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日英雄联盟系统 > 第十五章 缝合怪
    我错了吗?

    没错,一方是人一方是怪物,是个人都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但是我为什么会这么不舒服?

    难道身体变成怪物,心也跟着变了吗?

    怪物?人?

    一股火气突然窜了上来,张承阳一拳砸在了墙上。

    暗红色的鲜血渗了出来,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拳印,而疼痛也让张承阳一点点冷静了下来。

    “你,怎么了?”

    朱清轻柔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张承阳心中微惊,失神之下,竟连朱清打开院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尽可能看起来正常一些,张承阳转过身来。

    “没什么。”

    朱清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目光望向了墙壁。

    张承阳见状身体微不可察的移动了一下,挡住了墙上的拳印。

    “怎么还没睡啊?”张承阳转移了话题。

    听了他的话,朱清幽幽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哪里睡得着啊。”

    她说话之时,目光顾盼,神情之间透露出了些许幽怨,粉嫩的唇微微勾起,如若糖果让人想要一品其味。

    张承阳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了,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连忙移开了目光。

    这个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破晓了。

    朱清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看了一眼天空。

    “快进去吧,太阳要出来了。”

    她轻声说道,她还不知道张承阳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有很多事情都不愿意跟自己将,但她知道他很畏惧的阳光。

    “恩。”

    张承阳点了点头。

    一进屋子,朱清便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张承阳,事情......”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承阳堵回去了。

    “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晚上还要出去,尽快造出大本营,也算是有个保障。”

    张承阳的语气中略带着乞求的意味,朱清不禁愣了一下。

    “这样啊,那......你早些休息吧。”

    “恩,抱歉了。”

    张承阳露出了歉意的笑容,他知道朱清很担心的他,但是有些事情是真的没办法说的。如果可以,他希望让晚上发生的那一切永远烂在肚子里。

    闷头走到了墙边。

    地上已经铺好了被子,是朱清弄得。

    屋中只有一张床,自然是归朱清了。

    张承阳没有说话,倒头就睡。

    他是真的累了,今天的事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不久后便传出了轻微的呼吸声。

    你倒是睡了,却什么都不说,让我怎么办啊?

    良久,屋中传出了朱清的轻叹。

    张承阳这一睡,便是一整天,直到夜晚再临,方才清醒了过来。

    从地上爬了起来,却发现朱清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只是她睡得并不安稳,秀眉微皱,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

    张承阳没有叫醒她,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

    一打开房门,夜风便吹了过来,让张承阳精神一震。相比于屋里的闷热,外面倒很是凉爽。

    四个野蛮人蹲在墙边,一人一个面包啃得正欢。见到张承阳出来,便站了起来。

    张承阳连忙对它们摆了摆手,指了指屋中,压低声音说道:“你们首领睡着了,你几个动作小点,别把她吵醒了。我出去了。”

    野蛮人看了屋中一眼,小心翼翼说道:“哎,我们明白了,您小心些。”

    张承阳点了点头,便离开了院子。

    今夜的目的很明确,要把建造大本营所缺的2000金币刷出来。

    大本营建造需要三天的时间,而朱清目前只能同时建造一个建筑物。先建造大本营,然后在建造期间将兵营的钱刷出来,这样可以保证建造的速度。

    这一次张承阳并没有再局限于龙怀街附近,他瞄准了更远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将他拖在龙怀街了。

    经过昨晚的事情,张承阳很清楚那些丧尸是不会来攻击朱清的。

    在那些丧尸看来,张承阳是它们的同类,一个有些奇怪但是很强大的同类。

    拥有智慧的它们是断然不会袭击的同类的。

    清冷的月光下,张承阳单薄的身影在一只只食人魔中窜梭着。

    “左边。”张承阳低吼了一声。

    围绕在身旁的黑鸦的立即扑了上去,撞向了食人魔的右臂之上。

    “咔嚓”一声,食人魔的手臂诡异向后偏折了起来,木棒也飞了出去。

    阿尔法突袭。

    张承阳身影瞬间消失,四周的食人魔的攻击同时落下,但都打了个空。

    黑暗之中一片光影将那受伤的食人魔笼罩了起来,眨眼间,那食人魔的身体便化作了数块。

    张承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场内,身体扭动了几下,避开了接下来的攻击,手中的多兰剑向前一扫划过了一只食人魔的脖子,食人魔的头颅便滚落了下去

