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98章 望殿下三思
    漓江之上!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一艘小船只缓缓从江面上飘来,只见一位白衫女子静静的站在小船之上,负手而立,目光眺望这远方,若有神思!

    “蔺郎,三年不见了!”

    姒简轻声呢喃一句,面色无比的怅然!

    江畔之上,一架装饰豪华的马车静静的等候着,姒简侧目看去,双脚微微用力,身形拔地而起,直接踏水而行,一个飞身便已经来到岸边!

    “参见公主殿下!”

    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侍从单膝下跪,恭敬行礼!

    姒简轻轻挥手,面色清冷的道:“我要你们查的事情可曾查探清楚了?”

    为首的一人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殿下,这是您要的情报!”

    “嗯!”

    姒简将信封撕开,快速的浏览一遍,顿时面色一怔:“没想到……”

    ……

    荆安城!

    “老大,西岐这些崽子怎么敢入侵中原?”

    杜寒愤愤道:“我泱泱中原大国,随便一国便能吊打四方蛮夷,他们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意图染指中原沃土!”

    蔺颜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也没有解释,轻声道:“我也没想道季十三看图才能如此之强!”

    “哈哈哈!”

    几人齐声大笑,看向季如歌,眼中尽是嘲讽之色!

    季如歌羞的脸色通红,硬声道:“本宫子就是想领略一下靖国的壮丽风景,不行吗?”

    “噗哈哈哈!”

    “好了,说点正事!”蔺颜面色一肃,轻声道:“你们想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些事情需要你们出手帮忙!”

    “嗯?”姬暮愣了一下,轻声道:“老大,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便是!”

    “就是老大,对兄弟们客气什么!”

    “只要是偷鸡摸狗之事,兄弟们都能干!”

    “滚!”

    几人互损一番,蔺颜淡笑道:“我想让你们帮我练兵!”

    “练兵?”

    叶天睿眼珠子都快瞪直了,看向蔺颜:“老大,你们大将猛将如云,如何用得上我们啊?”

    “是啊!昨日那两个将军,皆是一等一的猛将!”

    “还有在宴席上暴打睿哥儿那个,也不是寻常之辈!”

    蔺颜笑着摇了摇头,“他们皆是有重任在身!”

    “你们几人莫要推辞,我准备招募五万兵勇,给你们三个月时间,我要看到成效!”

    看着蔺颜不给他们讨价还价的余地,皆是面色一苦:“老大,练兵非朝夕之事啊!”

    “我们也未必能在这里……”

    看着蔺颜玩味的目光飘了过来,下意识的住嘴!

    “呵呵,信不信我一封书信……”

    “老大,我们错了!”

    “不就是练兵吗?”

    “恰好小爷也是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和这些崽子们玩玩!”

    蔺颜抓起酒杯,戏谑的看了一圈,轻声道:“哥几个,别客气,到我府上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来,喝酒!”

    ……

    翌日一早!

    经过一夜的发酵,昨夜在轩月楼的事情早已经传遍全城!

    “你们确定消息没错?”

    “祁王殿下竟然是沈秋石老先生亲传?”

    “怎么可能?”

    一道道震惊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年轻人撇撇嘴道:“这算什么,最让人震惊的是,从禹王畿来的使臣大人竟然在殿下面前恭恭敬敬,还被殿下下属殴打了一顿!”

    “祁王殿下恐怖如斯!”

    荆安城的街道上,几人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皆是在议论这件事。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下叶大人的怕是在这荆安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杜寒捧腹大笑,几人早早的起了床,准备上朝。

    叶天睿黑着脸看着几个憨憨,咬牙切齿道:“你们几个,爷今天记住了!”

    “哈哈哈!”

    ……

    “诸位大人可有本要奏?”

    雨化田一脸阴柔的站在蔺颜的身前,淡淡的问道。

    “殿下!”

    一道人影站了出来,正是礼部尚书计正青:“如今禹王畿的使臣已经在殿外等候,是否要让他们觐见?”

    蔺颜轻声道:“如今陛下身体抱恙,不能亲领圣旨,本王便代之!”

    “请他们进来吧!”

    “诺!”

    “宣禹王畿使臣,觐见!”

    一道高呼声响起,只见以叶天睿为首的几人昂首阔步,走进了大殿,叶天睿手中捧着一个圣旨,面色颇为严肃!

    “靖国皇帝接旨!”

    叶天睿一声高喝,一众文武皆是对着禹皇圣旨躬身俯首。

    蔺颜四平八稳的坐着,轻声道:“吾皇身体抱恙,本王代为领旨!”

    看着蔺颜没有丝毫起身的样子,叶天睿几人也不见怪,要知道,当年这位可是拿剑架在禹皇的脖子上,两人堪称不共戴天,如今又怎么会接他的圣旨?

    “念吧!”

    看着蔺颜霸气侧漏的大手一挥,下方的群臣皆是眼皮子狂跳,这可是面对禹王畿的使臣,殿下您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看着叶天睿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再想起今日的传闻,众臣也是没有继续劝阻!

    “大禹千古,圣旨承天!”

    “朕听闻靖国祁王,素有贤名,文成武就……”

    “今日,特诏靖国祁王,入禹王畿觐见!”

    听完圣旨之后,众臣呆住了,甚至心中升起一丝荒唐的感觉!

    高高在上的禹王畿天子,中原名义上的统治者,竟然要诏靖国皇子进京!

    还专门派出特使,不远千里前来传旨!

    祁王究竟有什么值得对方如此大动干戈的?

    难不成是这几人假传圣旨?

    “祁王殿下,不知您是接还是不接?”

    叶天睿的一句话直接将群臣搞蒙了,难不成禹王天子的圣旨还能不接吗?

    抗旨不成?

    蔺颜淡淡一笑:“一如既往的尿性!”

    “禹王畿,本王想去的时候会去的!”

    听到蔺颜说话的语气,顿时有御史台的官员眉头微皱。

    “殿下,此乃禹王畿的圣旨,不接的话……便是抗旨啊!”

    “望殿下三思!”

    户部尚书穆良也是面色一怔,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往殿下三思!”

    接着一道道身影站了出来:“望殿下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