和岳家军的两个版本,是一种粉红色的甜味糕点。

    当然了,南方的糕点就没几个不是甜味的。

    老大齐智宇是徽州人,从家乡带回来一整只风干板鸭还有一些油桃。

    郭策从鲁地带了煎饼和扒鸡,柳俊华是长安人,虽然回来的早,但也带了龙须糕。

    等王云立露面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三点了。

    “嚯,你这导游倒是来的晚,不怕我们这些游客自己跑了?”,郭策坐在上铺,把双腿晃荡来晃荡去。

    “跑得了和尚,还跑得了庙?”,王云立趁着郭策说话的间隙,直接把他鞋带解开了。

    郭策大骂一声,鞋带也不系,直接跳下床去抓王云立。

    两个人“厮打”在一起,最后身高接近一米九的郭策抓住王云立的双腿,给他在床边“杆”了一下,这才算完。

    宿舍里就属他们两个性格最外向,没事就要闹一闹。

    柳俊华在旁边看热闹,这时候看到王云立被“杆”,突然贼眉鼠眼地说了一句:“老二你是不是不行了。”

    “啊呸,你才不行了”,王云立明显是领悟了柳俊华的意思,一脸悲愤地道:“都说了,能不能别叫我老二,叫二哥也行啊。”

    “好了,老二,谁让你生的这么凑巧呢”,一向比较沉稳的宿舍老大同时也是舍长的齐智宇也没忍住“怼”了他一句。

    “这宿舍我是呆不下去了”,王云立仰天长叹,又把头转向李江河,“老三,你快给我评评理啊。”

    “要我说啊”,李江河故意拖长了声调:“老二,你就认命吧。”

    “哈哈哈哈哈”,宿舍里充满了几个人的笑声。

    .......

    国庆七天假最后一天,305旅行团正式出发了。

    这时候李江河的父母已经出发去港城了。

    “兄弟们学生证都带了吧”,王云立不知道从哪搞了个小旗,拿着小旗挥来挥去,看着就很欠揍。

    玄武湖公园这时候还没免费开放,门票二十一位,有学生证就能半价购买。

    “老二,你怎么不从这边走?”柳俊华看着王云立把那个小旗挥舞出明教的五行旗的感觉,指了指那个身高一米三免费的告示,揶揄了一句。

    王云立确实不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还有点胖,看着就更矮了。

    柳俊华的这句话要是放在女生宿舍,就是一场争斗的开端,但放在男生宿舍,就只是个寻常玩笑。

    “那你岂不是没法进去了”,王云立拿着小旗一指,“狗与柳俊华不得入内。”

    几个人打打闹闹,就这么进去了。

    李江河也掏出十块,这是他生活费的十五分之一,换算到现代,假如学生的生活费是1500,这一下就要掏出100。

    但是李江河也不怎么心疼,他的心态一直是该省的时候省,就该用的时候就用。

    这时候是下午一点多,太阳照在人身上,像是要把人蒸发一样。

    玄武湖公园主要就是湖,湖中有五个小洲,依靠着堤桥相连,305旅行团就沿湖漫步,一路上打打闹闹,互相揶揄。

    湖里有脚踏小船,还有名为豪华画舫,但实际上并不豪华的画舫船。

    305旅行团正在犹豫要不要租个脚踏船,一个小时25,只有对陶卓然来说,才是不需要考虑就可以承担的花销。

    “有人落水了,救命”,几个声音在湖边响了起来,“救命!救命!”

    “嗯?”李江河抬眼望去,一个小孩正在往湖中心飘。

    大概是小孩贪玩,从一个靠近岸边的画舫上失足掉了下去,这时候旅游业还不规范,小孩还没穿救生衣。

    他估量了一下距离,也顾不得多说,直接跳下湖。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岸边会游泳的也“噗通噗通”地跳下水去。

    李江河离得近,先游到小孩周围,他在后边看准时机,用双臂固定住小孩,向岸边游。

    小孩挣扎的厉害,李江河差点也支持不住,这时又有一个跳下水的壮汉靠近,把小孩接了过去,才让他喘了口气。

    等到李江河爬上岸的时候,蓦然发现加上他,竟然一共跳下去五个人。

    这些人喘着气,用力拧着湿透了的衣服,相视一笑。

    这个人心淳朴的年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