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62章 沙漠上的袭杀
    “沈大人,统共招募多少兵马?”

    蔺颜的目光落在沈海的身上,脸上看不出喜怒,沈海顿时面色一怔,知道殿下似乎是对自己不太满意,连忙弓着身子道:“五千余青壮!”

    蔺颜的面色这才缓和了几分,轻声道:“不要局限于荆安城一地,荆安城东,华阳,寻仙城,等等都可以招募。”

    “诺!”

    ……

    时间一晃,三日时间已过,出奇的是,这三日时间,西岐竟然没有丝毫的动向,甚至没有派出一兵一卒。

    蔺颜站在城头之上,眼中尽是深沉之色:“已经三日了,就算是他们手中有余粮也耗得差不多了,但是为何如此安静?”

    荀攸也是眉头紧锁,手不断搓着衣角,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殿下,怕是北边出事了啊!”

    “嗯?”

    蔺颜顿时面色微变,眼中带着一丝疑惑之色:“什么意思?”

    “周将军烧了西岐的粮草,三日时间,想必西岐早就得知了,但是,如今三天已经过去了,他们确实没有丝毫撤兵或是攻城的迹象!”

    “那么,在下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北边援军?”

    长孙无忌的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浓浓的忧色:“难不成是两位王爷的援军被他们察觉了不成?”

    荀攸面色深沉,凝声开口道:“十有八九是如此,甚至,还有一种可能!”

    “西岐就是打着这支援军的主意,如今他们二十万大军围城,又怎么会不密切监视四方动向!”

    “是我们太过大意了!”

    蔺颜稍作沉吟,眼中也是精芒闪烁不定,许久之后,轻声道:“岳飞!”

    “在!”

    “立刻派人查探西岐大营的动向,传令各军,随时待命!”

    “诺!”

    荀攸面色微变:“殿下,您是要?”

    蔺颜眸子之中带着一丝厉芒:“若是依你所说,此时豫章王和镇北王的大军已经被他们发掘了!”

    “豫章王三万北征军,镇北王的七万北境铁骑,若是他们打这两支军队的主意,至少需要出动十五万铁骑!”

    “那么此时他们的大营,怕是成了一座空城!”

    蔺颜的话音一落,荀攸和长孙无忌相互对视一眼,皆是微微颔首!

    “君无意!”

    “殿下!”

    “立刻着快马传讯周瑜,让他探查西岐大营的动向,一有消息,立刻来报,若是大营空虚,隐藏于敌营一侧,待我军杀出,一举攻入!”

    “诺!”

    说完之后,蔺颜看向岳飞,“鹏举,你有什么注意吗?”

    岳飞微微摇头:“殿下,此时情报尚且不明,这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待探查过西岐虚实之后,末将方能定计而行!”

    “好!”

    蔺颜眼中多了一丝担忧:“若是西岐大军真的对两位王爷出手,镇北王不好说,豫章王的三万大军怕是……局势危矣!”

    ……

    北方的一个苍茫的古道上,两侧皆是茫茫的戈壁,一望无际,天空上晴空万里,成片的云层从天际垂落下来,似乎只手可触!

    “驾!”

    “驾!”

    一道道马蹄的奔腾声响起,只见一道道狼骑奔腾而过,大地之上烟尘四起,这支钢铁洪流绵延数里,奔走之间,飞沙走石。

    “报!”

    一人一骑迎面而来,伴着一声长喝,猛地勒马,拱手道:“将军,北征军距离我们还有半日的行程,皆是轻骑!”

    拓跋雄微微颔首,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冷芒,沉声道:“传令三军,翻过前面这个隔壁之后,全军修整,就地设伏!”

    “诺!”

    ……

    “王爷,最多半日,我们便能走出大漠!”

    一个身披黑甲的将军对着身侧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说道。

    “嗯!”镇北王微微颔首,目光之中多出一丝隐忧:“到荆安城还需要多久?”

    “至少还需要一日半的时间!”

    “一日半啊!”镇北王长长的一叹:“如今荆安城的几万老弱病残,面对西岐的二十万精骑,如何能撑得过这么多天?”

    “希望他们能坚持到我们的到来吧!”

    旁边的一众部将皆是默然不语,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轻声道:“父王,如今荆安城中可是祁王兄主事?”

    镇北王眸子之中也是多了一丝深沉:“不错!”

    “那陛下……”

    镇北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陛下坐镇宫中,授予祁王摄政之权!”

    “嘶!”

    那青年倒吸一口凉气,眼中尽是浓浓的震惊之色:“这祁王兄向来不喜朝事,为何突然……”

    镇北王默然不语,脑海中不禁浮现那道意气风发的身影,名满京华,年轻一辈,无人可望其项背!

    他的才华,折煞诸多才子佳人,甚至就连一些名流大儒也对其钦佩无比,同辈论交!

    他的武艺,横压年轻一代,一手剑法冠绝群雄,他生性豪爽,不拘小节,长长能与三教九流相谈甚欢!

    甚至当年朝中有传言,靖国的霸业,将从祁王殿下开始!

    只可惜,后来因为那件事,陛下龙颜大怒,祁王一气之下离京而去,隐匿多年!

    “他曾经,是个绝世天骄!”

    “本王了解他,纵使是多年过去了,本王依然相信,他是不会变的,如今家国沦丧,他定然不会袖手旁边!”

    “有他在,荆安城,定然无恙!”

    一旁的青年面色一诧:“祁王?”

    见到父王点头,蔺秋不知道自家父王为何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父王为人严谨,向来不轻易评价他人,能够得到他评价的人,屈指可数,无一不是威名赫赫之辈!

    可是,这位在自己印象中名声不显的便宜王兄竟然得到父王的如此称赞,却是为何?

    众人皆是沉默了,镇北王目光神思,最终只是化为一叹!

    “王爷,有动静!”

    一个中年将领低喝一声,目光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镇北王也是面色微变:“小心!”

    “驾!”

    “呜呼呼!”

    “杀啊!”

    一道喊杀声响起,只见四面八方逐渐出现一道黑线,沙尘卷地起,遮天蔽日,吞日吐月!

    “敌袭!”

    “众将士听令!”

    “杀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