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全世界都以为我很穷 > 第145章 又是江王府,我特么快吃吐了
        因为陆小浩的关系在,程功行当然很重视许高毅。

    但问题也出现在这里,因为程功行的照顾,许高毅能从元宏实业拿到的大额订单超出了他自身的产能。

    毕竟许高毅只是一个中小型钢铁加工厂的老板,自身的产能,完全无法满足程功行这么大一个企业的需求。

    但许高毅已经把订单拿到手,再要他把这么大一笔订单让出去,他又怎么甘心。

    毕竟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可是上千万啊,以前他的钢铁厂哪怕五年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人都是有贪念了,许高毅也不例外,为了把这一大笔订单生生吃下去,许高毅只能想尽一切办法去提高产能。

    但提高产能又不是说一说而已,工厂规模要扩大,进购铁矿石原料的数量也要大大地增加,这些都是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

    许高毅为了完成这笔订单,把房子抵押出去了,把能凑的钱都全部凑了一遍。甚至于铤而走险,从放高利贷的雷铜手里借了一千万。

    这么做完全就是破釜沉舟的行为,但许高毅却清楚,如果能够完成这笔订单,续而从元宏实业手里拿到更多的订单。他就不亏,甚至于血赚。

    因为这是一次让他的钢铁厂发展壮大,提高产能的绝佳好机会。

    其实许高毅的想法倒也没错,有着元宏实业这么大一个集团支持,他这么操作的风险很低,是百年难得一次的绝佳发展机会,只要按照他的计划安稳发展下去,就能一步步地壮大起来。

    然而,问题却出现在他们自己钢铁厂内部。

    许高毅一直都很倚重与信任的副厂长,跟了他几十年的钢铁厂元老,关键时刻却是背叛了他。

    副厂长联合铁矿石销售商一起做了一个局,把他筹集的1200万购买铁矿石的采购款全部骗走了。

    原来那个铁矿石销售商是一个矿场已经倒闭的矿老板,把钱骗走后人就已经消失冥冥,至于他那名副厂长也是连夜逃去国外,彻底联系不少。

    许高毅的钢铁厂本来就是一个中小型的钢铁厂,碰上这种事情,一夜间就彻底垮了。

    雷铜得知消息后,立马就上门催债。

    做高利贷生意的他,当然清楚许高毅几乎不可能把那笔钱追回来了。

    而且就算他运气爆表,真的把钱追回来了,那也不是短时间内的事情。

    “你借许叔叔1000万,签订的协议是三个月后还款1500万,但现在才过去一个月,为什么就上门催债?”

    陆小浩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后,目光才望向雷铜。

    许高毅从雷铜手里借贷一千万,借款时间是三个月,约定三个月后还款1500万。

    且不说这个高利贷的利息高的惊人,完全他妈就是在抢钱,但就从借款时间上来说,雷铜也不应该现在就来催债。

    雷铜跪在地上,脑门上全是汗,战战兢兢的道:“浩……浩哥,我们做高利贷生意的当然要时刻摸清楚客户的基本情况。”

    “许高毅的工厂出现这种事情,那就意味着他根本就没有钱还款,为了不让他跑了,我们才提前来催债。”

    “而且……而且我雷铜做事也是讲规矩的啊,约定是三个月后还款1500万,我提前来催债的确破坏了规矩,但我也根本没有去要他的利息啊!”

    “那500万利息我都不要了,只要求他能够还上我那1000万本金就行,这已经很良心吧……”

    雷铜小心翼翼地为自己辩解道。

    结果他越是辩解,陆小浩就越是生气,站起来就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你讲规矩?你特么还很良心?”

    陆小浩又一巴掌抽了过去,冷笑道:“你联合别人来强行收购许叔叔的工厂,只出1000万,这就是你的良心么?”

    别指望放高利贷的人会有良心这种东西,那完全就是做梦。

    他们的心只比你想象中的黑,能把你吃的骨头都不剩。

    许高毅的工厂虽然不大,但至少也能卖个三四千万,你一千万就想买走,跟抢有什么区别?

    那500万利息你不要?

    你特么不要500万,是想吃下人家整个工厂啊。

    “浩哥,我错了……浩哥,我再也不敢了……”

    雷铜连忙低头道歉,跪在地上战战兢兢。

    刚刚许高毅也没有说他强买工厂的事情,陆小浩是怎么知道的啊。

    陆小浩5.0的体质,耳力何等惊人,其实早在门外他就听见了一些内容。

    这个雷铜真的不是好人,心又黑又狠,看见许高毅家里出事,就像饿狼一样扑上来把人往死里整。

    陆小浩神情阴沉,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个雷胖子,这个比完全就是一个祸害,许高毅一家只是一个缩影,这些年被他迫害的家庭估计不在少数吧。

    “浩哥,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雷铜自然看得出来陆小浩此刻在想着怎么处理他,心中慌得一批。

    陆小浩冷着脸,没有说话。

    “那个……浩哥,那个许高毅欠的一千万,算我的,我不找他要了……能不能,放过我一次?”

