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日英雄联盟系统 > 第十六章 德玛西亚的正义
    “砰。”

    一声轻微的响动从屋外传来,朱清被惊醒了。

    “张承阳?”

    她只当是张承阳醒了过来,回头一看,漆黑的房间中已经空无一人。

    “走了吗?呼,我怎么睡这么死啊。”

    她无力的抚着额头,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几缕发丝贴在了脸上。

    屋中着实热的很。

    看了一眼表,时间还早,她还有很多时间。

    家里的煤气还有些,要不要烧个菜?他心情不太好,如果能吃上合口的东西,心情也会好上一些吧。

    朱清心中盘算着。

    甩了甩被压的酸麻的胳膊,她向屋外走去。

    但就在她的手放到门上的是一瞬间,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是如此的凄厉。

    这是野蛮人临死前的哀嚎。

    院中如同开了个锅一样,野蛮人的惊呼不断响起。转瞬之间,便有三个野蛮人与她永远失去了联系。

    这是怎么了?

    朱清心中有些慌乱,不禁后退了数步。

    下一刻,房门被撞开,只见一个野蛮人提剑冲了进来。

    “首领,有,有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人便到了下去,只见在他背后有着一个拳头大的血洞。

    “唔。”

    朱清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让自己不要叫出声。

    她不停的后退,直到靠到墙壁上方才停下。

    右手一挥,一扇木门凭空出现屋中。

    木门被缓缓推开,其中发出耀眼的光芒,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一个个野蛮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足足有六个。

    还不够。

    朱清从口袋中掏出了几枚幻想结晶,兑换成了圣水,开始继续制造野蛮人。

    六个野蛮人将她护在中间,戒备的望着门口。

    但是却始终没有什么东西闯进来。屋中一片安静,除了呼吸声外,便在也没有任何声音了,似乎之前的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怎么回事?莫不是走了吗?

    不止是朱清这么想着,这些野蛮人也是如此。

    又过了几分钟,这些脾气暴躁的野蛮人终于沉不住气了。

    其中一个点头示意了一下,率先走了出去,其余野蛮人谨慎的跟在他的身后。

    跨过了门口的墓碑,野蛮人来到院中。

    一片平静,除了新增了三个墓碑外,再也没有其他生物的身影。

    小心的查看了一番后,野蛮人这才回过身来,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开始说出猜测。

    “首领,好像走了。”

    但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却是落到了他的身后。

    “小心。”屋中众人脸色一变。

    野蛮人若有所察,回身便是一剑,其他野蛮人也呼喊着冲了上去。

    “咯咯咯。”

    一阵奇怪的响声传出,野蛮人一剑扫向了它的脖子,却被那怪物用手握住了。

    野蛮人回撤一步,便想抽回自己的剑,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全部抽走了。

    “怎么会?”

    野蛮人低头一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只见一只干枯的手上正握着一颗血红的心脏。

    一声怪叫,似狂笑一般,那怪物一脚踢在野蛮人的尸体上飞身后撤,落回了院子中。

    月光下,朱清终于看清了这怪物的样子。

    瘦,很瘦。

    这是朱清的唯一印象,这怪物的身上看不到一点肉,干枯的皮肤下就是嶙峋的骨头。月光下的它,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诡异的影子。

    “丧尸变异体(速度型):拥有恐怖的速度,如同黑夜中的刺客一般。”

    这怪物似乎知道朱清才是这里的主人,浑浊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忽的它嘴角一扯,露出了恐怖的微笑,竟将手中的心脏一口一口吞吃了下去。鲜血飞溅,沾满了它的脸。

    “杀了它。”

    这一幕激怒了所有的野蛮人,一声嘶吼,屋中的野蛮人纷纷冲了出去。

    变异体丧尸一跃而起落到了墙上,随后又飞身而下,将一个野蛮人扑倒在地。右手挡住了他拼死还击的一剑,张开大嘴向下一扯,野蛮人的脖子便被撕开了大半。

    其余野蛮人挥舞着剑砍了上来,这怪物原地一转,荡开了野蛮人的攻击。灵巧的一跃跳出了包围圈,同时回身一拉,将一个野蛮人拉倒在地。

    一旁的野蛮人挥剑砍来,这丧尸竟然拉起了野蛮人挡到了自己的身前。

    那野蛮人慌忙收剑,丧尸阴阴一笑,将怀里的野蛮人扔到了一旁,利爪一挥便撕开了他的胸膛。

    接着它不退反进,越过了地上的尸体扑向了后方的野蛮人。

    这些野蛮人慌忙迎战,丧尸却是灵巧的穿梭在这些剑中,这些野蛮人非但没能伤到它,反而被它掳走了一个。

    丧尸跳到了墙上,对着怀里野蛮人的脖子便啃了下来。

    温热的血灌入了口腔,这丧尸很享受这种感觉,不禁惬意的眯上了眼睛。

    “唔......”

