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半星 > 第158章 捉妖之心(1)
    这天到得实在太晚,白天又经历了一场大战,陆惟真和陈弦松回房间后,各自洗了澡,倒头就睡。

    第二天天亮,窗外传来鸟雀的清啼,陈弦松就醒了,看了眼隔壁床的姑娘,趴那儿睡得正香,粉嫩的脸鼓鼓的。他笑了,轻手轻脚起身洗漱,她还是睡得沉。陈弦松就出门去餐厅吃了早餐,又打包了一份回来,替她放在床头,留了纸条,再度出门去开会。

    经过隔壁门口时,陈弦松停了一下,他不确定林静边昨晚睡哪儿了。不过那么个大小伙子,当师父的也不用替他操心。

    就在这时,门从里头打开了,林静边穿戴整齐、蹑手蹑脚走了出来,抬头看到师父,两人都是一愣。

    林静边把门带上,陈弦松目光如电:“你昨晚睡的这里?”

    林静边轻咳一声,脸开始泛红,语气却是理直气壮的:“师父!还不都是你?当时是半夜3点、3点!你让我去哪里找空床位?而且师兄都说了没什么空房要节约资源。反正有两张床,我这样的正人君子,倒下就睡,也没什么。”

    陈弦松觉得他说得有理有据,点头,便叮嘱道:“那你今天再找一下师兄,给你安排个住的地方。”

    林静边含糊“唔”了一声。

    与异种人联盟和谈在即,各地的精英捉妖师也到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昨晚陈弦松也赶到了,商议大会就安排在今天上午。

    因为这里是休闲山庄,以前还接待大型会议,所以有一个又大又气派的多媒体现代化会议室。

    陈弦松师徒走进会场时,很多人已经到了,有三十多个。许多人的目光看过来,一是因为陈氏一脉本就在捉妖师群体中声名赫赫,几乎每一辈都是当代最强;二是陈弦松少年老成锋芒毕露,算是非常有名了。但他三年来销声匿迹,现在突然又冒了出来,大家当然就更关注了。

    捉妖师协会会长姜在云也到了,他约莫五十出头,穿了件深灰色毛衣和黑色料子裤,非常瘦,肤色略黑,眼睛又深又亮,两道眉毛微挑,看着有点凶厉,嘴角却时常挂着和煦的笑意。他也是陈弦松最尊敬的长辈。

    人群因为陈弦松的到来微微骚动,姜在云也看到他们师徒了,便和身旁围着的人抱了个歉,大步朝陈弦松走来。陈弦松立刻迎上去,双手抱拳以古礼向他拜倒:“师叔!”林静边也跟在后面叫师叔祖。

    姜在云一把将陈弦松扶起,说:“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也不问他三年去了哪里,只仔仔细细打量,微笑着说:“还是老样子,没变。”陈弦松注意到他眼睛有点红,心中亦是感动,低声说:“是我鲁莽,一去三年,原因晚些再和师叔说。”

    姜在云点头,这时人也到了差不多了,昨晚那位倒霉师兄是负责行政后勤的,过来请示姜在云会议是否马上开始。姜在云点头,又对陈弦松说:“会开完了我再找你。”

    “是。”

    姜在云和几位辈分高的师叔伯走向主席台,林静边和小一辈的都坐到后排去了,陈弦松正要找个位子坐下,就注意到对面有道火辣辣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他没理会,径直坐下。

    所有人就座,会场一片肃静。

    姜在云作为会长,先发言。他先欢迎了各门各派的当家人和代表,又谈了一下全国现在抗击灰鬼的形势,以及捉妖师们的贡献,包括杀敌数量、营救行动次数和效果。和异种人的存在一样,捉妖师也已全部现世,不再是秘密。有些捉妖师甚至已经投军,立下赫赫战功,在军队中起到不可取代的作用。

    接下来,姜在云开始说这次和谈的事。他和对方的大统领许宪安已经通过两次电话,双方就各自抗击灰鬼的情况,进行了交流。姜在云也简单介绍了异种人联盟现在做的一些抗击灰鬼的工作和贡献,并提到,许宪安有合作之意,而他自己也认为时代已经变化,大家对曾经的“妖怪”的认识也和从前不同了,这件事是可以商议、仔细考虑的。

