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71章 天子诏!
    “那……不知穆兄的意思是?”

    许晋试探着看向穆良,只见其面色微肃,缓缓低下头,靠近许晋,压低了声音:“不知许兄以为,祁王可有不臣之心?”

    许晋顿时面色大变:“怎么会?”

    “呵呵!”穆良淡淡一笑,轻声道:“怎么不会?”

    “当今天子被他囚禁,还要看其脸色行事,京中百官,他想杀就杀,想诛就诛,京中的大军全部被他握在手中,你说,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你真的以为,祁王是一心为国?”

    听到穆良的发问,许晋再次沉默了,“不知穆兄准备如何?”

    穆良手指不断的敲击着石板,轻声道:“自然是奉天子脱离苦海,诛杀叛逆!”

    许晋的脸上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如今整个京都都在祁王的掌控之中,朝中权贵,可以说只有祁王一人大权在握,你怎么可能将陛下救走?”

    “就算是真的救走,又能带到哪里去?”

    “东进!”

    穆良淡淡的解释道:“唯有如此,我们方有一线活路,否则待他回来之后,就该和我们算账了!”

    许晋长长的一叹:“罢了,老夫年迈已高,已经无心理会俗中事务,待祁王回京,老夫便要向他辞官!”

    “什么!”

    穆良显然是吓了一跳,好不容易熬了大半辈子,要出头了,他竟然直接放弃,甚至还不惜和自己撇清关系,原来是打得这样的主意!

    只是如此煊赫的身份,当朝正二品官员,真的敢舍弃吗?

    还有这万贯家财,若是要迁出,谈何容易啊?

    “许兄,如今家国蒙难,正是我辈奋起之日,你怎能舍弃……”

    穆良正想开口相劝,却是被许晋伸手制止,笑吟吟的道:“穆兄,切勿多劝!”

    “此事老夫思量已久,如今也过了耳顺之年,纵使是在撑个一年半载,又有何用?”

    “穆兄啊,你我相交多年,老夫今日给你一个忠告,祁王行事狠辣,却又极为正气,有明君之相,今上昏庸无道,且膝下并无子嗣,你若是将天子救出去又能如何?”

    “让昏君来抗西岐?”

    “还是治国理政?”

    穆良的眼中露出一丝深邃,而许晋却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言尽于此,希望穆兄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直接起身……

    ——

    大漠之中,镇北王的战刀已经完全成了血红色,不断有着鲜血从兵刃之上滴落下来,甲胄之上夹着碎肉,整个战袍被鲜血染的猩红。

    看着一个冲上来的蛮夷,镇北王长刀一甩,只见一道寒芒闪过,一颗人头滚落在地。

    “儿郎们,痛快否?”

    镇北王放声大笑一声,回头望了一眼,大声道:“这西岐蛮子也没什么可怕的,还不是两个肉膀子上面定了个脑壳子,一刀下去,同样是落地!”

    “哈哈哈,王爷所言极是,今日实在是畅快!”

    “我们竟然正面从西岐的合围之下突围出来了?”

    “老子手上还沾了几个蛮子的血!”

    一众镇北军的将士皆是神情激动,双目通红,笑着笑着,却是泪流满面!

    “大帅,这一役下来,我们损失了两万余弟兄,这可是两万人啊!”

    一个偏将使劲的眨巴眼睛,不想让正在打转的泪水落下来,看着朝夕相处的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这种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镇北王长叹一声:“传令三军,就地修整半日,半日之后,火速驰援荆安城!”

    回头看着那茫茫的西岐大军,镇北王目光一眯,如今不管是他们还是西岐,都没有真正的死战不休。

    西岐也是小瞧了这支镇北军,没想到竟然只比他们稍逊一筹,甚至在战阵,队列方面,他们都望尘莫及!

    所以,双方很默契的同时收手,就这样两营相隔,依旧在对峙!

    “派出所有斥候,密切监视敌营的动向,另外立刻派人前往荆安,告知我们遇袭的事,让他们便宜行事,若是可以,派兵来援!”

    “诺!”

    ……

    “驾!”

    “驾!”

    靖国东境边陲,一个不出名的小镇上,一阵马蹄声响起,只见近百骑策马而来,这些马匹随便拎出一个皆是上等的汗血马,红色的鬃毛自然下垂,整匹马的身上毫无污渍,显然主人是十分爱惜的!

    “十三哥,老大真的来了这穷乡僻里?”

    “再往前好像就是靖国的边境了吧?”

    被称作十三哥的青年微微颔首:“不错,此处便是靖国的边境!”

    “我们这是……”

    “老大就在靖国!”

    “什么!”

    “消失了这么多年,竟然跑到了靖国,怪不得我们找不到他!”

    “若是被那位知道了,可就要翻天了!”

    一个身穿白衣的儒雅青年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意:“好了你们几个少点屁话,从此处到靖国帝都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加紧赶路!”

    “好!”

    几人再次策马,朝着天剑门奔去!

    “站住,来者何人?”

    城楼之上,一个面色冷峻的汉子沉声道:“此乃靖国边境,尔等挟兵甲前来,所为何事?”

    那儒雅青年笑了笑:“此次前来贵国,是为游学,此乃通关文牒,天子诏!”

    “天子诏?”

    城楼上的汉子顿时面色,眼中尽是惊容,禹王畿!

    竟然是多年未有动静的禹王畿来使!

    要知道,中原五国,共尊禹王畿,而唯有禹皇下达的诏令才可以被称之为天子诏,五国皇帝颁布的诏书只能称之为圣旨!

    “速速开城门!”

    那汉子亲自下去迎接,并且派人禀报天剑门的守将——林啸天!

    “靖国天剑门守将,林啸天,恭迎天子诏书!”

    苏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林大将军不必多礼,此次我等前来,是为游学,并无公务在身,所以,若有打扰之处,还请见谅!”

    林啸天也是面色一怔,手持天子诏,此次前来竟然只是为了游学?

    “信你个鬼!”林啸天心中暗骂,这才注意到这几个年轻人身后的骑士:“嘶,难道这些是传说中的……黑骑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