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17章 半渡而击
    数千位弓箭手直接在江岸上排成一两排,对着对面的战船就是一阵箭雨,拓跋雄看着己方的将士一波又一波的倒下,眼中尽是怒火!

    “给我反击,弓箭手,反击!”

    一道道嘶喊声响起,但是在靖军****般的箭矢压制下,西岐的士卒根本就无法露头,岳飞的眼中带着一丝冷笑,沉声喝道:“抛射!”

    身侧的将士闻言,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将命令传达下去,数千弓箭手一同仰角四十五度左右进行抛射!

    “五十步!”

    “三十步!”

    “二十步!”

    看着冲锋在前方的西岐大军越来越近,射去的箭矢几乎被对面的盾牌拦下九成,直接一声令下:“将士们,杀啊!”

    “杀啊!”

    “护我河山,驱除外虏!”

    岳飞一声大喝,首当其冲,此时,战船上的拓跋雄依旧没有反应过来,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一般,破口大骂:“混账!这些靖军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将军,我们的六千兵马,此时只剩下不到两千人了!”

    “不可能!”

    拓跋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一把抓着身侧的副将,大喝道:“你再说一遍!”

    “我们六千兵马,怎么会只剩下两千?”

    “将军,方才那水鬼……哦不……那潜藏在水下的两脚羊将我们的百余只船只掀翻,凿烂了,我们至少有两千将士都是被淹死的啊!”

    这副将也是有些欲哭无泪,拓跋雄眼中露出一丝怒色,“废物!”

    “一群废物!”

    拓跋雄一把将其推开,一把抓起身侧的大刀,猛地从船只上一跃而下,直接朝着迎面冲上来的禁军杀了过去!

    波涛卷岸,凉风拂面,水雾茫茫,哪家儿郎葬他乡?你住漓江畔,我在荆安旁,手持长戈血满裳!

    待得旌旗传千里,儿愿意侍在中堂!

    声势震天的杀伐声远远的传出去,黑压压的士卒猛烈地交织在一起,光滑的甲片在骄阳的照耀下褶褶生辉!

    “啊!”

    “噗嗤!”

    不时地传出一道惨叫,这片水域很快便多了一抹殷红,那滚滚的江水宛如清洁工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污浊的江岸!

    岳飞手持沥泉枪,一枪横扫之下,至少有三五个西岐将士直接被拍飞出去,他一直冲在最前面。

    身后的将士紧紧地追随着他的步伐,他们从一些西岐的将士眼中竟然看出了些许恐惧!

    “将士们,斩尽来犯之敌,告慰亡灵!”

    萧云景一声大喝,手持一把环首刀,猛地劈开一个袒胸露腹的西岐蛮子!

    “哈哈哈!痛快,男儿当如此,手持护国器,斩尽来犯敌,哈哈,贼将受死!”

    ……

    “快一点,将那块石头一起抬过来!”

    周瑜看着水势减缓,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将军,没石头了!”

    一道呼喊声传来,周瑜顿时面色一怔,连忙走上前去,大声道:“我们不是搜集了近万块石头吗?”

    “都已经用上了,还是不够啊,附近的石头都被我们用光了啊!”

    周瑜瞬间面色一沉,轻声道:“如今这河水的流逝已经被石头堵住大半,你们立刻去伐木,造一些木筏,我有大用!”

    “是!”

    周瑜眼中露出一丝疲色,长叹道:“万万不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

    荆安城!

    皇宫之中。

    “主公,禁军虽然首战高捷,但是江畔之上,却是还有五万余大军,我们此时形势依旧恶劣啊!”

    蔺颜微微颔首,“本王已经传令鹏举,若是事不可为,保存实力,且战且退,如今我们的手中也只有这三万禁军了!”

    荀攸眸子中闪着精光,沉声道:“主公,如今,我们别无他法,单单是靠朝廷之力,怕是有些力不从心!”

    “公达的意思是?”

    听到蔺颜的询问,荀攸沉吟道:“自从西岐侵我大靖之始,西方便不断有流民逃到我们这边来,如今,漓江以东的流民数量至少有七八万之多!”

    “而今,朝中兵力不足,他们流浪于民间,衣不蔽体,寝食难安,若是我们将其纳入军中,一来既能充盈军力,二来也能给他们一条活路,不至于让他们前去作乱!”

    蔺颜闻言,顿时眼前一亮,“公达此言甚是有理,若是能将这股力量纠集起来,稍加训练一番,守城绰绰有余!”

    长孙无忌也是抚了一把胡须,笑道:“以如今国库的库存,完全能养得起一支五万人的大军!”

    “好!”

    蔺颜当即拍板,眼中精光乍现:“辅机,你立刻拟一道征兵榜文,布告荆安百里方圆,着兵部准备招兵事宜!”

    “诺!”

    长孙无忌微微拱手,直接去安排此事,蔺颜稍作沉吟,轻声道:“公达,你写一篇召集令,以朝廷的名义,征召天下老兵回归,共赴国难!”

    “老兵?”荀攸的眼中也是多出一丝异样的光彩,一脸佩服的拱手:“殿下大才,在下佩服!”

    “自先帝以来,我靖国一直奉行军户制,兵农合一,战时打仗,平时务农,只是到了今上,陛下担心民强则反,便直接将其废除,征召青壮,如此一来,留在民间的皆是老幼,便不能揭竿而起!”

    “而西境一战,我军惨败,大多数皆是不战而逃,如今若是朝廷召集,至少能征召数万将士!”

    蔺颜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之色:“如今国破山河,本王别无他法!”

    “攸,愿意主公同进退!”

    蔺颜微微颔首,沉吟道:“这几年,京中的冤假错案不计其数,朝纲沦丧,法不加尊,致使不少百姓喊冤入狱!”

    “公达!”蔺颜目光炯炯:“你立刻拟一道旨意,向天下牢狱召集囚犯,只要愿意为国出力,建立功勋,可以免除刑罚,视其军功大小减轻罪行!”

    “王爷,此举是不是有些冒险!”荀攸的眼中尽是隐忧:“这些人长期在狱中,若是放出来,一但掌控不住,怕是会自取其祸啊!”

    蔺颜笑着道:“公达,本王既然敢将他们放出来,便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这些刑徒是柄双刃剑,若是用的好了,可以伤敌,若是用不好,也会伤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