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04:这书真白
    “你怎么知道你家和我家离得近呢?”阮湘有点好奇。

    “这车始发站是我们镇”,李江河尽量压下旖旎的想法,扬了扬手里的《收获》,“我从上车开始看,现在第一篇小说也才看一半,这么一算,我们的家确实蛮近的。”

    李江河本以为自己这么多年早就对女色免疫了,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美女坐在自己身旁,还是有点手足无措。

    其实这也难怪。

    他以前不谈恋爱是怕家境不好耽误了人家女生,而且那时候他一门心思都在学习,毕竟只有考上好大学才能更好的在毕业以后承担起家里的责任,甚至实现小康生活。

    但现在他已经上了全国排得上前十的应天大学,对未来有了几分信心,加上阮湘的家境跟李江河也相差无几,又是花容月貌的女学霸,他要是没有想法,那才是不正常。

    以前是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李江河哪里敢动心。

    还是歌德说得好:“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收获”,阮湘轻念了一遍,旋即将双眼弯成了小月牙,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文学青年。”

    “我小时候就想当个作家呢”,谈到书,李江河一直有点绷住的身体慢慢松了下来。

    阮湘看了看被李江河放在大腿上的那本《收获》,侧着头问道:“这本能给我看看嘛。”

    她没有问诸如那你为什么不学文学之类的问题,因为答案对于她和李江河这样的学生来说是一定的。

    天气很热,阮湘穿着廉价的凉鞋,鞋扣都磨损成原材料的白色了,但更白的是她的双足,十根晶莹的脚趾不安分地律动着。

    李江河又有点脸红了。

    “那这本就借我看看吧,李大学霸”,阮湘发现李江河在愣神,但还不知道他魂不守舍的原因,便轻轻推了他一下:“这本好看吗?”

    “啊,这书很白,啊不,这书很好看”,李江河这下子跳窗逃走的心都有,连头都不好意思抬了。

    阮湘也愣了一下,旋即就意识到这书为什么这么白了,她轻啐一声,自己把杂志从李江河腿上拿走了:“你也是个小流丝,肯定没少戳几女孩。”

    小流丝是应天话里小流氓的意思,戳几和女孩连在一起的时候,则有点调戏的意思。

    要说应天话也有意思,没有一般南方方言那种你侬我侬的感觉,反倒很彪悍。

    但阮湘的声音太糯,这么句彪悍的话在她嘴里,反有点打情骂俏的感觉。

    李江河挠挠头,也不好意思搭话,只能继续读书。

    开始读书,李江河的心就静了下来。

    《外省书》是很值得看的一篇,具有思想性的文章,但是放在现在出版,由于里面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搞不好还得被某些人骂个狗血淋头。

    像张炜那个年代的作家,都或多或少自负对社会抱有责任,文章厚重又有诗性,六年才写出这么一篇不到二十万字的小说。

    大客车晃悠晃悠地开的很慢,李江河看完《外省书》的时候,距离学校还是有段距离。

    他看了看目录,下一篇是陈劲松的《女囚》,这个作家他以前没读过,李江河准备稍微放松一下眼睛再继续看。

    他从书里回过神来,才又记起经管院花就在自己旁边坐着呢。

    李江河抻抻脖子,靠在车窗上,假装打量车厢里的情况,在环顾的间隙,偷偷看几眼阮湘。

    阳光透过车窗和飞舞的尘屑照在阮湘脸上,白皙的皮肤中隐隐透露着血管的红色,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旧裙子,可以看见小巧精致的锁骨,再往下.......

    再往下就非礼勿视了,李江河及时把目光收住。

    他的心跳明显加快,这种感觉或许称不上是爱恋,只是一种和美女坐在一起的没谈过恋爱的小处男的本能反应。

    李江河摇摇头,又继续读书了。

    .......

    “应天到了啊,赶紧下车”,大嗓门的售票员把车门拉开,“自己看好自己东西,丢了可别来找我。”

    李江河和阮湘顺理成章地一起回了学校。

    阮湘也没拿什么东西,一个小袋子就够了。

    他们俩就是想多拿,也没那么多衣服可拿嘛。

    秉着绅士精神,李江河还是先把阮湘送回宿舍楼,才回的自己宿舍。

    宿舍里老六柳俊华回来的比李江河还早一点,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在家父母就要让我多读书,多学习,还得干家务,哪比得上学校自在。”

    上了大学的柳俊华算是脱了缰,这才在学校一个月,床头的武侠小说就堆了五本了。

    除了老六柳俊华,老二王云立,老三李江河,老四陶卓然,剩下还有家长都在政府里工作的老大齐智宇,家境一般但比李江河好的篮球少年——老五郭策。

    六个人关系还不错。

    “三哥,你回来很早啊”,躺在床上看武侠小说的柳俊华从床上伸出个脑袋,跟李江河打了个招呼。

    “在家也是没意思,不如在学校多逛逛。”李江河学着柳俊华的语气回答。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趁着阳光好,李江河把被子和枕头抱出去晒了晒。

    这时候操场上已经有早回来的小情侣牵着手,在跑道上一圈一圈的散步,不时互相靠近说点悄悄话。

    有时候男生说了什么玩笑话,引得女生笑着追打,金色的阳光洒在跑道上,也洒在他们身上,很有青春的感觉。

    晚饭是李江河去食堂打的,连带着柳俊华的那份。

    “老六,你要是不说,我还以为你跟裘千尺一样,吃点枣就行呢”,李江河把两份炒饭放在桌子上,加蛋加肠的那份是柳俊华的。

    “什么裘千尺,叫我张无忌”,柳俊华从上铺下来,把手从头上一抹:“就是不知道我的敏敏,小昭,芷若都在哪里,唉,寂寞如雪啊。”

    ......

    月上枝头,李江河有点失眠。

    那十根晶莹剔透的脚趾和飘扬的白色旧布裙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有时候他又有点后悔:为什么就非礼勿视了呢?

    李江河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翻来覆去不知道到几点,才终于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