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韦小宝逍遥都市 > 021章:杀气腾腾小警妞
    “砰!”

    小宝摔了个四脚朝天、七晕八荤,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眼里只有一条好粉好嫩的小内内,只见上面有着一个非常咔哇伊的木耳图案,几棵芳草悄悄抬出头来,可爱俏皮得不要不要滴!

    嘘嘘时,从天上突然掉下个小宝哥哥,呃,错了,是从天花板上突然掉下一个陌生的年青男子,一时间,小警妞像是中了定身法,一双杏眼瞪得浑圆,一双羊脂玉似的素手停在了雪白白的小蛮腰。

    一刹那间,小宝眼看直了,头不晕了,腰不痛了,吃嘛嘛香!呃,错了,现在还没到广告时间,章节末端才是啊。

    “……”

    甚至连准备发出的惨叫声也重新咽回了肚子,半晌,小宝嘴里发出了梦呓般的喃喃声:“太美了,太漂亮了,太可爱了……”

    回过神来的小警妞,双手飞快的一提裤子,重新转向小宝时,一张粉脸已瞬间被乌云笼罩,等等,这是不是由粉转黑的节奏啊?

    小警妞的樱桃小嘴呶了呶,小宝以为她要发出惨无人道的惊叫,立即以着闪电般的迅速,瞬间从地上弹起,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

    “嘘!别叫啊,呃,我不是坏……”说到这里小宝自己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尼玛,人家嘘嘘你从天上掉下来,把人家的木耳看了个干净,你还不是坏人?不是坏人,那你躲在天花板上面干什么啊?

    “啊……”

    这回小伙伴们终于听到杀猪一样的惨声了,大家千万不要误会,小宝没把小警妞怎么着啊,这是小宝发出来的啊!

    只见小警妞一把扳住小宝的中指,然后小腿向后一摆,这个动作有点熟悉啊,等等,这招叫什么来着,哦对了,这招叫撩阴腿!

    “砰!”

    小宝立即感觉到一股蛋蛋的忧伤,可小宝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女警已经一个过肩摔,狠狠的把小宝摔在了地上,眼里……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它在天空放光明……呃,不好意思,唱着唱着,忘词了。

    这时小宝才恍然,原来人家根本就是一个行动上的巨人,喜欢直接用拳头来说话!唉,虽晚了点,但小宝好歹也能做个明白鬼,是吧?

    “死色狼,居然连老娘的便宜也敢占,揍死你这个臭流氓!”好凶悍的小警妞啊,简直就是一只人形母暴龙。

    拜托啊,看样子你最多二十有木有啊,怎么称起老娘来了?那爵爷吃点亏,自称老爹好不好啊?

    小警妞活了二十年,木耳自己都没好意思仔细看过,现在居然给小宝看了个通透!于是,小警妞瞬间化身为欧特曼,把小宝当成了小怪兽,揍得鼻涕和泪水齐飞,哭爹喊妈的……

    唉,你说爵爷好好的趴在天花板上,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没招谁惹谁,怎么就这么背啊?

    “喂,警察妹妹,不要打了,再打我就要喊救命了啊!”小宝像只乌龟似的抱着头,卷缩着身躯,发出一声无力的呻吟。

    “你这个死色狼……”

    小警妞粉脸生煞,坚起两条英气中又带着无限妩媚的眉毛,扬起钵盅般的拳头,呃,又不是鲁智深拳打镇关西,形容错了啊!

    是小警妞扬起粉嫩粉嫩的小拳头时,似乎想起了什么,终饶过了小宝一条狗命。等等,我是韦爵爷啊,英明又神武的韦爵爷啊,怎么变成被人饶过的狗命了啊?

    “哼……”

    如果被人知道自己在洗手间揍这个大色狼传出去的话,那吃亏的还是自己啊!所以铁心兰想了想,决定先暂时饶过小宝这条狗命,等回到局里再慢慢泡制也不迟,到时老虎凳加逍遥椅一块伺候……

    “警察妹妹,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小宝苦着那张紫一块青一块的脸,心里却暗暗得意:“好漂亮的木耳,好茂盛的芳草哦,真是超值啊!如果这一切能重来,呃……换多少次揍本爵爷都认了啊!”

    真是个死性不改,记吃不记打的货啊,唉,真是没治了!

    “走!”

    铁心兰掏出一只亮瞎了小宝一双钛金狗眼的手铐,“咔嚓”一声,将小宝双手铐住,像滚车轮一般把小宝推出了洗手间。

    “等待着本爵爷的下场会是什么呢?拘留罚款还是坐牢,天啊,爵爷只是倒霉的从天花板掉下来的时机不对而已啊,用不着对爵爷这么狠吧?”

    一时间,小宝心念百转,想了千百万种可能和后果,偏偏就没有让他如何脱身的办法,咳,只剩余一个办法,那就是他立马死去,然后再次投胎转世。

    这倒是个好办法,反正回到地府有小玄子罩着,比活在这世上轻松多了,但想起地藏王那股子狠劲时,小宝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终彻底沦为了一名甘愿伏罪的不法分子。

    在这电光火花之间,小宝脑子已转了三千七百八十一次,在心里立即做出了一个决定,小宝这个决定非常英明,至少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那就是……

    只见他双手抱着头,“唰”的一声跪了下来,然后伸手一把死死抱住了铁心兰富有弹性的一双修长**,一张脸使劲的往她那双**蹭啊蹭,鼻子猛的一阵抽搐,还没待她反应过来时,小宝嘴里已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

    “英明神武的警察妹妹!天仙化人般的警察妹妹,我……我真的冤枉啊!我只是一个来检查线路的电工呐!”

    尼玛,现在都几点了啊,有你这么敬业的电工么?还有啊,电工身上掉下来的一扎扎钞票又是怎么回事啊,难道现在修理费大涨?

    “我……我家里一百零八岁的老母亲还还等着我买宵夜回去啊,警察妹妹,你就发发善心,行个好,把我给放了吧。”小宝哭得那个惨啊!如果被不知内情的人听到,还以为他娘死了呢。

    呃,等等啊,一百零八岁?韦爵爷,难道你妈韦春花差不多九十岁时才生下你?拜托,就算你要扯淡,也没这么个扯法的啊!

    身体从来没有接触过男性的铁心兰骤然被小宝抱住大腿,须渣子蹭磨着大腿传来的阵阵****。加上小宝腻滑乎乎鼻涕口水不断的暴涌而出,沿着她的裤子“哗啦啦”一个劲的往下直流……

    一时间,她心里不禁又羞又气,精致的小脸涨得红嗵嗵哒,却拿小宝这个无赖没有半点办法。

    “死色狼,赶快给我放手!”

    “不放,除非你答应放我走,要不我死也不放……”

    铁心兰一咬银牙,猛的拔出腰间手枪,声音比寒冬冰渣子还要冷上几分,叱喝道:“你这个死色狼,你想死是吧?老娘现在数一二三,如果你再不放手的话,那老娘今天就成全你!”

    铁心兰充满杀气的声音,令得小宝头皮猛的一炸,暗道:“咦,剧情好像不对啊,这是神马节奏?”

    抬头一看,只见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自己脑袋,小宝的脸立即变得一片煞白,冷汗就像四月回潮天气时墙壁上的瓷砖,不断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