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末日英雄联盟系统 > 第七章 特殊体质
    两天,张承阳昏迷了两天。在这两天里张承阳高烧不断,偶尔清醒过来,对外界也是朦朦胧胧的,似睡似醒。

    只是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照顾自己,不停的用湿毛巾帮自己擦擦身子间或的喂些稀粥一样的食物和水。

    就这样过了两天,随着烧一点点退了下去,张承阳方才渐渐清醒了过来。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上方,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屋中有些昏暗,些许光亮从窗户透了进来,让人难辨时间。雨还在下,但是小了许多,在屋中只能听到细微的响动。

    我这是怎么了?

    张承阳只觉的身体有些乏力,头有些痛,昏迷前的事情却是一片模糊怎么也不想起来。他闭上眼睛喘息了片刻,头痛稍减,一些记忆的碎片涌现了出来,他这才大致回想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倒真是千钧一发啊。

    想到最后一幕,张承阳不禁有些后怕,若是朱清再晚一步,自己就要被那些怪物撕成碎片了吧。而另一方面好在朱清还算沉的住气,等到造出一定数量的野蛮人方才开门,否则两人依旧难逃一死的命运。

    休息了片刻,等到身体有了些力气后,张承阳便欲起身。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捆在了床上,愣了一下,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想必这是朱清害怕自己的变异吧。

    扭过头便想叫个人进来给自己松绑,却听到身旁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向下一看就看到了趴在床沿的朱清。

    这姑娘此刻正睡着深沉,头发有些凌乱的披散着,几缕发丝粘到了脸上。透过微开的领口,可以看到大片细腻如凝脂的肌肤。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朱清嘤咛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两人双目相对,朱清一愣,随后轻舒了口气,身体一点点放松了下去,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你醒了。”

    “恩,这几天麻烦你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慵懒,朱清脸蛋微红连忙坐直了身子,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轻声说道:“哪有,应该是我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怕就被那些怪物给吃了。”

    顿了一下,朱清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起身,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剪刀。

    她看着张承阳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了,害怕你变异,把你绑起来。勒坏了吧,我这就给你解开。”

    说着朱清走了过来,边准备掀开盖在张承阳身上的毯子。只是这毯子刚掀到一半,朱清似乎想到了什么,身子一僵。只见她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到最后就连脖子上都染成粉色。

    她轻咳了一声,故作镇定的将毯子拉倒了张承阳的腹部,然后剪开了捆在张承阳上半身的绳子。

    “接下来的你自己处理吧,我在外面等你。”她低声嘱咐了一句,随后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这是怎么了?

    张承阳诧异的看着朱清的背影,有些疑惑的将上身的绳子拨开,随后掀开了毯子。

    “这......”张承阳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极大。

    只见他身上除了一些包扎伤口的布条外竟然再无寸缕,一直以来他竟然都是赤身**的躺在毯子下的。

    张承阳突然想起了昏迷之时似乎有人给自己擦洗身子,不禁觉的喉咙有些痒了起来......

    向四周看了看,在一旁的桌子上张承阳看到了自己的内外衣,都已经洗干净叠好放在了那里,碧翠丝正站在衣服的上面好奇的看着自己。

    将衣服穿上后,他这才发现这些衣服在战斗中早已经变得破烂不堪,整个一身“乞丐装”了。无奈现在也没有可以换的衣服,有的穿总比没得穿强。

    对了还有绷带。

    自醒来之后,张承阳并没有感觉到身上有疼痛感,想必伤口已经好了,于是他便掀开了自己的上衣将绷带拆了下来,但是当他看到绷带下的身体后,他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了起来......

