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海贼之战国无双 > 一百零一章 龙与鹤1
    霸王色霸气的声势自然不仅仅只有罗杰附近能够观望,从水之都的街头到上层区,所有罗杰海贼团的成员也都看到了那经久不散的云洞,也听到了....那个狡猾海军守株待兔一般的邀战言论。

    这是堂堂正正的明谋,就像是抓了人质公开处刑一般的阳谋!

    在船长的行踪被暴露的情况下,海贼团能够聚集齐的地点只剩下了一个——水之广场。

    哪怕用脚去想,此时水之广场也必然是聚集了此地海军的全部战力,火力。可就算这样,他们也有必须要去的理由。

    那个海军手中的筹码并不是财富亦或是同伴,而是最最重要的,他们船长的梦想!

    ——————————

    上城区,古典舰船设计场。

    通透的落地玻璃窗前,望着天空中经久不散的乌云空洞,屋子里的两人神色都严肃了起来。

    “该死的,事情麻烦起来了啊。”

    ‘上校’穆廉狠狠吸了口烟,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方才他们的讨论还得出了‘船长或许有麻烦’的结论,短短几分钟过后,这个悲观的预言便被证实了。

    凭心而论,这是仅次于船长被抓的坏消息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彼得姆苦着脸,他是真心不想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更何况自己是一个狙击手,不在战场出现也是很正常的吧!

    “当然要去,而且是尽快!”

    “以船长的性格,现在肯定已经是火冒三丈,恨不得下一刻就要把那个海军打飞的想法了。如果我们不尽快赶到的话,他一定会陷入海军的包围圈的。”

    穆廉的步伐越来越急促,最终再次站住,转身冲着身后的彼得姆说道:

    “你现在到我背上来,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末了,他的视线移到了地面上的毛毛虫。

    听到他们要走,地板上的斯潘达因露出了期待神色,仿佛已经重获自由,看到穆廉阴沉的视线扫过来,还露出了小人得志的神情。

    “看什么看,你们还不快点去送...阿不,快点去救你们船长。”

    穆廉似乎也没有生气,只是把抽完的烟头丢到了他的两腿间,地面上的毛毛虫瞬间惨叫着蠕动起来。

    “彼得姆,你背着这个家伙。”

    “既然你的能力把我们引导到了这里,那这家伙应该是有价值的人。”

    不顾地面上当事人的反对,穆廉背上扛着两人,腿部逐渐变为半兽化,如同一只阿拉巴斯坦陆行卡鲁鸭,飞速地冲了出去。

    高速的双腿先是在陆地上掀起沙尘,在扎入水中后却并未下沉,因为只是简单地脚尖拨水便足以让他在水面上高速前行。

    上城区的水面极为有限,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便跨越了静水面,抵达了升降水梯上部的城墙。

    但穆廉的脚步却在这里一下跃过升降水梯,跳到了顶部的石质外壳之上。他的双眼仔细地盯着下方的水之广场,眼白不知何时已经化作了淡黄色。

    在知晓海军就在下方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傻傻地用升降水梯下去,那样和自首都没什么区别。

    借助眼睛的热成像功能,他已经看到了底部演播间中的一个散发着极强的‘生命气息’的人影,以及三两处虽然在中央的映衬下显得稍逊一些,但仍然不容忽视的存在。

    “船长好像也快到到了,我已经看到他了。”

    彼得姆此时已经戴上了一副圆框眼镜,锁定了正在接续不断的红色屋顶上跳跃的身影。

    正当他们为接下来的行动感到无从下手时,一阵极为清爽的风突然从身躯的一侧传来,让穆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居然还真的有海贼从上面观察布局?”清脆的女生从他们一侧的传来,纤细的单手如同拾涰衣服一般将地面牵起一个‘衣角’。

    “真是可恶,又被战国那家伙说中了。”不远处的女性穿着一身飒爽的军装,湛蓝色的头发几乎融入到夜色的背景之中,带着半是开玩笑的嗔怒,少女手中的泡沫已经顺着地面渗入。

    “洗洗果实——飘摇净场。”

    地面如同洗衣机中被浸泡的被褥一般被翻转褶皱,脚下的支撑变得柔弱不堪,弯曲的砖面拔地而起,海量的泡沫和清凉感从墙壁的裂缝之中溢出。

    当坚硬的地面具备了如同水一般的流动性,所带来的冲击力也暴涨了数十倍,就在瞬间将站在墙壁之上的三人扇飞了出去。

    “下去吧!”

    “啊啊啊!”

    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连声音都是在下坠的时候发出,毫无准备的三人被石壁一击之下横向击飞了数十米,化做一条圆润的抛物线下坠。

    “奇怪,怎么感觉这三个人里面有一个是穿着政府的制服?”

    大概是穿的衣服有点像吧,这年头喜欢cos的人也不在少数。

    鹤挠了挠头,随后不再去管这些细枝末节,探头向着下面的水面望去。

    让我看看,那几个小虫子掉到哪里去啦?

    刚探出去的小脑袋突然一下子受惊一般缩了回来,就在缩头的那一刻,锋利的前爪将边缘的岩石轻易地捏碎,暴怒的飞龙裹挟着烈风飞向天空。

    脚步的双翼带动起狂风飞回了高地,但他的后背上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人影,虽然浑身没有伤痕,但是被算计的愤怒让穆廉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嘶吼的声音从龙喉之中响起,飞翔在乌云之中的怪物在鹤身周盘旋,狭长的眼睛看着她:“喂喂,你刚才想看什么?”

    “想看什么?”站在下面的少女丝毫没有怯意,挑着眉看向天空:“想看一条小虫掉到海面上被压扁!”

    无以言语的愤怒从心中涌起,被轻视的怒火燃上了眼眸,愤怒的巨龙瞪着赤金色的眼瞳,似乎下一秒就要飞扑而下将其撕碎。

    蓝衣的少女未有后退的想法,冲着天空中的飞龙勾了勾手指。

    “想杀我?还差得远呢。‘上校’穆廉。”

    “只是吃了一个古代种的果实,就妄想以下犯上了吗?”

    “就让你看看,支部上校和本部上校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