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群雄之千古帝皇 > 第7章 家在漓江畔
    校场之上,岳飞身披甲胄,面色肃穆,“将士们!”

    “如今,我靖国遇到了百年难遇之大难,西岐的铁骑已经打到了漓江之畔,自漓江至帝都,除了我们禁军已经再无可用之兵!”

    一众禁军皆是垂着脑袋,脸上尽是丧气之色!

    “今日一早,陛下下旨,封祁王殿下为摄政王,掌管一切政务,并且,全面阻击西岐铁骑,挽救我国朝命运!”

    听到这个消息,一众将士皆是面面相觑:“这是真的吗?”

    “祁王殿下,封祁王殿下为摄政王?”

    西校的将士脸上尽是惊诧之色,很快便被喜悦所取代,只听岳飞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士们,荆安是我们的帝都,如今,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

    “西岐铁骑三日功夫便能打到荆安城下,难不成,我们便只能干巴巴的坐在这里等死吗?”

    岳飞手握沥泉枪,高喝道:“自从三年前西岐铁骑开始展露狼子野心,我靖国已经割让出去两州之地!”

    “但是,西岐得寸进尺,屡次犯我边境!”

    “我靖国泱泱中原大国,六百年国祚,岂能容区区蛮夷如此羞辱?”

    “我朝子民,岂能容异族欺凌?”

    “我朝将士,岂会朝蛮子俯首?”

    “我朝天子,岂可向小国求和?”

    一道道愤怒的声音从岳飞的口中喊出来,一些禁军的将士也是紧紧地攥着拳头,眼中带着一丝屈辱,九分怒气!

    “今日!”岳飞长枪一举:“摄政王爷有令,倾我靖国六百年国祚,誓与西岐,死战!”

    “死战!”

    “死战!”

    “死战!”

    岳飞的一番言论成功的将两万余禁军的士气调动起来,就连厉长城也是紧握双拳,随着将士们一同大喝!

    周瑜的身形不知何时出现在校场之上,看着那道掌控风云的人影,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敬意,三言两语不只是让这些禁军心服口服,更是将其悲愤转化为信念!

    岳飞看着一道道狂喝的身影,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些兵还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只有南校的一些士卒多了一丝痞性,但是至少还有一个兵样子!

    而祁王殿下亲手带出的西校将士各个精神抖擞,面色肃穆,双目炯炯,身姿挺得笔直!

    “兄弟们,如今西岐的六万铁骑即将渡江而来,我们的漓江以东,还有数十万百姓呢,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我相信,我们之中有很多兄弟的家乡就在漓江以东,我们的亲人就在那里,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父母在西岐的铁骑之下惨遭欺凌啊!”

    “将军,西岐真的已经打到漓江了吗?”

    一个士兵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神色激动的看着岳飞!

    “正是!”岳飞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如今正在准备渡江,最多三日,第一批渡江人马就能打到荆安城下!”

    那士兵顿时有些慌乱了:“我家就在漓江畔……不行,我要回去,救我阿父!”

    岳飞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低喝道:“军法司何在?”

    “在!”

    顿时,军伍之中走出几个大汉,低声道:“此人目无军法,擅自出列,该当何罪?”

    “重大五十大板!”

    “立即执行!”

    岳飞的面色冷峻,沉声道:“本将知道,你担心亲人,忧心故里,但是,本将希望你们不要忘了,这里是军营,你们是禁军!”

    “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可是……我只是想救我爹妈啊!”

    那士兵痛哭涕流,试图为自己辩解:“将军,放我走吧,我救出我父母之后,立刻回归,愿意领罚!”

    岳飞面色不为所动,淡淡的道:“你要回去救你的家人,但是其他人怎么办?”

    “那些死在西岐铁骑下的百姓又有谁救?”

    “在场的兄弟,难道只有你一个人有家吗?”

    “难道只有你一个人的家在漓江河畔?”

    岳飞声如洪钟,大喝道:“还有谁的家在漓江畔,出列!”

    “将军!”

    “将军,我家!”

    “将军,还有我!”

    一道道人影走了出来,竟然有数百人之多,每一个人皆是双目通红,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岳飞指着他们对着那士兵大喝道:“你看看!”

    “难道他们就没有爹妈吗?”

    “难道他们就不但心自己的亲人吗?”

    “他们的家同样在漓江畔,他们就不想回去保护家人吗?”

    岳飞额头上青筋暴起,怒喝道:“不要忘了,你是兵,是朝廷的守护者!”

    “这里是军营!”

    “如今我靖国危在旦夕,本将说了,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靖国的百姓在异族刀下饮恨!”

    “你明白了吗?”

    看着岳飞情绪激动,那士兵也是痛哭涕流:“小人愿意领罚!”

    “你们,可愿随我一同,前往抗击西岐?”

    “将军,末将愿意!”

    “愿意!”

    “将军,我们愿意!”

    “死战不休!”

    一道道激昂的声音响彻校场,三万将士宛如打了鸡血一般,扯着嗓子大喝,岳飞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好!”

    “不愧是我靖国儿郎,如今,我们的肩上担负着不只是我们,更是肩抗靖国六百年国祚!”

    “更是朝廷的最后一道屏障!”

    “祁王殿下说了,若是此战能胜,他在荆安城门,迎接我们将士凯旋!”

    “若是此战败北,祁王殿下愿意协同满朝文武,在这荆安城中,与国同休!”

    “你们……还怕吗?”

    “不怕!”

    “不怕!”

    角落之中,周瑜的眼中尽是骇然之色,此人治军简直是天纵之才,一言一行,皆能牵动三军将士的斗志!

    先是振奋士气,再调动情绪,最后激励斗志,环环相扣,不到半个时辰,这些将士宛如脱胎换骨一般,若说之前有些人是酒囊饭袋,那么此刻,几乎每一个皆是斗志昂扬的钢铁战士!

    岳飞扫视一圈,目光落在那个正在当众受罚的将士身上,低喝道:“多少军棍了!”

    “将军,三十了!”

    “停!”岳飞伸手制止继续行刑的执法军士,大声道:“从今日起,他已经是本将的兵了,我的兵犯错,说明本将治军不严,剩下的二十军棍,由我来替他承担!”

    “行刑!”

    岳飞三下五除二脱掉战甲,直接趴在一个长椅上,霎时间,一众将士皆是面面相觑!

    “愣着干什么,行刑!”

    岳飞再次低喝一声,那两个执法将士才咬了咬牙,朝着岳飞的身上拍了去!

    “将军!”

    那将士热泪盈眶,扑通一声直接对着岳飞跪了下来!

    岳飞低喝道:“跪下干什么?”

    “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君,下跪父母亲,中跪救命恩,其他人,谁也不能跪!”

    “给我站起来!”

    “你们没有吃饭吗?给我狠狠地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