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15章 水战!
    漓江河畔!

    水岸之上,岳飞收回目光,淡淡的道:“周将军那里可有消息传来?”

    “报大帅,还需一日时间!”

    岳飞轻轻一叹:“想要堵住漓江水,哪里有那么容易?”

    “传令三军,埋伏在丛林之中,将战场打扫干净,弓弩手随时准备!”

    “诺!”

    水面之上,一艘艘船只远远地飘了过来,这些船只大小参差不齐,有的是从周围的渔村征集而来,有的则是刚刚造出来的!

    大的乘载五六十人,小的却是连个帆都没有,只有七八人!

    “今日的水面倒是风平浪静!”

    一艘较大的船只上,一道人影负手而立,望着江岸轻声道:“尔丹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迎接?”

    这中年人面色深沉,眼中尽是不悦之色,旁边的一个文人打扮的中年笑着道:“尔丹将军心怀大志,一直想要建功立业证明自己,说不定已经先行一步攻城略地去了!”

    “哼!”拓跋雄眼中尽是冷笑之色:“狗屁的胸怀大志,明明就是贪功冒进,若是坏了我们的大事,本将定要治他得罪!”

    在这艘船只旁边,有一艘小船缓缓的滑行着,船上只坐了十四五个人,但是划船的就有八九个之多,小船在这漫漫江面上显得格外渺小!

    “乌顺,为什么我们的船这么晃啊,他会不会翻下去啊?”

    一个西岐将士一脸恐惧的坐在摇摇晃晃的船只上,那被称为乌顺的汉子咧嘴一笑:“还真看不出来,我们西岐的勇士竟然也会害怕坐船!”

    “哼!”娄春冷笑一声:“又不是我一个人怕,不过,老子宁愿去杀十个两脚羊也不想再坐一次船了!”

    “哈哈哈!”

    几人顿时放声大笑,下一刻,两个芦苇杆缓缓地飘了过来:“乌顺,你看那是什么?”

    乌顺扭头一看,嗤笑道:“不过是两根芦苇罢了!”

    话音刚落,只感觉船身猛地一抖,直接朝着一侧倾斜过去!

    “怎么回事?”

    “船要翻了!”

    “啊!”

    “救……”

    话还没说完,这只小型船只已经直接朝着一侧翻了过去了!

    “呜啊!救命……”

    刚喊出一半,就直接灌了一口水,疯狂的在水中挣扎着!

    “嘿嘿,下去吧!”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双手直接捆着他朝着水下沉了去!

    “嗷呜!”

    有人看到这艘船只竟然翻了过去,顿时发出一道惊呼:“快看,那艘船竟然直接翻了!”

    “快,过去救人!”

    旁边的一艘稍微大一点的船只连忙朝着那边靠拢!

    “呵呵,来的好!”

    水中,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直接朝着迎面而来的船只冲了过去!

    “噗!”

    手中拿着一个匕首,猛地朝着船身戳了过去,只是戳了十多次,直接将船身凿透了!

    “走水了,我们的船走水了!”

    一道惊呼响起,那西岐的将士一脸恐惧的看着脚下的一个大洞,大呼小叫!

    只是片刻之间,整个江面上至少有近百艘船只发生了侧翻或者是漏水。

    “什么情况?”

    拓跋雄看到数百道人影在水面上不停的挣扎,有的还直接沉入江底或者是直接被江水冲走。

    “将军,不好了,我们的船有好多都不明原因的翻了!”

    一个副将一脸恐惧的说道。

    “什么!”拓跋雄面色微变:“不明原因?”

    “是,有的将士们说,是遇到水鬼了。”

    “水鬼?”

    拓跋雄面色瞬间阴沉下去,沉声道:“传我将领,若是再有动摇军心者,斩立决!”

    “诺!”

    “哼,什么水鬼,你立刻派人给我查清楚是怎么回事!”

    “是!”

    那副将快速离去,拓跋雄朝着对面的江岸看去,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直接水中直接伸出一双手,将一艘小船上的汉子拽了下去,只是片刻间,水面上就多出一丝殷红!

    “那是血!”

    “水鬼!”

    “天啊!为什么这漓江之中会有水鬼,快点掉头,我要回去!”

    一个个西岐将士惊慌失措,拓跋雄站在甲板上,目光停留在水中的芦苇上,顿时面色微变:“水下有人!”

    “来人!”

    “在!”

    一道人影匆忙追上来,大声道:“将军!”

    “传我令,凡是看到有芦苇的地方,用长枪往下面刺!”

    “诺!”

    命令传下去之后,一众西岐将士连忙将长枪往水下刺去,一道惊呼响起:“下面有人!”

    “不是水鬼,是人!”

    “什么!”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们出手?”

    “是那些该死的两脚羊!”

    一众西岐将士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猛地挥动手中的长枪,朝着船身周围刺去,片刻之间,竟然刺死了数十人!

    “哈哈哈!盯准那些飘着的芦苇,每一个芦苇下面肯定有一个人!”

    西岐的士卒摸清规律之后,眼中的恐惧也是逐渐消散,冷稷见状,直接大喝道:“将芦苇丢掉,闭气!”

    说着,浮出水面,猛地吸了一口气,朝着下面扎了去!

    “不要露头,凿开他们的船只!”

    一声令下,水下的一众将士听到了大概,连忙按照命令行事,直接丢掉芦苇,深吸一口气,朝着附近的大船游了过去!

    “兄弟们,来几个人!”

    冷稷看着眼前的一艘大船,大喝一声,顿时水中露出几个脑袋!

    冷稷咧嘴一笑:“搭把手,将他们的船全部掀翻了!”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这只船身足足十多米长,上面乘载着上百人,十多个汉子围在一侧,猛地用力朝着上面掀去!

    “不行啊将军!”

    “掀不动!”

    冷稷面色微变,大喝道:“来人!”

    他们的动静早就惊动了船上的士卒,一个百夫长一脸的冷峻:“弓箭手,放箭!”

    冷稷顿时面色大变:“兄弟们,下去!”

    “一起凿开他们的船!”

    说完之后,十多个汉子连忙下水,但是依旧有人来不及躲闪,直接被船上的箭矢射中!

    拓跋雄望着江面上漂泊着的五人船只,有的直接翻了,有的则是沉下去了,眼中尽是怒色!

    “这些该死的靖人,待本将过江之后,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看着自家将军咬牙切齿的样子,一旁的副将也是轻叹一声:“将军,我们的人至少已经折损千余人了!”

    “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