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26章 水淹三军!
    岳飞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若是靖国此时有个十万兵甲,何惧区区西岐!

    可惜,如今算上一众老弱伤残,也不过两万五千人!

    这两万余人,每一个都是一份希望!

    一但西岐成功渡江,自此至京都,不过百余里,以西岐铁骑的速度,少则一日,多则两日,完全可以打到京都!

    届时,才是靖国真正的灾难!

    所以,岳飞输不起,也不能输!

    “立刻撤军,发现沿线的百姓凡是有遗留者,一律捎带!”

    “诺!”

    看着岳飞一脸的严肃之色,两人也是毫不迟疑,厉长城上前一步:“大帅,那我呢?”

    岳飞看向厉长城,沉声道:“长城,你率领一千人,前往后面的丛林,我率三千人在此处半渡而击,一但我们后撤之后,你立刻将砍伐的树木分散在沿途的道路上,以此来延迟西岐骑兵的速度,为我们争取时间!”

    “诺!”

    厉长城的眼中写满了敬佩,大帅不愧是大帅,考虑的就是周全啊!

    岳飞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暗自估摸着时间,千帆同渡,纵横江面五六里,侧眼望去,宛如垂落在江面上的乌云,黑压压的一片!

    “传我帅令,每人用最快的速度将箭囊里的箭矢射完,若是射不完,一但我下令撤退,万万不能迟疑!”

    “若有贻误者,军法从事!”

    “诺!”

    军令下达之后,三千禁军的脸上也是多了一丝肃然,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箭矢,目光望向不远处飘来的船只!

    “射!”

    岳飞一声令下,三千将士一同弯弓搭箭,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头顶飘过,有的落在江面上,激起浪花,也有的射在船体上,当然,更多的箭矢对西岐士卒造成了有效杀伤!

    “敌袭!”

    苏勒低喝一声,暗中估摸伏兵的数量,看到箭矢的规模之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过数千人就敢埋伏我数万大军,不知死活!”

    “今日恰好水位下降,江面至少窄了三十余米,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儿郎们,反击!”

    一众西岐将士也是面色愤然,一个个着手反击,只是片刻就已经将靖军压制,不得不说,作为马背上长大的民族,几乎每个汉子都擅长骑射!

    他们的箭术比之靖国禁军强了可不止一筹,岳飞眸子中闪着精光,沉声道:“还有一刻钟!”

    “向前推进二十步,一定要将他们压制在江面上,不能让他们靠岸!”

    “诺!”

    三千禁军在江岸上排成三排,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就有数百个汉子殒命!

    “他娘的,这些蛮子的箭术还真准啊!”

    一个校尉忍不住爆粗口,大喝道:“瞄准了再射,别射歪了,不要射太快!”

    “噗嗤!”

    旁边几个汉子哈哈大笑,手上的动作果然放慢了许多,岳飞目光不断看着远方的江面,轻声道:“众将士听令,撤军!”

    “撤?”

    “这么快吗?”

    一众汉子稍作迟疑,连忙起身朝着后方的丛林跑去,江面上的苏勒也是面色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靖军竟然这么快就撤了?”

    “哈哈!”一个偏将大笑道:“将军,这些两脚羊的胆子一向如此,他们的皇帝都对我们畏之如虎,更遑论一些小小的喽啰!”

    “是啊,我大岐兵锋所指,靖国还不是闻风丧胆?”

    “回去之后,一定要让王上治拓跋雄的罪!”

    一道道激动的声音响起,苏勒也是得意的一笑:“拓跋将军的才能还是有的,只是胆子太小了,此人难成大器!”

    话音一落,只听一道轰响隐约间从远方传来!

    “什么声音?”

    拓跋雄疑惑地问了一声,目光扫视到江面,瞬间变了!

    “不好!”

    “快,靠岸!”

    “大水冲过来了!”

    一些西岐士卒看到滚滚波浪排上倒海一般的冲了过来,瞬息百步,脸色都吓绿了!

    “靠岸啊!废物,你还愣什么!”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来的大水?”

    “再快一点!”

    一道道惊呼声响起,整个江面之上乱成一团,甚至有船只直接撞在了一起!

    “中计了!中计了!”

    苏勒大喊一声,双目失措,一脸惊惶的在甲板上左冲右突,大喝道:“快,给我靠岸!”

    “铿锵!”

    一声锐响,直接将腰间的长剑拔了出来,大喝道:“快点给我划船!”

    “都去!”

    眼看着那巨大的浪花已经冲到近前,江面上也是变得波涛汹涌,虽然距离还有数百米,但是此时船只已经晃荡的不行了,甚至有些小船直接侧翻了!

    “轰!”

    一声轰响,只见一个四五米高的浪花直接将五六艘小船吞噬,连带着船上的数十人直接没了踪迹!

    苏勒一脸绝望的瘫坐在船只上,眼中已经没有了丝毫神采,嘴中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这怎么可能是靖人的阴谋?”

    直到一朵浪花打在甲板上,直接将其拍飞出去,落入水中,才发出一道惨笑……

    那急湍的江流直接卷走了无数船只,一道道人影随着漂流直至下游,有的挣扎了片刻就被巨浪吞噬!

    “救……呜!”

    有人救命没喊出口就被灌了一肚子江水,直沉江底。

    对岸,拓跋雄死死的盯着江面,看着无数人在河流之中漂泊,沉没,目眦欲裂!

    “这怎么可能?”

    “靖人究竟何人统兵,谋略竟然如此惊人?”

    “靖国何曾出过如此贤士?”

    拓跋雄的拳头紧紧地抓着剑柄,眼中尽是悲凉之色:“我西岐数万儿郎,没有正面死在战场之上,竟然被这无情的江水吞噬!”

    “啊啊啊!我大岐与靖国,势不两立!!!”

    ……

    岳飞静静地站在江岸上,松了一口气,为将者,不可心慈!

    尤其是对这些畜生不如的人渣,三年来,不知多少靖国子民死于他们的屠刀之下,不知多少百姓受辱,他们挖坟掘墓,奸淫掳掠,横行霸道,简直罄竹难书!

    今日,只是开始!

    岳飞眼中露出一丝慑人的冷芒,翻身上马,大声道:“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