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69章 半封家书!
    古道之上,一辆看起来十分破旧的马车正在急速奔驰,驾车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孩子!

    “先生,我们这就回去见阿爸吗?”

    “嗯,最多三日,我们就回回到大草原!”

    “太好了,马上就能见到阿爸阿妈了!”

    听着安崽纯真的语气,是那么的朴实无华,让人心动,梅苏长长的一叹。

    “站住!”

    一声低喝响起,梅苏面色微变,“安崽,停车!”

    “是!”

    安崽连忙勒住马车,一脸警惕的冲上来的百十名军士,只听为首的一人轻声盘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梅苏缓缓掀开车帘,轻声道:“原来是军爷!”

    “在下乃是荆安城附近的行商,此次本准备来荆安城避难,没想到竟然连城们都已经关住了,不知诸位大人可有办法,让我们兄弟二人进荆安城?”

    听到梅苏的话,一众铁鹰锐士也是面色一怔,脸上的警惕之意消退大半:“原来如此!”

    “你们如今准备前往何处?”

    “哎!既然战火都已经波及到荆安城,我等只能原路返回,唉!”

    看着书生呆头呆脑的样子,为首的铁鹰锐士大手一挥:“这个时候想要进城,想都不要想!”

    “行了行了,快点走吧,此地也不太平!”

    说完之后,一众人再次重新躲进草丛之中。

    “头,方才那两人有些不对劲啊!”

    许久之后,只听一个汉子轻声开口。

    “嗯?如何不对劲?”

    “如今我们在这一代呆了也有几日,却是从未见过有人前往长安城啊!”

    众人一听,也是反应过来,暗道一声不好,但是此时马车却已走远!

    ……

    夕阳红,东风冷。

    这一片大营一片红灿灿的,一道道人影朝着火海倒下,也有的人不断的被送了出来,片刻之后,那大营的外面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

    “报!”

    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蔺颜侧目看去,只听那人轻声道:“殿下,西岐军师梅苏跑了!”

    “跑了!”

    蔺颜的眼中闪过一丝惊之色:“这么快?”

    “难不成他事先就没准备撤兵?”

    经过一整日的奋战,此时西岐的大营已经被靖军的一把火烧了,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子刺鼻的烧焦味。

    “殿下,要不要追?”

    章邯看向蔺颜,有些跃跃欲试!

    “不追了!”

    蔺颜直接翻身上马,轻声道:“立刻打扫战场,能带走的就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就一把火烧了!”

    “诺!”

    “殿下!”

    正当蔺颜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一道人影快步走了过来,看到蔺颜之后,恭敬行礼:“瑜,参见殿下!”

    蔺颜看到周瑜也是面露喜色:“公瑾!”

    “恭贺殿下,大胜!”

    “恭贺殿下,大胜!”

    周围的几位武将也是送上祝贺,蔺颜微微摇头,轻声道:“这一役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将士战死沙场,何喜之有?”

    “此次回城之后,第一时间将烈士送往西山陵墓,由朝廷户部联合兵部下发抚恤金,由锦衣卫全程监督!”

    “是!”

    “殿下,在下以为,应当立刻派军前去探查两路援军的消息,并且派出人马前去驰援!”

    萧云景的话音一落,便得到了一众武将的认同,蔺颜稍作思忖,轻声道:“可!”

    “先送伤员回城,立刻展开救治,其余兵马,原地修整,等待消息!”

    岳飞微微颔首:“殿下放心便是!”

    如今经此一战之后,蔺颜在军中的声望简直是直线攀升,堪称如日中天!

    ……

    西北荒漠。

    风吹沙动,在这茫茫的荒原之上,能看到的实在是太少了,喊杀声也是逐渐平息了,入目之处,遍地血沙,整片大漠直接被染得猩红!

    看起来有些恐怖。

    “驾!”

    两道哨骑来到这里,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顿时面色一滞,眼中动容。

    有的人断臂残肢,有的人纵使身上插着兵器,却依旧死死的矗立在那里,怒目圆睁,似乎是永恒!

    两个斥候翻身下马,直接牵着马儿一路走了过去,翻来一个腰牌看了看,轻声道:“这些是豫章王的援军!”

    “三万大军啊!三万大军竟然全部在此遇伏!”

    两个斥候双目通红,又是几道飞骑赶来,这是第二波,看到现场的情形之后,也是忍不住泪湿眼眶。

    “快来看,这里有一封遗书!”

    一道惊呼声响起,只见一道道人影飞速狂奔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挚爱吾妻:”

    “见字如面,吾今以此书永别,吾作此书时,尚未世中人,若是你有幸看到此书,吾已为孤魂野鬼!”

    “闲言少叙,吾今日已陷入必死之绝境,我军奉命驰援荆安,却半路遇袭,敌军二倍于我,且皆为骁骑,我军不敌也!”

    “为夫从军旅,战死沙场实属归宿,亦为本分,只是念及父老,幼子,长女,难以瞑目,阵前无笔墨,唯有以血书之!”

    “吾死之后,家中之事应由兄长做主,母亲年事已高,须尽心侍候,大兄为人忠厚,遇事可问询之,长女体弱,当依时加衣强饭,两子年幼,三子尚不能独当一面,待吾五子长大成人,仍以为军士,从军报国!”

    “如今我泱泱大靖,六百年国祚,西岐一弹丸小国,竟然敢以来犯,侵占吾之疆土,辱我无辜百姓,吾虽为一介平民,却懂的家国大义!”

    “若有朝一日,我靖国能驱除鞑虏,收复山河,家中祭祀,莫忘告知,为夫泉下有知,亦可含笑九泉!”

    “吾妻,为夫早去,不能担起家中重任,若是你不能忍受,亦可改嫁他人,但求不负双老,教儿育女,不求富贵,只求温饱,若……”

    那斥候拿着一封血书,眼泪止不住哗哗往下流,这封血书显然是没有写完,只是如此,亦可以让人痛心!

    “你速速回去禀报这边的情况!”

    一个斥候策马回去,剩下的静静地站在寒风中,看着这尸横遍野,脑海中不禁想起一句话:“任尸覆遍野,唯精魂可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