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的父母重生了 > 003:那些年,一起勤工俭学的女孩
    国庆七天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李江河只在家呆了四天,就准备回学校了。

    他国庆回家,一方面是离家上学,确实有点想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回来帮父母卖早点,让父母能轻松点。

    但现在父母又要去创业,李江河也就不准备在家里碍事了,何况,放假前宿舍舍友也约好都早回去两天,一起逛逛应天城。

    他的舍友王云立是应天土著,一口应承下导游的神圣职责,准备带他们去看看玄武湖公园,见识一下什么叫皇家园林。

    这对几乎一直没出过城的李江河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要说李江河所在的这个小县城,其实也蛮有名气。

    茅山镇!

    当然,此茅山非彼茅山,虽然都在一个省里,相距也不算远,可是李江河的这个家乡小镇,就只是沾了个这么著名的镇名,哪里能跟正牌比经济发展。

    从这里出发去应天省城的长途汽车一天就几辆,有时候还没有,李江河需要早早去等着,万一错过了,那就只好祈祷司机今天能勤劳些,多跑几趟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自己等车的时候,李军和庞淑兰也准备离开小镇,去寻找发财的路子了。

    这时候只要找准路子,倒卖MP3还是能赚到钱的,但这只是快钱,作为李军和庞淑兰接下来行动的启动资金罢了。

    至于门路,李军还真有点,李江河的爷爷是退伍兵,退伍之后就进了政府干事,要不然李军之前也不会是挂着公职了,可惜李江河的爷爷有那一辈军人的信仰,人脉是有,但是基本不会给孩子用,再说,他那清廉的脾气,职位也不高,人脉都是些老战友,哪里好意思去找呢。

    李江河的爷爷不同意李军下海,等到他下海失败,本来想着豁出老脸找找老战友,再给他安排个差事,但李军脾气倔啊,读书人就这点不好,自尊心太强,本来下海失败就够丢脸了,这还再要自己老父亲去找人,李军反正是受不了。

    现在重生一次,他倒是把这没用的自尊心收起来了。

    ......

    长途客车的停靠点离李江河家隔了几条街,现在是早上六点半,等车的人不多。

    “江河啊,要回学校了?”街边小报亭外坐着一个摇着扇子的老人,冲着李江河挥了挥手,“好好学,我一早就看出你这孩子有天赋”。

    “那也得谢谢爷爷,要不是能从您这蹭书看,我这语文没那么高的分,还不一定能考上呢。”李江河乐呵呵地回答。

    报亭的爷爷也姓李,没孩子,没老伴,特喜欢从小就跟着李军来报亭买杂志的李江河,后来李江河家境不好,没法每月固定拿出钱来买杂志,就经常来报亭蹭书看,李爷爷有时候就把卖不出去的杂志塞给李江河,让他拿回家和李军一起看。

    李江河知道,有的杂志与其说是卖不出去,倒不如说是李爷爷故意留给他的。

    这些生活中的善意,可能算不上多伟大,就像牛阿姨的小蛋糕和李爷爷的过期杂志,但要是没有的话,李江河的人生或许就会走向另一个方向了。

    大概七点钟的时候,长途客车就一颠一颠地开过来了。

    茅山镇是这趟长途的始发地,人不多,李江河习惯性地走到后排,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临上车前,李江河从李爷爷的报亭上买了一本最新的《收获》,李爷爷还塞给他一本99年的最后一期.

    李江河回学校的时候,李军又多塞给他五十,他没推辞的掉,这是李江河原来生活费的三分之一了,要不然,他身上也不会有什么余钱买杂志。

    李江河坐稳之后,把两本杂志拿出来摩挲了一遍,不自觉地傻笑了下,把99年那期放在腿上,准备先看最新的一期。

    《收获》是双月刊,新的一期自然就是第五期,开篇是张炜的《外省书》。

    鲁地作家张炜,是鲁地乃至全国纯文学的一位标杆,就是在2000年,他被评为“中国十大最受欢迎作家”,但早在八十年代,那本学文学绕不过去的《古船》出版时,他就蜚声海内外了。

    客车颠簸着前进,到一个城镇就停一小会儿,下车的少,上车的多,车里弥漫着一股复杂的就像是生活一样的味道,无处不在但在车上坐了几分钟以后,却又意识不到这股味道的存在了。

    李江河一直低着头读着杂志,《外省书》的主角是知识分子史珂,涉及那场运动,故事底调自然有些悲凉。

    当李江河读到书中描写史珂脑海中闪过的叶芝的诗句:“为那无望的热爱宽恕我吧/我虽已年过四十九岁/却无儿无女,两手空空,仅有书一本。”他也只能叹息一声,假如执意去追求文学梦想,这句话,可能就是他自己的真实写照了。

    这时候,一股淡淡的香气直往李江河的鼻子里钻,这味道是这么清丽,竟然可以从成分复杂如化学废水杠一样的车厢味道里突围而出。

    就像是,就像是平凡生活里的一张体彩头奖。

    李江河如是想到。

    “哈,我说是谁能在这么喧闹的车厢里看书,还看得这么沉入呢。”一个软糯俏皮的声音随着这股香味响起,“原来是我们学院的李大学霸啊。”

    “啊?”李江河转过头去,有点惊讶。

    一张白皙的瓜子脸笑晏晏地停在李江河的身旁。

    呵气如兰。

    李江河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心猛地跳了一下,不过,旋即他就若无其事地打了个招呼:“在你面前,我哪配被称作学霸。”

    商业互吹,李江河很熟练。

    面前的是经管学院金融专业的阮湘,和李江河,嗯,时常一起吃个饭,吃完饭可能还要洗个碗啥的,很家常啦。

    毕竟都在学校餐厅勤工俭学嘛。

    九月一号刚开学,李江河就听早早到校,就为了看看新生妹子的土著舍友王云立说过:经管学院算是出了个大美女,这专业没白选。

    军训的时候,这种级别的纯天然美女总是会被借口散步偷偷观察,如是几天,大家的意见一致:“学院选对了,可惜专业没选对,哥几个该去学金融的。”

    等到李江河在申请勤工俭学的地方见到她,那是军训之后的事了,其实满打满算,他和阮湘也就一起擦了五天餐厅的桌子。

    但是对于刚上大学的两个人来说,这种一起勤工俭学的经历,还是很能拉进距离的。

    阮湘和李江河之间也挺像,家境不好但性格倒也不内向,自尊心很强,渴望着通过大学改变命运。

    “真巧啊,没想到咱们两家离得还挺近。”李江河往车窗的方向靠了靠,给阮湘腾出更大的地方。

    主要是离那么近,他脸有点红。

    李江河自然是没有手表,但他对自己的阅读速度还是比较有数,《外省书》大约十几万字,他现在看了一半多,这么一算,从他上车到阮湘上车也就过去四十分钟左右。

    阮湘的右眼下有一颗小小的浅褐色泪痣,一颦一笑都显得灵动异常,小巧高耸的鼻梁下一张樊素小口,眼睛略显狭长,但因为眉毛长的太柔顺,反倒没有一般狭长眼眸的那种妩媚,而是温柔中带点俏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