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24章 一杯酒
    “参见殿下!”

    牧肃第一个上前行礼,竟是单膝下跪,身后的一众将士皆是面面相觑!

    “参见殿下!”

    看到一道道人影跪下,稀里哗啦的一众将士皆是单膝下跪,蔺颜面色一怔,连忙从点将台上走了下来,走到三军面前!

    “众将士!”

    蔺颜面色肃穆,大步上前,先是将牧肃扶了起来,随后扫视一圈,沉声道:“本王当不得诸位如此大礼!”

    “如今,山河蒙难,百姓受辱,诸位有志之士,能应召而来,本王心中,甚是欣慰!”

    “我靖国国难当头,尔等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舍小家为大家,甚至放下了家中妻小,丢下了家中父母,本王,感动莫名!”

    说着,直接微微拱手,面色肃穆的对着近两千条汉子作揖行礼!

    一众老兵脸上写满了惊讶,甚至有些手足无措,让当今权势最为显赫的一品亲王对他们行礼?

    受之有愧!

    承受不起!

    “殿下,使不得啊!”

    牧肃连忙深深地将身子俯了下去,一脸的惶然。

    蔺颜缓缓起身,脸上的敬佩之意并不是装的,前世在体制内摸爬滚打了多年,若说没有丝毫的心机,他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但是,不管手阴诡也好,卑鄙也罢!

    他对于军人,医者,向来是无比的崇敬,心中也是一片赤诚!

    “如何使不得?”蔺颜笑了笑:“如今我上到朝廷,下到黎庶,身家性命全部寄托于诸位之手,而众将士要顶上去抛头颅,洒热血,以命相搏,守卫我这残破的山河!”

    “他们是最值得尊敬的人,如何当不得我这一礼?”

    “公达啊!”

    蔺颜侧目一看,轻声道:“宣读陛下诏令!”

    “诺!”

    一旁的荀攸连忙走了出来,从怀中取出一卷金灿灿的圣旨,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山河蒙难,西岐入侵,掠我江山,朕号召天下老兵,青壮,有志之士,从军入伍,保家卫国,自此之后,凡是老兵回归,新兵入伍,军饷一律翻倍,可根据军功大小授予爵位田宅……”

    一道道福利从荀攸的口中说出来,下方的一众将士皆是面色经拆,双目呆滞,甚至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

    一个老兵轻声嘀咕道:“还会根据军功分封给我们爵位田宅?”

    “田宅倒是有可能,爵位怎么会?”

    “要知道,从古至今,我等贫贱子弟何曾封侯拜相,那是大老爷们怎么会让我们这些泥腿子登上大雅之堂?”

    “可是,这圣旨在此,还能有假?”

    下方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之声,他们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些的,带着满腔热血赤子心,只求保家卫国蛮。

    荀攸的圣旨读完了,蔺颜的目光瞥到人群中的一道人影,那人微微颔首,看向身侧一人:“会不会是祁王殿下为我们争取的!”

    “如今陛下封祁王殿下为摄政王……”

    那人话已出口,周围便传出一道恍然声:“我明白了!”

    “这道旨意应该是祁王殿下借陛下的名义颁布的!”

    “可是,祁王殿下怎敢逾越?”

    “呵呵!”旁边的一位老兵露出一丝冷笑:“我们今上何曾管过我们的死活,若说这圣旨是他颁布的,我愿以死谢罪!”

    “没想到,祁王殿下竟然如此良苦用心,时至今日,还想为陛下挽回些声誉,真乃人间贤王啊!”

    一声轻叹,周围人似乎也是路出一抹明悟:“祁王殿下竟……”

    顿时,一道道目光落在蔺颜的身上,尽是敬仰之色。

    蔺颜风轻云淡的道:“诸位!”

    “本王以祁王府的名誉保证,自此之后,我靖国军中,凡是有功之臣,不论出身,不问来历,论功行赏,封侯拜将,并无不可!”

    “而且,若是尔等不幸战死,朝廷会为其家庭免税三年,并且发放抚恤金!”

    “此诺,天地可鉴,若有违背,我蔺颜,五雷轰顶!”

    蔺颜直接当众发誓,下方的将士皆是眼眶发红,有人嘶声道:“愿为祁王殿下效死!”

    “愿听殿下号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一个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刻竟然感动的泪流满面。

    蔺颜大声道:“你们不是为本王效死!”

    “而是为朝廷效忠,为百姓造福,护卫我靖国万里山河!”

    “如此,方为大丈夫!”

    “说得好!”

    “殿下真乃贤明之主也!”

    “可惜啊,若是殿下早三年摄政……我靖国何至于此啊!”

    人群中传出一道道扼腕叹息之声,越来越多,似乎在场发生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按部就班,安排好了一般。

    蔺颜微不可查的摆了摆手,人群中有十多道人影不动声色的退出人群。

    “众将士,今日能与尔等在此相聚,乃是缘分!”

    “来人!”

    “在!”

    “取酒来!”

    一声令下,只见一坛坛美酒从马车之中搬了出来,不得不提的是,这几年来,国库被掏得一干二净,但是蔺良的府库之中若是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酒肉池林!

    如今搬出来这些,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此乃宫中玉酿,分与众人,今日本王与诸位同饮一杯,待我靖国四方靖平,本王与尔等一醉方休!”

    “多谢殿下!”

    荀攸静静地看着场中的那道人影,只是短短的半个时辰,六千众,彻底归心,而且还是死心塌地那种,如此手段,当为人主!

    “殿下!”

    看到身侧的侍从拿了一个琉璃盏过来,蔺颜顿时眉头微皱,一把将其丢了出去,大声道:“今日本王与诸位英雄饮酒,换大碗来!”

    那侍从连忙去取大碗,人群之中又是传出一道道大笑声:“哈哈,没想到祁王殿下如此豪气!”

    “殿下豪爽,不从军旅,着实有些可惜了!”

    “今日能与殿下共同饮酒,实乃三生有幸!”

    一众将士喜笑颜开,分发酒水,蔺颜缓缓举起满满的一碗酒,大喝道:“诸位!”

    “今日,本王,敬地上忠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