    “这......这是。”

    伤口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已经完全愈合了,依旧存在。

    只见他上身遍布着一道道狰狞的伤口,这些伤口有大有小,最为恐怖的一道伤口位于他腹部,透过伤口甚至可以看到体内的内脏。这些创口处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红色,没有流血甚至不疼不痒的,似乎天生就存在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

    张承阳慌了神,他连忙拉出了属性的面板,上面的内容让他愕然。

    “张承阳

    等级:4

    体质:特殊病毒感染(治癌病毒异变)

    力量:36

    神经反应:23

    细胞活性:23

    精神:23

    速度:17

    技能:阿尔法突袭(无极剑圣),邪鸦附体(策士统领),不死之身(除了头部遭到重创否则不会死亡),黑夜潜伏(在阳光下各项属性减少10点,在黑夜里各项属性增加10点)。”

    属性得到了暴涨,3倍于常人的力量,其余属性也是普通人的二倍,这是要等到十级之后才会拥有的属性,结果他现在就拥有了。

    震惊,张承阳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时他才发现皮肤细微的改变,只见他的皮肤偏向于灰色,虽然不像那些改进型丧尸那么严重,但也不同与普通人了。

    我现在算是什么?人?还是丧尸?

    “好了吗?”

    朱清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候了片刻后见屋中没有回应,就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张承阳回过神来,连忙转过了身,放下了衣服。

    “好了。”张承阳压抑住心中的慌乱,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正常一些。

    “你是......”敏感朱清依旧注意到了,不禁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对了,这是哪啊。”张承阳连忙转移了话题。

    他早就注意到房子已经换了,之前的屋子成了那样,显然也不可能继续住人了。

    “这是房东家,只是他们不在这里住,给了我把钥匙,让我帮忙看家的。”

    张承阳打量着这个房间,不禁点了点头。看起来朱清倒是尽职尽责,这老式的房子房梁上连半点蛛丝都没有看到,显然是经常打扫的缘故。

    “那个,张承阳....”就在这时,朱清唤了他一声。

    “怎么了?”张承阳不禁回过头来看着她。

    “我想说,那个.....”被他这么看着,朱清反而说不出话来,不禁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看着朱清吞吞吐吐的样子,张承阳皱了皱眉,语气柔和了许多:“有话就说吧,我能做的一定帮忙做到。”

    这姑娘救了自己的命,只要她的要求别太过分,张承阳会想办法完成的。

    听了这话,朱清腼腆的笑了笑,轻声说道:“也不是什么要求,就是想问问,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张承阳沉默了片刻,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想办法离开凉城吧。”

    “这样啊。”女孩的目光移向了其他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承阳看出了些许端倪,不禁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什么问题。”

    朱清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

    张承阳皱了皱眉,这姑娘外表柔弱,没想到内在却是这么要强,她如此这般自己也不好强问。

    他看了看四周,突然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又看了看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他连忙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外面是个不大的院子,被两米高的围墙围了起来,院中种着一棵柳树,几个脸盆放在墙边接着雨水,屋檐上的雨水滴落发出“叮咚叮咚”的响声。除此之外空空如也,再也没有一个人影了。

    这是没道理的,既然兵营造了出来,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朱清应该会造很多人野蛮人才对。

    身后传来脚步声,朱清走了出来站到他的身后。

    “没资源了吗?”张承阳问道。

    朱清轻轻点了点头,情绪有些低落。

    “没建造收集器和金矿吗?”

    “没有那些建筑物,只有圣水瓶和储金罐,资源好像要从怪物身上才能得到,但是那些丧尸身上都没有。”

    “也对,毕竟哪能凭空产生这些东西啊。”

    张承阳默然。

    院子里安静了下来,雨声持续不停,但是朱清却始终什么都没有说。

    “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讲,你救了我的命,我什么条件都会答应你的,什么条件都可以。”沉默了片刻后张承阳转过身望向了身后的姑娘。

    朱清怔怔的望着他,看着他眼中鼓励,终于,她撑不住了,清澈的眼睛一点点湿润了起来,随后失声痛哭了起来。

    “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我还不想死,我想,我想活下去。”

    她再坚强,终究还只是十七八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她再也维持不住那份坚强、那份自矜了。

    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张承阳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

    “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的,在你能够独立在这城市中生存下去之前,我会帮你的。”

    “呜呜呜,谢谢你,谢谢你。”

    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了张承阳的手,如同抓住了最后的希望。泪水不断的从朱清的脸上淌下,但是现在却不是绝望了。

    雨后便是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