    那野蛮人挣扎着,鲜血顺着脖颈不断淌下,片刻之后便彻底失去了生机。

    “砰”。

    丧尸随意的将尸体扔到了墙下,目光越过了这些野蛮人望向了门口的朱清。

    恩,皮肤娇柔水嫩,味道一定很香甜。

    它不禁伸出了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看着这一幕,朱清的脸色不禁苍白了起来。

    “咚,咚,咚。”

    缝合怪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如同死亡的钟声的一般。

    虽然喝下了**药水,可是腿上伤势太重了,根本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愈合的。

    张承阳忍者剧痛挣扎着向后爬去,同时发动了邪鸦附体。

    四只黑鸦没入黑暗之中,转瞬便出现在了缝合怪的身旁。

    “砰砰砰砰”四声闷响传出,缝合怪连遭重创,身体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后退了数步方才稳住了身形。黑鸦再次出现带着大量的生命力没入张承阳的体内。

    绿光大盛,张承阳粉碎的右腿快速愈合了起来。

    拖住,只要拖到他的右腿愈合,他就能活下来,他就能反杀这只缝合怪。

    张承阳心中很清楚,他是要强过这怪物的。

    然而他知道,缝合怪也很清楚。

    低吼了一声,缝合怪晃动着巨大的身体冲了过来。巨大的体型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力,即使黑鸦不停的撞击也很难再阻拦他片刻。

    一拳砸下,张承阳勉强向旁一滚,拳头砸起的碎石迸溅到了张承阳身上,打出了数个血洞。

    伴随着一声嘶吼,缝合怪大手抓向了张承阳。

    一片阴影笼罩了下来,然而张承阳却并没有看着它,他的目光飘向了四周,不停的搜寻着。

    东西,我需要一个东西,无论是什么,什么都行!

    突然,他眼前一亮。

    那里。

    “走。”

    一声咆哮,张承阳的身影化作了一片光影迅速逃向了远方。

    缝合怪抓了个空不禁愣了一下,它茫然抬起了头,却发现张承阳的身影出现在了道路的另一边。

    失去右腿的张承阳刚刚出现便趴到了地上,他眼前的景色不停的变换着,一方是他所见,而另一方是院中侦查守卫所看到的。野蛮人在那怪物的攻击下已经死伤大半,朱清撑不了太久了,他必须要尽快赶回去。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能够活下来。

    不过挣扎着向外爬了数步,缝合怪便已经追到了身旁。

    这一次他逃不走了。

    碧翠丝拼命护主,奈何缝合怪皮糙肉厚毫不在乎,顶着黑鸦的攻击,两只手向下一捞握住了张承阳。

    “吼。”

    一声嘶吼,缝合怪双手开始用力了,这怪物竟然要生生捏死他。

    身体内部传来了不堪重负的响声,张承阳双手撑在怪物的手上,拼命挣扎着想要逃离,但是凭借他的力量又怎么能够做到。

    体内的骨头一根根断裂,锋利断口刺穿了皮肤露了出来,血管崩裂,鲜血顺着身体淌下,张承阳已经化作了一个血人。

    下一刻,他的心脏破裂了。

    挣扎停了下来,张承阳眼睛闭上了,脑袋无力的歪了下去。

    “哇哇哇哇。”

    碧翠丝发出凄厉的叫声,似乎在为自己的主人默哀。

    缝合怪好奇的晃了一下,手上的尸体如同一个破烂布偶无力的摆动着。

    他死了。

    缝合怪将尸体随手扔到了地上。

    挠了挠头,它向着远方走去。

    它要去寻找新的怪物,杀死它们,然后将它们的尸体融在自己的体内。

    杀戮,捡尸,这便是缝合怪生存的全部意义。

    其实这个人类的身体也不错,可惜被它弄坏了。

    咦,天怎么亮了?

    缝合怪疑惑的看着空中,却见一片金光将这方天地笼罩了起来。

    与此同时缝合怪身上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印记,这是一把剑,双手重剑。

    德玛西亚!

    一个雄浑的吼声从冥冥之中传来,响彻了这方天地,缝合怪的心中涌出不祥的预感。

    逃,快逃!

    它迈开步伐向着远方逃去,同时不停的拍打着身上的那个印记想要将其抹除,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徒劳罢了。

    呼啸之声自空中传来,如同陨石降落,一道金光撕裂的天际。

    这是一把剑,一把由金色的光芒所凝成的剑,从天而降,宛若神迹。

    “砰”。

    巨剑贯穿了缝合怪的身体,插在了地上,大地猛地一震,这一剑似乎要将这方天地都颠覆了一样。

    地面向下陷去形成了一个巨大圆坑。一股气浪袭来,将张承阳推了出去,而那缝合怪的身影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