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94章 有理就行?【求订阅】
    他究竟是什么人?

    为何名震天下的黑骑士统帅竟然会对一个弱国的亲王如此尊敬?

    他们一个远在禹王畿,一个在西境边陲,又怎么会认识?

    王奎的眼中写满了疑惑之色,心中也是一阵忐忑,看样子,两人的关系似乎非同寻常啊!

    “蔺……公子,您在此是?”

    名震天下的黑骑士统帅寻长竟然此刻在蔺颜的面前竟然显得有些拘谨,甚至手不断的揉捏着衣角!

    怕是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他知道这位究竟有多可怕!

    这可是曾经以一己之力震荡整个禹王畿风云的人物!

    当年那件事至今还是忌讳……

    “我是应邀参加诗会的!”

    蔺颜淡淡一笑,语气平平淡淡。

    “明白了!”

    寻长这才看向王奎:“几位大人今日不来了,命我前来知会一声,你们的心意,他们心领了!”

    虽然有些失落,但是王奎还是满脸堆笑的道:“您转告叶大人,让他先歇着!”

    “嗯!”

    寻长淡淡的点了点头,对着蔺颜再次拱手作揖:“蔺公子,寻长先行告退!”

    蔺颜稳坐,含笑点头:“去吧!”

    一众人屏住呼吸,看到蔺颜已经这般姿态,那位寻大人竟然没有丝毫的生气,顿时面色呆滞,心中暗自猜测两人的关系!

    蔺苏也是呆呆的看着蔺晨,忍不住问道:“皇兄,您和那位寻大人……相识已久?”

    他对自己这位皇兄更是知之甚少,当年那件事牵扯实在是太大了,总是他,也是毫不知情,但是依稀的记忆中,当年,自己这位二哥可是名动荆安城的大才子!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愤然离京,直至先帝驾崩方归!

    蔺颜看着蔺苏好奇的面色,淡淡一笑,轻声道:“谈不上认识,有过几面之缘罢了!”

    他和寻长还真不算认识,甚至,若是深究一下,两人曾经还站在对立面!

    寻长的出现,终究是牵动了蔺颜往日的回忆,最终化为一声长叹!

    听着蔺颜敷衍的语气,蔺苏忍不住撇撇嘴,若是只是几面之缘,人家怎么会这么客气?

    王奎面色一变再变,如今诗会还没有开始,他的脸面几乎快要丢尽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位祁王!

    “殿下,既然几位大人不来了,那咱们的诗会这就开始吧!”

    “是啊殿下,我们也是等候多时,不如早些开始?”

    一众才子听闻几位禹王畿的大人不来了之后,也是轻叹一声,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之色,纷纷催促诗会开始!

    蔺苏也是挂满了苦笑,今日自己煞费心机,为了安排这次诗会,可是动了不少人情,几乎将荆安城大半大家闺秀都请过来了,甚至亲自出马,将景阳妹妹拉出宫,没想到……

    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既然几位大人不来了,那我们这就开始吧!”

    蔺苏朝着主位坐了下去,笑吟吟的道:“今日,难得我靖国的青年才俊齐聚于此,更是有祁王兄亲自赏脸,不如就祁王兄来出题?”

    蔺颜淡淡一笑:“今日你是东道主,还是你来吧!”

    蔺苏愣了一下,也不推脱,轻声道:“好,既然如此,今日就由本王来命题!”

    “如今我靖国疆域初定,常年战患,百姓孤苦伶仃,常年流离失所,尸横遍野,食不果腹,不如今日我们就围绕此题,自由发挥?”

    蔺苏的话音一落,不少才子皆是眉头一皱,本以为今日会是风花雪月,才子佳人之间的情情爱爱,没想到景王殿下竟然出了一个这般“刁钻”的命题!

    听到这个命题,蔺颜似乎也是来了兴趣,今日这个命题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好,景王殿下不愧是皇室之人,格局就与我等不同啊!”

    “殿下忧心百姓,在下佩服!”

    “景王殿下才是我等楷模啊!”

    听着一道道赞扬,蔺苏的脸上尽是笑意:“诸位言过了,本王身为皇室之人,理应如此!”

    说完,脸上带着一丝谦逊的笑意,对着四周微微拱手。

    “殿下!”

    一直未曾开口的王奎突然道:“今日既然您出题,不如就让祁王殿下抛砖引玉,拔个头筹?”

    此言一出,景王顿时眼前一亮,却故作迟疑的道:“不曾听闻祁王兄有诗文现世啊,不知皇兄……”

    景王似乎是将选择权交给了蔺颜,蔺颜淡淡的笑道:“本王不善诗词,这个抛砖引玉的机会还是让给诸位才子吧!”

    看到蔺颜主动示弱,王奎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如今他与寻大人关系不凡,想要让几位大人恶了他显然是不太可能,甚至有可能惹到几位大人!

    但是今日这诗会却是一个让他出丑的好机会!

    “殿下此言差矣!”王奎摇头晃脑的道:“我等皆是自幼习武从文,谁还不会作两首诗词?”

    “殿下还是莫要推辞才是!”

    “是啊!”

    “早就听闻殿下之大才,为何今日却突然江郎才尽?”

    “今日的题目乃是家国百姓,但是祁王殿下今日却是再三推辞,不知是何意?”

    众人皆是议论纷纷,他们皆是出身当朝各大世家,似乎对蔺颜并没有太多的畏惧,平日里也不关心朝中形势!

    胡磊心中冷笑连连,看着这些不知死活的跳蚤,有些幸灾乐祸!

    他们或许不知道摄政王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家中的长辈却是再三告诉他,当朝,最不能得罪的人不是陛下,而是这位祁王殿下!

    蔺颜听着一道道咄咄逼人的话语,目光冷了下来,他并非大气之人,甚至有的时候睚眦必报!

    但是看在他们一个个还年轻的份上,不想与之计较,没想到他们竟然得寸进尺!

    “君无意,谁在吵吵嚷嚷给我张嘴!”

    “诺!”

    君无意应了一声,全场瞬间鸦雀无声,一个个面色错愕,寂静了几秒,终于有人跳出来:“祁王殿下行事未免太过霸道了吧!”

    “嘴长在我们的身上,难不成您还要管住我们的嘴不成?”

    说话的乃是一个锦袍青年,当朝大理寺卿之子,若是在其他地方,他或许不敢出言,但是今日乃是景王的主场,有景王殿下撑腰,难道还能不给景王殿下面子?

    更何况,此事他认为自己占理,实际上,他确实占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