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89章 禹王畿使臣到
    “那这胡家在荆安城中的风评如何?”

    蔺颜突然话题一转,倒是让那老者措手不及,一脸的忌讳:“这位公子,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啊!”

    “是啊,公子,你莫要害了老伯,如胡家那等顶级门阀,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蔺颜笑了笑:“无妨,就是随便聊聊罢了!”

    看着老人家不敢多说,蔺颜也是苦笑摇头,直接朝着集市的尽头走了去。

    “米酒店!”

    看到三个醒目的大字,蔺颜顿时脚步一顿,最为吸引人的还是店前的那条长龙,路边停靠的正是胡家的那架马车!

    “不亲眼见到,还真想不到,这米酒的生意竟然这么火爆!”

    旁边的小丫头也是面色一怔:“二哥,这些人都是来买酒的?”

    “不错!”

    蔺颜笑着走上前:“这家店是咱家开的!”

    “啊?”

    两人皆是面色一怔,堂堂当朝亲王竟然开店经商?

    若是传出去,岂不是丢进皇室的脸面?

    只是,蔺颜似乎并没有这个觉悟,而是暗自嘀咕道:“忘了问一下一天能赚多少钱了!”

    “让开让开!”

    “我家公子来了,你们先退开!”

    那马车上突然走下来一个英俊的男子,身材颇为高大,身后还跟着两个如花似玉的侍女!

    一众百姓的目光皆是聚集在那道人影身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怒气。

    都排了这么久的队了,人家的狗腿子一声吆喝,你就要让开,憋屈不?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蔺颜感到有趣,那青年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直接走到那下人的身前,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

    “你嚷嚷什么呢嚷嚷?”

    “我来了就要让人家退开吗?”

    “本公子是那种飞扬跋扈的人吗?”

    “是是是!”那侍从连忙点头,青年顿时眉头一挑:“你说啥?”

    “不不不……不是,公子您温文尔雅,宽宏大量……”

    “哼!”

    那青年这才得意的昂起下巴:“诸位乡亲,本公子虽然是吏部尚书之子,但是我爹是我爹,和我没关系,我就是一介白身!”

    “我最讨厌仗势欺人了,除非别人惹怒了我!”

    “那个……大家继续,我就是来尝尝这米酒!”

    “来来来,让一让,老板,给我来上十坛!”

    “噗!”景阳终于是忍不住笑喷了:“这家伙简直是有一个活宝,太搞笑了!”

    “呵呵!”蔺颜也是轻笑一声,“倒是有几分性格!”

    只见胡磊从酒行之中搬出几坛米酒出来,笑吟吟的和周围的百姓打招呼:“谢谢大家给在下一个面子,其实真的没必要,我也是个小老百姓,吏部尚书之子也没啥特别的!”

    “那个……你们继续,继续!”

    说着,直接对着几个侍从道:“走了,回府,你们几个,前面开道!”

    “诺!”

    胡磊直接上了马车,一脸的笑呵呵,蔺颜笑着对着景阳二人道:“时间不早了,咱们也回去吧!”

    “嗯!”

    ……

    “殿下,前线传来消息!”

    岳飞迈着大步走进书房,将手中的信件递给蔺颜,轻声道:“萧将军一举击溃西岐三万大军,西岐王率领几个亲信渡江,如今正在追剿!”

    “还有一事,萧将军还传来消息,禹王畿派使者前来我靖国,如今正在和他们在一起,明日可能便能抵达京都!”

    “禹王畿使者?”

    蔺颜的眼中写满了惊讶,要知道,这么多年来,禹王畿几乎从不干涉几国的政事,甚至禹王畿宛如与外界政治隔绝了一般。

    而今,竟然派出使者,前来出使靖国!

    蔺颜稍作沉吟,轻声道:“着令礼部立刻准备迎接事宜!”

    “诺!”

    “他们一行有多少人?”

    “大概三百余人!”

    “黑甲骑兵!”蔺颜看着信中的黑甲骑兵四个字眼,目光眯了起来:“不会是那几个小子过来了吧?”

    ……

    “禹王畿使臣,到!”

    一声低喝,以计正青为首的礼部官员皆是朝着城门处走去!

    “靖国礼部尚书计正青,携一众礼部官员,恭迎禹王畿使臣!”

    禹王畿统御天下,中原五国乃是其属地,虽然这么多年禹王畿几乎被架空了,统而不治,但是地位摆在那里,礼仪不能丢!

    “免礼吧!”

    为首之人正是叶天睿,笑吟吟的道:“此次奉禹皇之名,出使靖国,以表吾皇对靖国的友好之情!”

    “请贵使先行如城,我朝摄政王爷已经为诸位安排好了驿馆!“

    “如此多谢!”

    三百骑一同进城,季如歌开口道:“你们确定他真的在荆安?”

    姬暮微微颔首:“消息错不了,当初他走的时候就告诉我们,要回靖国,荆安城!”

    “先进去再说吧!”

    几人一同策马进城,而皇宫之中,蔺颜静悄悄的站在宫墙上,面色有些复杂:“这群憨憨千万不要把她召来啊!”

    若是此时蔺颜身旁有人的话,看到蔺颜这幅表情一定会很惊讶!

    眉关紧缩,双目失神,隐隐之间透着一丝担忧,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奈,还有一丝丝小慌张!

    “若是她来了,可就糟了!”

    蔺颜越想越是心烦,当年离开那个地方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她或者她,她们的原因!

    如今没想到自己都躲到靖国了,她们又找上来了!

    “殿下!”

    长孙无忌和荀攸联袂而来,看到蔺颜愁眉苦脸的样子,顿时愣了一一下!

    “殿下这是怎么了,何故如此表情?”

    蔺颜笑着摇头:“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殿下的意思是……禹王畿?”

    蔺颜微微颔首,轻声道:“不错!”

    “你们觉得,此次禹皇拍使臣前来所为何事?”

    荀攸和长孙无忌相互对视一眼,许久之后,吐出两个字来:“远交!”

    “远交?”

    蔺颜的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恍然,笑道:“咱们这位禹皇陛下,向来雄心大志,势要恢复祖上荣光!”

    “如今若真是想讨好我靖国的,只能说外交事务,但是其中的意图却是耐人寻味啊!”

    “殿下不准备先见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