    然后他就说:“我也是抛砖引玉,把这个话题拿给你们,拿到所有人面前,不再回避。大家都议一议,有什么想法,都不要有顾忌,开诚布公地说出来。”

    他说完了,低头喝了口茶,抬眸看着众人。

    然而会场里,鸦雀无声。

    姜在云笑了一下,也不急,慢慢喝着茶,等着。

    不少人开始交头接耳,议论声嗡嗡嗡。陈弦松静坐不动,他也慢慢喝着茶。

    过了一会儿,有人开口:“祁老说说吧。”

    “是啊,祁老说几句吧。”

    “我们想听听您的意见。”

    被推出来的,是一位比姜在云还高一辈的老人家,他看起来快七十了,穿一身打着补丁的半旧黑卦,须发皆白,满脸皱纹,清瘦矍铄。他来自首都,是北方捉妖师流派存世的老祖宗,年轻的时候威名赫赫。陈弦松以前在首都时,还去给他家打过家具,也跟着老祖宗练过几个月。

    姜在云也十分恭敬地说:“祁老,要不您先点拨几句?”

    老祖宗也是很傲的,捏着根拐杖,慢吞吞“嗯”了一声,眯着眼看了一圈众人,看到陈弦松时,停了停,瞪了他一眼。

    陈弦松则微微一笑。

    祁老淡淡开口:“我就不啰嗦了,就像在云说的,现在时代变了,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也多了,连祖宗古礼都开始不守了!什么年代没有战争?什么年代没有灾难?历史上哪个朝代,捉妖师和妖怪和谈过?那我们还叫什么捉妖师,叫妖怪跟班得了!我不同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没必要和他们和谈,少了他们,难道就不能抗击灰鬼了?千年的仇怨,是那么容易解得开的?现在大局为重,暂且放过他们。等战争结束了,该怎么收拾,还怎么收拾!”

    这话一出,就有不少人附和叫好。有人观念本来顽固,有人被妖怪害死了亲眷,自然都是不愿意和谈的。

    但是,立刻也有年轻的捉妖师们,尤其是南方流派的,并不买北方老祖宗的账,站起来开始反驳。

    有的说,妖怪有好有坏,现在抗击灰鬼的绝大部分妖怪,都是好的。

    有的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兴一棒子打死?固步自封?老一辈的恩怨,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也有的说,我在军中任职,也有异种人战友,他们和山中的那些妖怪虽然是同源,却完全不同。他们也不是什么天生地长,他们是外星人。

    立刻就有反对派嘲讽反驳:他说他是外星人,就是外星人?他的UFO呢?证据呢?还有人以为我们捉妖师时外星人呢。

    之前提出外星人观念的小伙子,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被反驳得面红耳赤。

    ……

    针锋相对、你来我往、争论不休。

    祁老说完那番话后,就阖上眼,老神在在,一副不屑于和你们这些不懂事的小辈计较的模样。姜在云也半点不急,似乎很有兴致地听各方发表意见,让那倒霉师兄安排人把源源不断的茶水和瓜果送上来。

    期间还有一位大佬发言。不过这位大佬有些特殊,他的修为还不错,但也只是不错,算是个合格捉妖师,与陈弦松、祁老、姜在云这种登峰造极的水平,还有很大差距。但他却是在座的人中,最有生意头脑、最会挣钱的。靠着捉妖师的本事、能说会道的嘴和深不可测的仙风道骨做派,许多权贵富商都是他的vvvvip客户。现在战争爆发了,山庄里有一半的储备物资,都是他捐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的话,也是很有分量的。

    这位金钱大佬捉妖师就说:大家说得都很有道理嘛,和谈有和谈的好,不和谈有不和谈的好。不过,如果和谈,对方开什么条件呢?我们能拿到什么好处?据我所知,异种人手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这可不是争一时意气的时候,这是为我们千秋万代的捉妖师事业创造宝贵财富的机会。

    众人:“……”

    一时间,倒没人接话了。

    就在这时,姜在云忽然说:“弦松,你也说说吧。在座的除了长辈,没几个人有他捉妖的年头长。捉过的大妖数量,也数他最多。弦松,你是怎么想的?”

    会场顿时一静。

    陈弦松放下茶杯,看向姜在云:“行,那我就说了。”

    一直眯着眼的祁老,忽然睁开,目光如电直射过来。

    坐在后排的林静边,暗叹口气,得,大青龙的女婿、六五的情郎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