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韦小宝逍遥都市 > 009章:落难爵爷不如鸡
    “唉,钱啊钱,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你怎么就让本爵爷如此痛恨呢?”

    走出酒吧的韦小宝轻轻地摇了摇头,嗅了嗅残留在指间的一缕香气,怅然若失的叹息了一会,随即潇洒的耸了耸削瘦的肩膀,脸上又浮起了一切都无所谓的表情,快步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之中……

    离开酒吧后的小宝,哼着小曲走回了自己贫民区筒子楼中所租的小黑屋,掏出钥匙伸进锁头拧了几下,房门却依然板着它那张千疮百孔的大黑脸,显然已把他列为最不受欢迎的人。

    冰冷月光的照耀下,黑漆漆的房门仿佛在对小宝发出冷冷的嘲笑,他才猛和记起,上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必定是那个胖得似头河马般的包租婆,见对他三番五次催收房租警告无效之后,干脆给他来个釜底抽薪,直接把锁头给换了。

    走出贫民区,小宝从口袋中掏出那本皱巴巴,剩余一串空空零蛋的存折,用力一撕,化为了漫天飞舞的蝴蝶,随风飘荡。

    辛辛苦苦干了三年泥水工,就攒下了这么点钱,还不够小宝泡次妞来着,连最后分手水酒费还要媚妹纸来付,活成这样,小宝心里禁不住再次鄙视了这具躯体原来的那个愣货。

    望着这个酒绿灯红,**横流的冰冷水泥森林,这一切都是这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的熟悉。小宝感觉自己此时就好像一个四处飘荡着的孤魂,茫然间,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了市中心的广场。

    午夜时分,寂寥在四处弥漫,回想起媚妹纸那种心掉进钱眼里的冷漠和势利,小宝心里不禁浮起了那一缕恍如隔世的温柔,精神有点恍惚了起来……

    “宝贝,如果有天我喝下你熬的汤,什么都忘记了,然后投胎转世去了,你怎么办啊?”

    “小宝,我不要你喝这孟婆汤,我要你生生世世都要记着我……”

    想起地府中的孟婆对自己那份比天还高、比海还深的情意,一时间,小宝心中感慨万千!

    转而想起地藏王,他禁不住望着天空,咬牙切齿的大声骂道:“天雷劈的地藏王,本爵爷不就是泡了你妹妹吗?你也用不着把本爵爷往死里整吧?操,你难不倒本爵爷的,你就等着吧,本爵爷如果再回到地府,一定连你大小老婆全部一起泡了,给你丫的戴上十七**顶绿油油的帽子!”

    老天爷似乎在回应他的话一般,只听到“咔嚓”的一声,黑漆漆的夜空忽然之间一片雪亮,无数的闪电如银蛇般盘踞了整片天空,紧接着“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道惊雷在韦小宝旁边的大树劈落,吓得他一大跳!

    小宝望了黑漆漆的天空,禁不住嘀咕:“我靠,不会这么灵验吧,不就是骂了你这乌龟王八蛋几句吗?就招雷劈本爵爷,真是个小气鬼啊。呃,地藏王好像是光棍啊,怎么办?算了算了,反正他妹子已泡到手,说起来他还是本爵爷的大舅哥,以后不骂他就是”

    可是还未待小宝回过神来,滂沱大雨已经如打开了的水龙头般倾泄而下,将他淋成了落汤鸡,此时他心里其实已经非常清楚,七天时间已到,看来一定那什么“九绝天衰”命开始发挥作用了。

    “哼,什么衰命,咱偏偏就不信那个邪,一定要讨上十房媳妇,活得好好的给他看!”小宝想起了幽冥仙子的话,不再提起地藏王的名字,不断的给自己打气。

    九月天气,晚间已渐渐开始变冷,广场供游人休息的凉亭之中,浑身**的小宝身体不断打着摆子,寒风夹着细雨阵阵袭来,令得他直哆嗦,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这些日子天天跟媚妹纸耗在一起,早将那二愣几年苦工才赞下的钱花得一干二净,兜里已经掏不出半个子儿,当下暗道:“堂堂爵爷,怎么可能让这铜臭给憋死?得想个辙捞点钱,明天把这该死的房租交了再说。”

    “哟,这位小哥儿,瞧瞧你,冷得脸都青了哟,要不要找个被窝钻钻,暖和暖和?”

    就在小宝挖空脑袋在为明天的温饱问题绞尽脑汁时,随着阵嗲声嗲气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鲜红长袍,红色高跟鞋的女人缓缓从黑暗中向他走来。

    “咔嚓、轰隆……”

    一声惊雷,电舞银蛇,雪白的雷光若暗若明,那个女人的脸庞就像一张渗白渗白的纸,没有眼睛,也没有鼻子,剩余的那张血盆大嘴,似乎在不断的咯着血……

    “鬼啊!”

    小宝打了个激灵,两腿一阵发软,嘴里喃喃地说:“地藏王,你这千年乌龟王八蛋,不就只是说了你几句坏话么,犯不着找个女鬼来吓唬本爵爷吧。”

    “哟,小哥儿真会说笑,可是人家胆儿小,被你吓唬到啦。”那女人一听,身体忍不住打了哆嗦,脚下步子不由加快了几分。

    小宝一见,脸色都青了,颤抖着说:“你、你是人还是鬼,你、你不要过来啊你,本爵爷可不怕你,阎王老儿可是本爵爷的师父加铁哥们,你、你还不赶快走,要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他将你打入十八层阿鼻地狱!”

    “什么是人是鬼的呀?小哥儿,你的话真是伤透人家的心了,人家长得有这么丑,这么恐怖吗?人家是个活色玉香的媚妹纸好不好?”

    闻言小宝这才拍了拍胸膛松了口气,郁闷的说道:“我说那个……长得恐怖不是你的错,可是你半夜三更的跑出来吓唬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借着凉亭的灯光,只见那女人穿着件鲜红雨衣,脸上厚厚的粉底和胭脂经这雨水渗透变得一塌糊涂,鼻子不像鼻子,眼睛不像眼睛的,嘴唇处的口红随着雨水缓缓地往下渗,咋看之下,还真像一个在不断咯着血的女怨鬼。

    “小哥儿,你冻着了?来我家泡个热水澡,然后在被窝舒舒服服的躺上一躺吧,若不是的话,很容易感冒的呀,还有……人家可以为你提供特殊服务的哦。”

    一听那女人所说,小宝的心里不禁暗道:“想不到现在的鸡可真是敬业啊,这么大的雨居然还跑出来揽客!”

    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宝贼亮贼亮的眼珠子一转,问道:“这么大的雨天让你们这些姑娘跑出来揽客,难道你们院里没有****吗?

    没办法,连栖身之处都没了的韦爵爷,现在连只鸡都不如,所以在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重操那份最原始的旧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