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52章 何为家国?
    “快走!”

    只听对面一声大喝,耶律巴巴狼狈的夺马疾驰,牧肃一脸的阴沉之色,单手持枪,猛地一拍马匹,马儿像是受惊了似的,直直的朝着前方冲了去!

    “受伤了还敢追我!”

    耶律巴巴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之色,猛地调转马头,手持弯刀朝着牧肃杀了过去!

    “这个蠢货!”

    那射箭的西岐将领忍不住怒骂一声,直接策马迎上!

    “给我死!”

    牧肃猛地竖起长枪,一往无前,身后的章邯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连忙策马跟上!

    “呵呵!”

    耶律巴巴冷笑一声,若是牧肃没有受伤的话,他还会忌惮三分,但是此刻牧肃已然受伤,他有何惧?

    “看刀!”

    一声大喝,手中的弯刀直接朝着牧肃砍了过去。

    “就凭你?”

    牧肃一声长喝,整个人直接从马匹之上飞身跳起,耶律巴巴嘴角微冷:“自寻死路!”

    说着,一刀直接朝着牧肃的腰间斩了去,谁曾料想,牧肃纵使是单手持枪也是迅猛无比!

    猛地一枪捅了出去,耶律巴巴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你找死吗?”

    看到他竟然毫不躲闪的直直的一枪刺了过来,若是如此,两人必定会同归于尽,断无活路!

    “疯子!”

    耶律巴巴怒骂一声,匆忙挥刀抵挡,但是牧肃此次抱着必杀的决心,纵使是死,也要将其留在这里,岂会给他机会!

    “不!”

    耶律巴巴的眼中尽是恐惧之色,知道已经来不及了,一咬牙,持刀而上!

    “噗!”

    胸前一朵血花绽放,只见牧肃的玄铁长枪直直的刺了过去,将其刺了一个透心凉!

    “你……赢了!”

    牧肃把嘴一列,也是露出一丝血迹,冷笑道:“说过的,今日你必死!”

    “你……不怕死……吗?”

    话刚说完,直接一歪脑子,身子向着下方划去,牧肃缓缓抽出长枪,轻声呢喃:“我也怕啊!”

    ……

    “杀!”

    一个老兵手持一把长枪,一枪将一个骑兵从马上挑了下来,身后猛地一痛,一道透骨的血痕展露在外!

    “嘶!”

    那老兵倒吸一口凉气,龇牙咧嘴,猛地转身一枪刺出,那西岐士兵面色呆滞的倒在地上,口中不断溢出着鲜血。

    老兵咧嘴一笑,“小蛮崽子,跟你爷爷玩阴的,老子闯荡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

    话没说完,一道寒芒直接冲了过来,直接穿喉而过,那老者一脸不甘的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老鬼!”

    旁边一个老者眼中尽是悲色,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枪:“真是个蠢货,该死的蛮子,给爷死!”

    说完之后,猛地朝着前方冲来的西岐将士冲了过去:“给我死!”

    一枪一枪的刺出,不杀人,只刺马,看到人从马上跌了下来,连忙上去补一枪,一枪过后,不管死活,直接闪人!

    “该死的蛮子,竟敢入我中原,杀我兄弟,老夫与你们不共戴天!”

    ……

    荆安城不远处的群山之中,一个破败的寨子裸露在烈日之下,大营之中,数百个盗贼肃立!

    “弟兄们,想必你们都听说了,如今西岐的蛮子们已经打到荆安城下了,如今国难当头!”

    “我等虽为盗贼,但是盗亦有道,我李云今日准备率领弟兄们下山杀蛮子!”

    “有愿意随我一道的,上前吱一声!”

    一声大喝,只见面前的数百个汉子皆是面面相觑,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猛地踏出:“大当家的,俺早就看这些蛮子不顺眼了!”

    “愿随大哥一同杀蛮子!”

    “这些蛮子一路而来,烧杀抢掠,如今更是打到了我们国度,昏君无能,山河沦丧,但我们同为禹皇后裔,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外人在我们的地盘上肆意纵横!”

    “弟兄们说得对!”李云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我们兄弟皆是出身贫寒,不懂得什么深明大义,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祖宗留给我们的江山,不能让外人染指!”

    “兄弟们,准备家伙,咱们弟兄下去干一票大的!”

    ……

    荆安城西七十里,有一座城名为悦阳城。

    城中有一山庄,名曰呼啸山庄!

    呼啸山庄为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势力,威慑一方,颇受绿林中人尊从!

    “在下呼啸山庄少庄主姜泽,多谢诸位英雄好汉前来捧场,共商讨贼大业!”

    “少庄主客气了,护国抗岐并非呼啸山庄一庄之事,如今我靖国山河动荡,呼啸山庄能够深明大义,挑起大梁,我等江湖人士自当响应!”

    “对,我们武林虽然和朝堂尿不到一个壶里,但是这西岐人打的同样是我们的江山,怎能任他们肆虐?”

    姜泽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微拱手,“如今我呼啸山庄已经聚集七百余人,皆是江湖之中赫赫有名的好手,大家愿意前来捧个场子,在下感激不尽!”

    “今日午后,一同驰援荆安城!”

    “愿意听从少庄主号令!”

    ……

    荆安城楼上,蔺颜看着下方一道道人影倒了下去,目光深沉,双手搭在城楼的石墙上不发一言!

    “没想到这些刑徒军竟然会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战力!”

    一旁的君无意忍不住感叹一声,眼中尽是怅然,蔺颜轻声道:“还是那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啊,生逢乱世,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独善其身呢?”

    “位卑未敢忘忧国,上到皇亲国戚,下到黎民百姓,谁的心中又没有一个底线呢?”

    “或许他们会作恶,但是,他们并非无情之人!”

    蔺颜的话音一落,下方的一道人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那是一个年不过三十的中年人!

    “噗!”

    又是一箭射在他的肩头,胸前已经插了三支箭矢了,但是那汉子却是没有丝毫的退却之意,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我堂堂七尺男儿,岂惧一死?”

    “叶某生平杀了不少人,也犯了不少错,本有悔过之心,无心江湖恩怨纷争,纵使是将这条命交给朝廷,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但是,这里是我靖国的疆土,你们外人,岂能染指?”

    “叶某不惧死,却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在我中原肆虐!”

    “杀!”

    一声长喝,三步杀一人,手中的长剑已经变得猩红,剑出杀人,短短的百步,死在其剑下的竟有七八人!

    “哈哈哈哈!痛快!!”

    叶长空大笑一声,身子也是有些摇摇欲坠,身上几乎已经遍体鳞伤,不断有鲜血流出!

    “叶某,不会死于异族之手!”

    “今日自杀于阵前,虽然不能赎回罪过,但是,希望叶某伤及的无辜之人,可以安息!”

    语毕,一剑之下,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眼角刻着一丝泪痕,但是脸上却是挂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