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始于火影的旅途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们的行为是正义的
    “……”

    话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魍魉现在的心情很是不爽,可偏偏它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景行,毕竟,刚才它是真的被那个小丫头打的挺惨的,要不是对方突然虚了,它现在还不知道要被打成什么样子呢。

    “你还是乖乖去我的实验室呆着吧,挣扎是没有用的!”

    景行抬手冲着魍魉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一道道奇怪的封印符文从那几根钉着魍魉的黑棒上蔓延了开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蔓延到了魍魉的全身。

    “放…放开我,你这个混蛋,究竟想对我干什么?”

    魍魉疯狂的挣扎着,然而那些封印符文却是让它连活动一下都变成了非常艰难的事情。

    “我不是说了嘛,让你去我的实验室呆着啊!”

    阴影从魍魉身后浮现,瞬间就扩散到了足以把魍魉吞没的大小,景行冲着魍魉露出了一个‘无害’的笑容,顺带做了个挥手再见的动作。

    “放心吧,魍魉,在我的实验室里,你是不用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的!”

    毕竟,他的目的是研究一下魍魉,要是把这家伙弄死了,到时候研究价值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放开我,放开我,放……”

    纵使景行的笑容显得非常无害,可魍魉却是感觉心脏有点发抖,只是,没有给它多少挣扎的时间,浓郁的阴影便是瞬间将它彻底吞没了。

    “诶?魍魉呢?哪儿去了?”

    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大的魍魉消失不见了踪影,紫苑的心中除了问号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那么大的魍魉,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我已经把它收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估计它这辈子是没有再出现在忍界的机会了!”

    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火山山洞,景行转身抱起花火往山洞外走去。

    “也就是说,紫苑小姐,从今往后,你这个巫女就不用再担心哪一天魍魉会破封而出,需要你用生命去将它再度封印起来了,你的宿命,巫女的宿命,从今天开始将再也不复存在!”

    “我的宿命不复存在了吗?”

    紫苑抬头看了看安静的山洞,看着那原本用来封印魍魉躯体与灵魂的封印石碑,好半晌之后才转身跟着景行一起跑出了山洞。

    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就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巫女应该承担的宿命,貌似真的是不存在了。

    等到景行和花火将紫苑送回了鬼之国的神殿之后,紫苑才突然发现,自己不在的这些天,神殿里的这些人居然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并没有发现她消失了一样。

    这个疑惑一直到紫苑走进宫殿内,看到盘膝坐在主位上的另一个自己时才被解开。

    “你居然让别人假扮成我?”

    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紫苑心里简直是郁闷的要命。

    这神殿里的护卫和侍女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分不清真的和假的自己?

    “这话说的,什么叫我让别人假扮成你啊?”

    景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义正言辞的反驳了一下紫苑说的话。

    “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别人吗?这分明就是我的木分身用变身术变成的好不好?”

    虽然都是假扮的,但是,木分身又不是别人!

    “……”

    紫苑现在一点都不想说话,这家伙狡辩的能力简直是太令人生气了,关键是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时间也不早了,紫苑小姐,我们也该告辞了!”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景行解除木分身,和紫苑说了声再见,而后便是和花火一起瞬间消失在了阴影里,只留下声音还在紫苑的耳边回响。

    “江湖很远,咱们有缘再会了!”

    “有缘再会……”

    盘膝坐在主位上的紫苑低声呢喃了一句,这几天的旅途虽然有着一些不怎么愉快的经历,但是回想起这几天的日子,紫苑的心中却又忍不住很是向往。

    相比起每天枯燥乏味,只能坐在神殿中的巫女生活,还是在外面到处跑来跑去感觉更爽啊!

    只可惜,自己以后估计是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师父,我们下一站要去哪里啊?”

    野外,景行用木遁随手制造出来的小木屋里,花火一边看景行在地图上表示鬼之国和沼之国的地方画了个叉,一边问起了下一步的行程。

    “往空忍村遗迹的方向去吧,我可是查了好多资料,才最终确认了原本的空忍村移动要塞所在的位置!”

    景行在地图上画了条红线,而后在终点处画了个圆圈。

    “这一次我们是要把整个空忍村遗迹都给抢过来吗?”

    花火很是好奇的问道,移动要塞啊,她还没有看过那种东西呢。

    “你啊,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怎么就记不住呢?”

    景行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可不是在抢劫,我们是要去保护荒废已久的原空忍村遗迹,我们是为了不让空忍村移动要塞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才会去把它收起来的,毕竟人家好歹也算是个历史文物啊!”

    虽然时间并不怎么长,但是文物始终是文物,怎么可以因为人家时间短就歧视人家呢?更何况,现在时间不长,不代表以后时间不长啊,在自己的鬼影王国里放上几十上百年,再拿出来不就成了年代久远的文物了嘛!

    “这个叫保护历史文物的话,那抓魍魉的行为该叫什么?”

    花火的嘴角抽了抽,对于景行的强行狡辩感觉很是无语。

    “保护珍稀动物啊!”

    景行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破绽,仿佛自己真的是在做好事一样。

    “这可是全世界仅存的一只魍魉,要是放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导致灭绝了该怎么办?只有把它收进鬼影王国里好好保护,才能够确保其可以安全的存活下去,不是吗?!”

    “……”

    放在鬼影王国里才是真正的危险了好吧?时时刻刻都得担心被解剖成无数片,还不如待在外面呢!

    花火禁不住在心底吐槽了一句,安全什么的,都进实验室了,这还安全个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