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65章 祁王首战!
    一众武将皆是面露深思之色,许久之后,轻声道:“末将谨记殿下教诲!”

    “传令三军,准备出征!”

    “诺!”

    一声令下,各路将军皆是前往调动兵马,两万禁军,三万长安君,仅剩下的四千刑徒军皆是集结完毕,只听嘎吱一响,封闭许久的城门终于再次被打开了!

    “众将士听令,出征!”

    “此战,不灭西岐不还家!”

    荆安城中的百姓也是纷纷得知将士们再次出征的消息,一个个自发的来到城门处,为三军将士送行!

    “儿啊,为父不敢与你提任何要求,只求你尽到一个将士的职责,战场杀敌,奋勇当先,上无愧天地良心,下无愧君王百姓,为父足慰平生!”

    一个老者望着浩浩荡荡的大军,目光恍惚,呢喃自语:“蛮夷尽驱日,我儿还家时,活着回来!”

    ……

    “驾!”

    蔺颜亲率八百壮士,冲锋在前,身后乃是近万禁军骑兵,万马奔腾,狼烟卷地,蔺晨与蔺颜并肩,目光落在蔺颜的身上,忍不住问道:“皇兄,你怎么……”

    “嗯?”

    蔺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蔺晨再次道:“这些骑士?”

    蔺颜淡淡一笑:“自然是早有准备!”

    “嘶!”

    蔺晨倒吸一口凉气,目光停留在蔺颜的天龙破城戟上,也是愣了一下,这戟至少有百斤重吧?

    但是看着皇兄轻轻松松的抓在手中,毫无压力,忍不住心中吐槽:“同样是一个爹生的,为何人和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万骑奔腾,声势宛如滚雷临空,西岐大营很快就被惊动了,守营的哨兵使劲的揉了揉眼:“敌袭!”

    “敌袭!”

    一道道尖锐的呼喊声响起,只见西岐的大营寨门飞快的关闭,荆安城的城门距离西岐的大营也不过两三里的距离,骑兵只要一个冲锋就到了!

    “不好!”

    看到西岐竟然直接关上了城门,蔺晨面色微变,张弓搭箭,就将门前的一个蛮子射死!

    “皇兄,他们的寨门关上了!”

    要知道,如今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打了西岐一个措手不及,如今西岐的寨门已关,他们短时间之内难以冲入,一但他们反应过来,想要取胜,付出的代价可就多了!

    蔺颜眸子落在那营寨的木门之上,精芒闪烁,胯下的踏雪乌骓马趋势不减,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皇兄!”

    眼看着越来越近,望着紧闭的寨门,蔺晨再次低喝一声,就连城楼上的牧肃也是面色紧张。

    蔺颜充耳不闻,低喝道:“众将士,切记,不要恋战,直接一路冲锋下去!”

    “诺!”

    身后的八百壮士齐声应了一声,似乎丝毫没有看到前方紧闭的寨门,直直的冲了过去,令行禁止,不外如是!

    “不知死活!”

    城楼上的西岐士兵眼中尽是冷笑之色,看着一道道冲锋上前的人影,低喝道:“弓箭,放!”

    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城楼上射了下来,蔺颜嘴角微翘,低喝道:“看好了!”

    “嗨!”

    蔺颜低喝一声,双脚猛地一踩马镫,整个人直接从马上高高跃起,朝着前方冲了过去,手中的一丈九天龙破成戟在空中高高举起,伴随着一声大喝,猛地朝着城门处砸去!

    “给我破!”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不只是身后的一众将士惊呆了,就连寨子上的西岐蛮子也是面面相觑,呆呆的拿着弯刀愣在了原地!

    “杀啊!”

    直到蔺颜一声大喝,身后的八百壮士才反应过来,蔺晨坐在自己的良驹之上,呆呆的看着蔺颜,许久之后,才呼出一口气!

    “众将士,杀敌!”

    顶着城楼之上的箭雨,一众骑兵直接冲锋入营,蔺颜一马当先,几个西岐蛮子顺势挡了过来,蔺颜长戟一扫,直接将几人荡飞出去!

    ……

    “牧将军!”

    “牧将军!”一道急促的呼喊声响起,只见荀攸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城楼:“我听说殿下亲自率兵出征?”

    “正是!”

    牧肃老老实实的回答!

    荀攸顿时有些气急败坏:“殿下他糊涂啊!”

    “战场之上,何等凶险,如今我国朝不稳,殿下正是应该坐镇中央,稳定京都,可是如今竟然……简直是荒唐!”

    “这个……”

    牧肃挠了挠头,也不好说些什么!

    “难不成你们几位将军就没有出面阻拦吗?”

    荀攸见到自己放了空炮,便将炮管对准了牧肃:“牧将军,我等身为臣子幕僚,难道你们身为武将不知道战场之上是何等的凶险吗?”

    “你们竟然眼睁睁的看着殿下亲身犯险!”

    看着荀攸气急败坏的样子,牧肃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无奈:“我们也劝了,只是殿下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几位将军便同意了!”

    “哦?”荀攸怒极反笑:“说的什么话?他一定会回来的?”

    牧肃微微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崇敬之色,轻声道:“殿下说,我靖国之所以能到如今这般境地,便是朝廷腐败!”

    “若是有朝一日,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惜死,皇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何愁天下不定……”

    荀攸的面色突然僵住了,心中的怒气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许久之后,才悠悠道:“殿下当为明主啊!”

    ……

    蔺晨此刻有些心惊,目光落在自己身侧的这些黑甲骑兵的身上,心中宛如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支军队只有八百人,但是,每一个拉出来放在寻常的军队里,足以为成为百夫长!

    他们宛如不惜死一般,面对数倍与他们的敌军,眼中毫无惧色,纵使是一人,也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之感!”

    “杀!”

    一个壮士低喝一声,手中的长枪猛地一刺,直接将面前的一个西岐人刺死,眼中却是毫无波澜,直接看向下一个!

    “这支军队,恐怖如斯!”

    蔺晨静静的看了许久,才冲上前去,目光不时地看着蔺颜,苦笑不已。

    自己这位皇兄实在是太神秘,尤其是这次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像是个谜,太陌生,太惊艳了……

    (这张昨天的,不知道为啥没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