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8章 整顿朝纲
    一场刑罚下来,岳飞不仅仅将在场的两万将士治的服服帖帖的,就连萧云景,厉长城两个将军也是对岳飞心服口服!

    至于暗中偷看的周瑜,也是自愧弗如!

    二十军棍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打完了,没有丝毫的弄虚作假,实打实的军棍!

    周瑜迈着大步走了过来,看向岳飞,拱手道:“岳将军,周瑜奉王爷之命,助您破敌!”

    岳飞的目光在周瑜的身上扫视一圈,轻声道:“周将军!”

    “不敢当!”

    周瑜的脸上带着一丝谦逊的笑意,看了一眼前方的将士们,赞叹道:“不愧是我靖国将士,威风堂堂啊!”

    ……

    检阅完部队之后,两人便进帐商议出兵事宜,而皇宫之中,长孙无忌也是匆匆回来复命,六部官员也是尽皆感到殿外等候!

    “王爷,如今三万大军的粮草已经准备完毕,我祁王府的府库加上国库的一些残余,足以撑起三万大军半个月的口粮!”

    蔺颜微微颔首,沉声道:“府库掏空了吗?”

    “差不多了!”

    长孙无忌轻叹一声:“最可笑的是,国库中的余粮竟然不足五万石!”

    蔺颜嘴角一冷,淡淡的道:“不急,会有惊喜的!”

    “传六部官员进来吧!”

    那公公快步走出去,通禀一声,顿时一道道人影走了进来,看到蔺颜之后,恭恭敬敬的朝着蔺颜行礼!

    “参见祁王殿下!”

    蔺颜淡淡的挥了挥手,目光扫视一圈,“诸位免礼!”

    沈海站在几人之中,面色颇为复杂,这才短短的半日时间,这位祁王殿下便雷厉风行,将这荆安城掀了个底朝天,又是抄家,又是封城,如今四校的三万禁军也是牢牢地掌控在手中,如此手段,着实令人心惊!

    “不知殿下召我们前来,所为何事?”

    吏部侍郎胡瑞轻声问了一句,蔺颜淡淡一笑:“吏部尚书徐昌明,户部尚书刁保,礼部尚书蔡川,刑部尚书宴安,工部尚书单景,此五人意图背主求荣,已经被我杀了,如今牧肃应该正在带人抄他们的家!”

    蔺颜的话一开口,顿时在几人之中引起一阵轩然大波:“什么!”

    “六部尚书竟然死了五位?”

    “这这这……”

    “王爷,就算是陛下封您为摄政王,也不能随意斩杀当朝正二品官员吧?”

    刑部侍郎有些愤愤的道:“王爷,我们要面见陛下!”

    蔺颜的面色平静,淡淡的道:“陛下身体抱恙,如今所有事宜全权由本王负责!”

    刑部侍郎顿时面露冷笑之色:“陛下身体抱恙?”

    “今日未曾听闻陛下身体不适的消息,而且,就算是陛下封您为摄政王怕是也不会不让我们面见吧?”

    “还有陛下身边的李公公,似乎也是不知去向了!”

    “而祁王殿下硬是不让我们见陛下,难不成是心中有鬼不成?”

    蔺颜面色平静,淡淡的道:“这么说来,这位大人是在质疑陛下的旨意了?”

    “或者说,没有将本王这个摄政王放在眼里了?”

    话音一落,铿锵一声,两个西校将士直接拔剑,似乎只要蔺颜一声令下,立刻人头落地!

    那刑部侍郎见状,脸上多了一丝怒气,一丝嘲讽,“难不成,王爷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砍了下官的脑袋不成?”

    “这天下还有没有枉法了?”

    “我可是陛下亲封的正三品官员!”

    “刑部侍郎藐视王权,斩!”

    蔺颜面色平淡的开口,两个西校将士顿时冲了上去,一人一刀,刑部侍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嘶!”

    在场数位官员皆是脊背一凉,就算是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位竟然敢当着他的面直接对当朝三品大员出手!

    沈海看着一道道惊骇的目光,脸上尽是苦笑之色,这位连六部尚书都敢斩杀五位,莫说一个小小的刑部侍郎了!

    “诸位,谁还有什么异议吗?”

    其他几位官员皆是噤若寒蝉,蔺颜轻声道:“既然没有意义,现在本王有几件事要和你们说一下!”

    “第一,你们几人,从现在开始,官升一级,出任各部尚书,至于兵部侍郎,就顶替刑部尚书吧!”

    此言一出,全场皆是惊骇欲绝,集体官升一级?

    有一种馅饼砸在头上的感觉,要知道,他们之中不少人在如今这个位置可是不知道做了多少年了,甚至很有可能这辈子都难在进一步!

    但是此刻竟然……官进一级!

    这一级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一次简简单单的晋升啊!

    一步之差,形同天地!

    “老臣,多谢王爷!”

    吏部侍郎胡瑞直接对着蔺颜跪了下去,其他人见状,也是接二连三的跪了下去!

    蔺颜淡淡的道:“诸位大人请起!”

    “不过,本王有句丑话要说在前面!”

    蔺颜的眼中露出一丝冷色,缓缓的走到几人的身前,“这些年,若是哪位大人收了不该收的钱,碰了不该碰的银子,现在本王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既往不咎!”

    “否则……”

    蔺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门外大步走进两道人影:“王爷!”

    “来的正好!”蔺颜笑吟吟的道:“事情办完了?”

    牧肃和君无意对视一眼,轻声道:“已经办完了!”

    “说说吧!”

    牧肃上前一步,拱手道:“王爷,末将抄了吏部尚书徐昌明的家,共缴获黄金一万两千余两,纹银七十八万两,珠宝字画不计其数!”

    “审讯之后发现,大多数都是由贩卖官位收取的贿赂!”

    “抄户部尚书刁保的家,共搜出黄金三万余两,纹银一百二十万余两,粮食二十万石!”

    “并且……”牧肃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刁保贪墨国库,将粮草私自贩往永州!”

    “粮草贩卖到永州?”

    “那可是江夏王的封地啊!”蔺颜的目光几乎快要眯成一条线了,目光看向户部侍郎,淡淡的道:“你可知道此事?”

    “下官……知晓此事,但是知之甚少,此事乃是刁大人亲自派人负责,下官不敢过问!”

    蔺颜冷冷的一笑,看向君无意:“你那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