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75章 匹夫无罪
    “大帅,后方有变!”

    那蒙听到手下来报,眼中尽是惊诧之色,许久之后,沉声道:“什么情况?”

    “大帅,靖国来了援军,士气大震!”

    “援军?”那蒙的面色瞬间就变了:“他们来了多少人?”

    “难不成是豫章王的军队?”

    “大帅,他们不足千人!”

    听到斥候的消息,那蒙的面色呆滞片刻:“不足千人?士气大震?”

    “这就是你口中的后方有变?”

    那蒙的眼中尽是冷然之色,那斥候沉声道:“这八百人几乎人人都可以一当十,尤其是那金甲将军,手持一杆长戟,完全杀穿了我们的战阵,我方儿郎……”

    “硬是无人敢动……”

    那蒙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惊色,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报!”

    “大帅!”

    又是一个哨骑策马而来,大声开口:“靖人散布消息,声称在荆安城下斩杀我军四万余人,俘虏万余人,而且……”

    “而且什么?”

    “他们火烧我军三十里联营,并且率军埋伏我军,如今正在赶来驰援!”

    听到这斥候的话,那蒙的面色瞬间就变了,火烧三十里联营,而且,数字基本对的上,但是他依旧是不敢相信!

    难道己方的五万精锐就那般不堪一击吗?

    甚至还有军师亲自坐镇,靖国如何拿得下?

    但是,消息既然传到此处,定然不是空穴来风,那么究竟是真是假?

    还有那援军?

    难不成是拓跋雄的军队?

    蔺颜此时并不知岳飞那边的情况,却是随便抛出一个烟雾弹来打击西岐的士气!

    所以,纵使是那蒙,此时也是难辨真假!

    “传我帅令,留下万人断后,其余人,立刻回撤,与王上守望相助!”

    “诺!”

    此战场纵横数十里,想要做到将领通传,也没有那么容易!

    那蒙策马回援,额头上不断冒着冷汗,若是靖国传出的消息是真的,此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灭顶之灾!

    如今双方皆是在待援,两军对阵,胜负难分,可以说,若是哪方的援军先到,这场大战的天平便能迅速的朝着那一方倾斜!

    “报!”

    “大帅,我军王旗被斩!”

    又是一道飞骑策马而来,看到那蒙就匆忙的喝一声:“大帅,王上命您速速回撤!”

    那蒙策马冲上,沉声道:“全军收拢!”

    ……

    荆安城!

    “精品佳酿,免费品尝!”

    一个酒市上,米酒店的门口排起了长龙,周围的百姓依旧在不断的朝着这个方向聚集,等待半晌,只为了一壶酒!

    “我们东家说了,为了保证乡亲们都能喝上米酒,每人只准够买一壶,凭借官府派发的检验认购!”

    一个管家站在门口使劲的吆喝着,话音一落,便引起了下方一众百姓的议论:“每人只准买一壶?”

    “那怎么行?”

    “我们老爷可是说了,今日若是不能拎着百壶酒回去,就不用我们干了!”

    “这……一壶酒哪里能够啊,至少三壶……不,五壶!”

    一个个百姓皆是发起了抗议,只见酒行之中走出一个中年人的身影,看着门面之前黑压压的人群,面色也是颇为惊讶。

    “诸位父老乡亲!”

    “这是……酒行的东家?”

    一众百姓看到那小二连忙凑到中年人的身后,面色恭敬,顿时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小店刚刚开业,还要多谢诸位乡亲们前来捧场,只是如今小店的规模尚小,不能足量供应,所以,还请诸位见谅!”

    “哎,看来他们也是没办法啊!”

    “是啊!”

    “如此美酒,若是可以批量生产,岂不是对美酒的一个侮辱?”

    一些真正的爱酒之人和懂酒之人也是表示理解,纵使是有些不太满意的,此刻也是无可奈何。

    “店家,这酒多少钱一壶啊?”

    “呵呵!”范蠡笑眯眯的开口:“小店这酒乃是一壶一斗(小斗,约两千毫升)只要五十文!”

    “五十文???”

    “这么便宜!”

    “我的天啊,如此美酒,竟然一斗只要五十文,哈哈哈!”

    “真是我酒客之福分啊!”

    一道道激动莫名的声音响起,范蠡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三日时间,他彻夜研究殿下亲手书写的《商业营销九十九种神技》果然有效!

    别的不说,单单是一个饥饿营销,直接让全城的百姓皆知道米酒之名,今日的店面之前更是排起了长队!

    “老板,给我来一壶!”

    “我也来一壶!”

    “店家,我给你一百文一壶,能不能给我多来几壶?”

    范蠡一脸的赔笑:“诸位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小人只能加紧生产,争取早日供应的上大家的需求!”

    “哎!”

    不少人眼中露出一丝失落,皆是因为一壶酒。

    “各位客观,售罄了,不好意思,今日的酒已经卖完了,我们这就回去加派人手扩大生产,还请没有买到的客官明日再来,实在抱歉!”

    一道高昂的声音响起,众人皆是面面相觑,“这才多久,就没了?”

    “怎么可能,小二,你他娘的少来虚的,给我来五壶!”

    “对,今天爷们喝不到米酒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让爷嗅一下酒香也行啊!”

    “米酒入口之中,再无其他酒可入肝肠。”

    ……

    米酒店对面,一个中年人一脸阴翳的看着生意火爆的小店,气的咬牙切齿。

    风靡荆安城的小二娘,竟然因为一个廉价的新酒而生意冷清。

    “老爷可曾有信息传来?”

    “暂无!”

    中年人长叹一声,沉声道:“派人过去,不能让他们的酒这么顺利的卖出去!”

    “诺!”

    吩咐下去之后,中年人眼中露出一丝冷笑之色:“若是你们见好就收,我就不与你们计较,否则……”

    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看着有些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