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逆袭的通信兵 > 100:就差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在完成升旗仪式后他们三人便匆匆忙忙赶下山坡,将所需要的工具和食物全部装上车之后启动离开。

    一路上赵虎都在听何卫国跟张立业交谈今年的天气情况,从他们的嘴中听出了一些天气在变化的故事,往年的时候雪要比今年更大,天气也会更冷,现如今雪越来越小不说冷的时间还变得越来越短了。

    张立业对此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观点“都是空气污染搞得”。

    地球是我们所有人类共同的家园,如果我们不能够全民一起保护它,那么后果可能会越来越严重,在赵虎看来地球就像是一个人,它也会生病,也需要治疗,人们如果无休止的去破坏终有一天会变成我们谁也不想看到的结果。

    可当代社会的很多人们只看重自身的利益,从来没有把生态环境当做一件事。

    “你在这里义愤填膺有什么用呢?人家该怎么做还是要怎么做。”何卫国苦笑着说道。

    “真该把那些破坏环境,污染环境的全都抓起来。”

    “哈哈哈,淡定一点,我听过一句话说的挺好叫“如果你看不惯身边的人闯红灯那么不要生气,从你开始做一个遵守交通规定的人,如果你看不惯领导的决策那就努力让自己成为领导”。”

    简短的两句话听上去像是在开玩笑,可赵虎却从之中听到了另外一番含义。

    如果我们看不惯的事情而自己又无法改变别人,那就先从自己改变吧,让自己不要成为自己最恨的那种人。

    “班长,我明白了。”张立业还没有回答赵虎反而抢先一步给出了答案。

    何卫国通过车内后视看了赵虎一眼微笑着点下头。

    汽车在道路上疾驰着,赵虎趴在车窗看着沿途的风景,从一片白茫茫变成了充满绿色的生机勃勃,打开车窗闻到了满是小草的香味,赵虎深深的喜上一口:“小草一个可以在任何环境中都能生存的植物,虽然你们很渺小很不起眼,但你们很厉害。”小声的咕哝两句。

    前排的何卫国跟张立业听到他的嘀咕声情不自禁的皱起眉头。

    汽车在一个小时后停到了他们这次巡线的起点,三个人依次走下汽车关闭了车门。

    “来吧,新的一年第一次巡线起点。”何卫国指着前方的电线杆子说道。

    三个人相互对视一笑,赵虎背着电台跟食物,张立业跟何卫国背着工具开始了征程。

    何卫国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对赵虎讲解着一些巡线时的小技能,虽说已经参加过两次巡线,四次检修任务可对于何卫国来说他依然是一个菜鸟,遇到一些小的问题也许可以独立解决,如果是大麻烦的话肯定是一脸懵状态。

    所以借助着这次的巡线重点给他讲了一些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处理方式,一个是希望赵虎可以早日完成独立作业,一个还是因为他即将要代表通信团参加全国的通信兵大比武很快就会短暂的离开一段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里面线路出现问题不可能全部让张立业一个人去完成。

    综合以上两点赵虎必须要快速成长。

    赵虎很认真的在听着每一步的讲解,他一边听一边快速的往脑子里面记,等最后休息的时候在开始反复的消化这些知识,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脑子已经可以一口气几下这么多的话语。

    “赵虎你感觉这棵树碍不碍事?”何卫国停下来指着前方一棵略微有些倾斜的树问道。

    赵虎看了一眼就给出答复:“不碍事。”回答的如此干脆直接。

    “为什么?”

    “因为这棵树目前只是头部出现了倾斜,但是根部依然笔直,所以暂且还不碍事。”

    何卫国点点头:“好,既然你说不碍事那就继续往前走吧,当你看到有碍事的树时停下来。”对他说道。

    赵虎背着电台大跨步的走在前方? 他一边走一边左右环顾两侧的树。

    后方的何卫国跟张立业的则故意放慢脚步? 想要看看赵虎到底行还是不行。

    走着走着赵虎发现了一颗头部跟根部都已经出现倾斜的大树,他停下来说道:“班长? 这棵树有问题。”

    说完后方并没有传来回复? 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扭头一看发现何卫国跟张立业竟然离自己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怎么了?”何卫国大声问道。

    “班长? 这棵树有问题,这棵树树根都歪了。”赵虎指着那棵树扯着嗓子回答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既然它有问题那就解决掉。”

    “啊?我......”

    此时何卫国跟张立业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

    “你什么你? 来? 把切割机给他,去吧,把你认为有问题的树干掉,怎么据树不用我多说了吧?上次教过你了。”何卫国说着就对张立业摆下手。

    张立业将手中的切割机递到赵虎的面前。

    赵虎深吸一口气短暂的迟疑过后接过切割机? 早晚都要独自完成与其以后出错还不如现在守着他们两个人出错? 这么一想心里反而还放松了很多。

    手持切割机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冷酷的“杀手”一样来到大叔的下方,仰头先看角度跟四周的环境,确定树倒下的方位后用力一拉。

    嗡嗡嗡!

    切割机启动发出了轰鸣声。

    赵虎严格得按照何卫国所教的那样先切对角,后切另一面,一个平切一个斜切。

    在木屑漫天飞舞的时候何卫国拉了一下张立业:“我们往这边走一走? 这棵树八成要倒错地方。”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张立业这才发现了问题所在,急忙往一侧的安全区域紧跑两步。

    “树要倒啦? 赶快闪开。”在赵虎的大喊声中这棵树不断的发出吱吱吱分裂声音。

    噗通!

    片刻后一声闷响,整棵树向一侧倒去? 赵虎看到树倒的方向那一刻两眼之中充满了的恐惧,本来自己预定的位置在右后方? 可它却偏离了两米的距离? 差一点? 就差那么一点点树枝就砸到电缆上。

    赵虎的后背被惊出一身冷汗,心脏差点没从嘴里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