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95章 君无意,打人不打脸!
    “君无意!”

    蔺颜淡淡的喊了一声,君无意的身影猛地踏出一步,一声脆响,伴随着一道杀猪般的惨叫!

    “啊!”

    徐广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右脸颊,惨叫连连,眼中充满了惊讶,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打自己!

    说动手就动手?

    但是祁王当真毫无顾忌吗?

    蔺颜脸色从容,放眼满朝文武,他还真没必要刻意给谁面子,甚至,若是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一定不会放过!

    如今的朝廷,看着恶心!

    景王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看向蔺颜,忍不住道:“皇兄!”

    “今日你是丝毫没有给我面子!”

    蔺颜淡淡一笑:“我能来已经是给了你最大的面子!”

    两人针尖对麦芒,一时之间,火药味十足!

    蔺苏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笑道:“如此说来,今日还要感谢皇兄了!”

    “不必!”

    蔺颜目光直直的和蔺苏对视,景阳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站出来打圆场:“皇兄,既然祁王兄不愿作诗,就让这位大才子作诗一首吧!”

    蔺苏也是不想和蔺颜闹得太难看,这对他没有丝毫好处!

    “听景阳的!”

    徐广看着景王竟然让步了,顿时面色一沉,看向蔺颜的目光之中尽是怨毒!

    王奎看着蔺颜一下子得罪两人,心情也是颇为愉悦:“既然公主殿下开口,在下也不推脱了!”

    “生民何惧久神疲,务农扶犁体力支!”

    “唯恐天朝征丁壮,不如闲野田间依。”

    “好诗!”

    “哈哈哈,不愧是沈师门徒,此诗对仗工整,音调和谐,朗朗上口,既体现了民间疾苦,农夫不易,又表明了百姓们对战事的厌恶!”

    “当浮一大白!”

    “王公子果然大才,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愧是禹王畿来客,果然名不虚传啊!”

    一道道赞扬声响起,王奎似乎十分沉醉这种众星捧月般的感觉!

    “诸位谬赞了!”

    “随口一二,平平无奇,不值一提,嘿嘿!”

    “不错!”

    一道朗朗声响起,中气十足,众人目光侧目看球,正是蔺颜悠悠开口:“确实是平平无奇!”

    “说的再简单一点,狗屁不是!”

    听到蔺颜如此贬低,王奎自认为是对他的侮辱,肺都要气炸了,他恃才自傲惯了,却并非目中无人,只是有些欺软怕硬!

    所以,纵使是蔺颜嘲讽甚至是辱骂他一二,他也能忍,但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是,有人在他最得意的领域来否认他!

    就比如加藤先生,你说他个子矮,说他长得丑,或许他不会生气,但是你若是说他手不够灵活,他一定跟你急!

    “一派胡言!”

    王奎此时怒气上头,目光之中尽是愤怒,“你懂什么是诗吗?”

    “自己一首都做不出来却在这里阴阳怪气!”

    “简直……”

    话没说完,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上脸,瞬间清醒了许多!

    “说给你的胆子让你对殿下出言不逊!”

    君无意在一旁目光冷列,大有出手之势。

    “你……你竟然敢打我!”

    “殿下!”王奎看向蔺苏,“还请殿下主持公道!”

    蔺苏也是一阵头疼,若从道德层面来说,祁王是自己的兄长,从地位上来说,如今祁王乾纲独断,位居摄政王,而且此时刚刚击退西岐,风头一时无两!

    此时与之撕破脸皮,对他没有丝毫好处,反之,若是置之不理,自己的人被打却不为其出头,定然会丧失人心!

    蔺苏不断的权衡利弊,正准备开口,只听一道张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打你怎么了,人家打你,你就站在那受着!”

    听着这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蔺颜为之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一丝轻笑,若非料到这几个家伙会来,他早就离去了。

    王奎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又惊又喜,连忙快步跑了过去:“叶大人,杜大人,季大人!”

    看着门口突然出现五道人影,门外还传开一道道脚步声,众人皆是面色一怔,听到王奎的称呼,顿时反应过来!

    难道这几位就是从禹王畿赶过来的大人们?

    想到这,一众人纷纷起身,甚至就连蔺颜也是缓缓起身!

    王奎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你不是很傲气吗?

    不是自恃清高吗?

    现在几位大人一到,还不是乖乖的起身相迎?

    想到这,王奎心中没由得一阵快感,虽然不明白刚才叶大人站在门外那一句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此刻前来一定是寻大人回去之后禀报几位大人!

    他们特地来为自己讨个说法的!

    “大人!”

    王奎连忙冲上去,指着自己脸上醒目的手印,大声道:“您要为我讨个说法啊!”

    “这靖国的祁王竟然仗势欺人,勒令下属给了我一耳光,言辞之间,还对诸位大人不敬!”

    听到望奎这家伙竟然当众说蔺颜的坏话,一众靖国才俊的心也是提了起来,不管怎么说,祁王毕竟是靖国的亲王!

    若是真的在这几位面前失了面子,靖国必定也是颜面无光啊!

    “咳咳,是个误会!”

    蔺苏竟然站出来替蔺颜说话:“此事乃是祁王属下自作主张!”

    君无意也是面色一沉,他知道这几人身份不简单,便站出一步:“人是我打的,与殿下无关!”

    蔺颜目光在五人身上一一扫过,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哼哼,竟敢打我的人,好大的胆子!”

    叶天睿突然一声大喝,似乎生了怒气!

    一众人看着其突然发怒,顿时面色一沉,蔺苏的嘴唇也是再三蠕动,最终化为一声轻叹!

    蔺颜笑吟吟的道:“君无意!”

    “属下在!”

    “再给他一个耳光!”

    “……”君无意迟疑了一下,点头道:“诺!”

    说着,身形一闪,又是一道脆响响起。

    堂中的人皆是惊呆了,鸦雀无声,反观叶天睿几人,皆是一脸的苦笑,三年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

    他还是那个敢持剑上殿挟君王的蔺生!

    “君无意!”

    “在!”

    “把他主子也给我揍一顿,记住,打人不打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