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韦小宝逍遥都市 > 007章:人生本是一出戏
    今朝有酒今朝醉,那管明日瓦上霜!

    小宝就是小宝,“忧愁”两个字对他来说,就好像擦过屁股的手纸一般,片刻间,就已被马桶冲得无影无踪。

    完全消化整理好前任主人所留下的记忆后,小宝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下意识摸了摸瘦弱单薄的胸膛……

    摸了半天,终从一个极为隐蔽的内袋里,掏出一本皱得就好像刚像咸菜般的存折,翻开看了看,嘴角不禁扬起了一道弧线。

    六天后。

    当夕阳怀着不舍心情缓缓沉入海底,夜幕渐渐降临,街道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潮水般喧哗了夜色。次第亮起的华灯,以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逐渐映亮了天空,迅速点燃了整座都市的热情。

    扬市中心的娱乐区,一个个衣着时尚,来去匆匆的男女,在不断闪烁的霓虹灯下面,夜店内外的大呼小叫,恣意放纵的人群,到处弥漫着堕落的气息。

    一间酒吧内,吧台边,一对年轻男女此时正腻在一起。

    年轻男子的相貌纯属于那种一旦扔到人海中就会迅速沉没,连个水泡也不会冒起的那种人。但是,那张极为普通的清秀脸上,却长着一双充满灵动邪气的桃花眼……

    只见他那两道极为清秀的眉毛,给了人一种无限舒心之感,眉下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睛,贼亮贼亮的,不时闪动着几分玩世不恭的色彩,隐藏着一丝不为人所察的狡黠以及沧桑。

    女的很性感,栗色长发如瀑,精致的小脸,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中略泛桃花,时不时抛出媚眼,不知勾走了多少来往过客的魂魄,猩红迷人的樱唇微微嘟起,令人忍不住想上前品尝一下那芳香的味道。

    胸前那两团浑圆饱满,大有撑破她那薄薄的窄身低胸小T衫之势,白腻如雪的胸部挤出一道让人恨不得永陷其中,就此沉沦的沟壑!

    纤细的腰肢柔软地向下延伸着,猛地隆起,形成了让人喷血的臀线,那挺翘的两辨拱圆在勉强包裹得住的牛仔短裤下,更是诱人心弦……

    这对年轻男女的环保意识显然已深入骨髓,因为此时两个人就好像叠罗汉般坐在一张吧椅上,节省了空间,没露一丝裂缝!

    两个腻在一起的年轻男女,不断挑拔着旁人脆弱的神经视线,忍不住一阵剧烈跳动,时不时作出种种亲昵之举,招来了无数男子妒忌如火般的目光,恨不得立马一把将那年轻男子扔到大街上,好以身相替。

    小宝看着怀中巧笑嫣然的美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那比脸还要干净的口袋,心中不禁泛起几分酸涩与不舍。

    真是尤物啊,如果没有去掉脸上的那层粉,配着她那傲人的身材,其实也并不比阿珂老婆逊色多少,唉,只可惜,本爵爷命中注定与她只能有这么一段露水的缘分了。

    酒吧中昏暗暧昧的灯光下,女子抬起那张深埋在韦小宝胸膛里面、精致无比的小脸,对小宝嫣然一笑,发出比那拂过江南柳堤的春风、更要温柔甜腻的声音,轻声唤道:“小宝……”

    显然,怀中女人无疑是个中高手,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种蚀骨**的狐媚,更是懂得什么气氛下用什么样语调说话,可以勾起男人心底间最原始欲.望的深谛……

    果不出其然,闻言之下,韦小宝削瘦的身躯猛地一震,身下的小小宝情不自禁地起立致意。咳——没办法,小小宝一直都是这么热情四溢,文明有礼的,特别是当它看到漂亮女人的时候。

    “真是个骚得要命的尤物啊!若是她在老妈当年的丽春院,一定是头号红牌。”韦小宝心里再次响起了一阵难舍的叹息声。

    “小宝……人家的车子又坏了,只好坐出租车来见你,那司机好坏哦,趁机吃人家的豆腐,讨厌死了,小宝……这几天市里有车展,人家去看了,其中有一款奥迪跑车好漂亮哦,小宝……”

    怀中尤物风情万种,不时扭动如蛇般躯体,樱桃般的小嘴几乎与他的耳朵贴在一起,柔软的香舌随着说话吞吐之间,像小猫似的舔着他的耳根。

    但是,她的话就好像一桶冰水浇灌而下,令得小宝的身体立即打了个冷颤,满腔燥动如坠冰窑,残留心里最后一丝不舍在一刹那间荡然无存,满脑子的幻想顿时一扫而空,立马恢复了理智。

    小浪蹄子还真敢开这个口啊,手包香水之类的,爵爷勉强凑合一下方便面过几天还能满足一下你,现在你丫的居然让本爵爷送你跑车,我靠,还奥迪?奥你妈的迪啊!

    唉,难道退隐江湖多年,原来英明神武的韦爵爷现在功力已经大退,看起来就这么像个冤大头?

    昏暗微弱的灯光下,韦小宝眼中浮起了落寂和伤感之色,原本二人腻在一起,亲密无间的氛围中,一丝淡淡的忧伤渗了进来。

    一阵沉默,韦小宝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嘶哑的嗓音带着无限的沧桑与感伤……

    “唉,媚妹纸。”

    “呃,小宝你怎么了?”

    感觉着不断冷却的氛围,怀中媚妹纸两条柳眉禁不住轻轻的皱了起来,原本如火般的娇躯逐渐冰冷,语气中那种**蚀心的韵味此时已荡然无存。

    看着怀中这个与自己有了四、五天纯洁友谊的女人,小宝却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沉吟一会,还是想不起她叫啥名字!算了,不想了,最终决定还是用“媚妹纸”这个称呼叫她。

    韦小宝在心里迅速酝酿了一下情绪,眼里立时泛起阵阵难以舍弃和伤心欲绝的泪光,无限伤感的说道:“唉……我的意思是说,亲爱的媚妹纸,我……我们还是分手吧。”

    怀中的美媚一听,整个人就好像如触电一般,“呼”的一声,立马从小宝怀里面弹射起来,吃惊的睁大杏眼瞪着韦小宝。

    片刻间,媚妹纸精致的小脸上幻起了十八种颜色,最后化为无限伤心失落,难依难舍的说道:“小宝,这是为什么呀?下午在浴室里面你还说愿意为人家付出一切、一生一世都要在一起的,现在怎么又要和人家说分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唉……”

    小宝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旋即双手捂着脸,一滴泪水从顺着指缝空隙间悄然滑落,恍若几天以来无限美好、甜蜜的时光一去永不返,再也难以挽留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