    剩下三只食人魔同时挥舞着木棒砸了下来,四只黑鸦主动撞了上去、

    食人魔的攻击一滞,张承阳就地一滚,滚出了它们的包围圈,连挥数剑,这三只食人魔闷哼了一声便倒了下去。

    战斗结束了,看着满地的尸体,张承阳不停的喘着粗气,眼中猩红一点点退了下去。

    将幻想结晶全部带回后,碧翠丝落到了张承阳的肩膀上,它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承阳,不是很明白这个平时很是谨慎的人为何今天会如此疯狂。

    收起了结晶,张承阳来到了路旁的树阴下,从放在树坑的背包里取出一瓶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虽然实力远超食人魔,但是因为性格的原因,之前他都是一个一个引来逐个击杀。而刚才,他却一口气引了五只。

    本能告诉他他需要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他的心中压着一团火,只有战斗或者说只有用血才能浇灭。

    “砰”,地面突然一震。

    张承阳抬头一看,却见街角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高大四米,如同一座小山一般。与食人魔一样,这怪物的身上同样有着针线缝补的痕迹,但是这次缝补在一起并不是一块块肉,而是一具具怪物的尸体。有丧尸、有食人魔还有很多张承阳没有见过的恐怖的生物。

    “缝合怪:多种怪物尸体聚集形成的怪物,体型越大实力越强。”

    这缝合怪的手里拖着一具食人魔的尸体,庞大的尸体在它手中就如同一个玩物一般。

    很快它发现了张承阳,手中的尸体被它扔了过去,随后它大踏步的向着张承阳冲了过来。

    张承阳向后一滚,尸体擦着他的衣角而过砸到树上,碗口粗的树干断裂开来倒了下去,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

    张承阳半跪在地上,眉眼低敛,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缝合怪冲了过来,如磐石一般的拳头砸了下来,他这才抬起了头。

    身影一晃,轻松避开了缝合怪的攻击,人便闪到了缝合怪的身后。他一跃而起,对着缝合怪的脖子便砍了下来。

    利刃划过缝合怪的后颈,暗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一击得逞,张承阳迅速后撤。

    缝合怪愤怒的回身,挥舞着拳头砸向了张承阳。它的力量十分恐怖,每一拳都如惊雷一般,落到地上便是裂纹纵横,石屑纷飞。

    而张承阳则凭借着自己的速度,如同一只蝴蝶一般,灵巧的躲避着缝合怪的攻击。

    长时间的战斗,让张承阳对身体各部位的使用越发熟练,梦中的经历与现实的经验相结合,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了一个老兵。

    “就是现在。”

    缝合怪大步踏前,无声无息中,四只黑鸦悄然聚拢,一起袭向了它支撑身体的那条腿。

    “吼。”

    一声惨叫发出,缝合怪的右腿在一片黑羽之中溃散,一具具尸体滚到了一旁。

    向旁一闪,避开了缝合怪倒下的巨大张承阳来到了它的头部,双手持剑对着它的脑袋便捅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张承阳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这是院子东面侦查守卫看到的场景,那生物速度奇快,眨眼间便穿过了巷子跃入了院子中,而院子的里野蛮人还浑然不觉。

    不好,朱清有些危险。

    张承阳被眼前的景色搅乱了心思,手中的动作也是一慢。

    缝合怪抓住了机会,巨大手掌呼扇过来,张承阳回过神来,连忙向一旁扑去。但却为时已晚,一条腿已经被那怪物握在手中。

    “啊。”

    一声凄厉惨叫从张承阳口中发出,剧烈疼痛让张承阳眼前一黑,他的右腿被捏碎了。

    缝合怪随手一扔,张承阳便飞了出去。

    它缓缓爬了起来,溃烂的尸体渐渐聚拢,随后再次形成了它的右腿。

    缝合怪复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