    雷铜小心翼翼的道,1000万对他来说也是一笔相当惊人的数字。

    毕竟他的钱是非法集资来的赃款,不是他自己的钱。

    如果这1000万由他自己来垫,那么腰包至少要下降一半。

    但没有办法啊,他此刻完全是破财消灾,拿钱买命。

    别说1000万,此刻就算让他倾家荡产,他也只能点头啊。

    毕竟钱再多也没有命重要啊,把这位大佬惹急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无声无息的从东海市消失了。

    许高毅一家人闻言皆是有些吃惊的望着雷铜。

    这可是一千万啊!说不用还就不用还?

    不是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么……雷铜这种人,竟然会因为惧怕一个人连1000万巨款都不要了,简直不可思议。

    陈秀兰有些愣愣的望着陆小浩,她这个准女婿,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他不是天澜集团的IT大神么,一个职场上的人,怎么会让一个残暴社会人员这么惧怕?

    陈秀兰突然间就觉得,陆小浩越来越神秘起来,她对这个准女婿了解的还不够深。

    陆小浩淡淡望着雷铜道:“就这?”

    就这?

    雷铜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看来不要许高毅还钱这个筹码还不够啊。

    “浩哥,今天的事情我很愧疚,我再赔偿许先生一家200万……不,300万医疗费。”

    雷铜小心翼翼地望着陆小浩道。

    许高毅一家闻言面面相觑,不要1000万不说,竟然还赔偿300万医疗费。

    这……

    雷胖子这是怕陆小浩杀了他吗,怎么这么夸张啊……

    但陆小浩又不是杀人犯,至于么!

    “浩哥,我真的没钱了。”

    见陆小浩依旧没有说话,雷铜哭丧着脸道。

    自己垫出1300万,对他来说真的快把他榨干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也是无比的困难。

    “带着你的人先滚蛋。”陆小浩淡淡道。

    当着许高毅一家人的面,他也不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以免把他们吓住。

    其次他也确实没有想好怎么处理雷铜,总不能把他干掉吧,但陆小浩可没有胆子去杀人。

    何况像雷铜这种人,社会上实在太多太多。

    国家都管不过来,更别说他陆小浩。

    能让雷铜血亏1300万,倒也算是一个狠狠地教训。

    而且这个钱,陆小浩赖掉一点也不心亏。

    雷铜的钱本来就来路不正,全是赃款,甚至是血泪钱。

    许高毅那被骗掉的1000万,算在雷铜的身上,相当于是别人把雷铜的钱骗走了,这让陆小浩心中很舒服。

    活该!竟然敢调戏方舒婷,没弄死你就算不错了。

    雷铜如蒙大赦,对着陆小浩一阵千恩万谢,然后才带着一群小弟们灰溜溜地走了。

    陆小浩也没有在许高毅家里久留,带着依旧很懵圈的方舒婷直接离开了许高毅家。

    毕竟发生这种事情算是家丑,陆小浩一个外人不适合在这里继续打扰,免得许高毅一家人尴尬与难堪。

    何况家里现在一片狼藉,许家每个人身上都有着轻重不一的伤势,不适合再去招待陆小浩。

    ……

    许家一家人把陆小浩与方舒婷送到门外,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久久都没有回屋。

    “秀兰,陆小浩到底是什么人?”

    许高毅望向陈秀兰,眼睛里满是惊叹与感慨。

    自己家遭逢大难,生意上出事,债主找上门来,全家遭受羞辱,他甚至都被逼迫的有寻死的心思了。

    结果陆小浩一来,直接就把他从地狱中拉了回来。

    “我也不清楚啊。”

    陈秀兰比许高毅更懵圈,她算是所有人里面最了解陆小浩的人。

    但此刻却蓦然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陆小浩。

    什么天澜集团的IT大神,年薪千万。

    一个年薪千万的职场高层,能够把雷铜这种社会大哥吓成这样么?

    显然不可能!

    今天发生的一切,她也是震惊不已。

    陆小浩到底什么来头,不仅许高毅一家人很好奇,她又何尝不好奇呢。

    “陈姨,陆小浩应该是东海市哪位大佬的儿子吧。别看雷铜这种人嚣张跋扈,恶贯满盈,但也只是能欺负欺负普通人而已。”

    “一些真正出身高贵的权贵,雷铜可不敢惹他们,甚至会更怕他们。毕竟他这种全身都是黑材料的人,一旦被权贵揪住,下场很可能是牢底坐穿。”

    许郑阳若有所思,有所猜测的道。

    按照他的理解,能够把雷铜吓成这模样,应该只有两种人。

    一种就是东海市真正的权贵,那一种人真的不能惹,谁惹谁死。

    第二种就是比雷铜更狠更坏的人,才会让雷铜这么惧怕。

    当然,两者许郑阳更倾向于前者,后者应该不太可能。

    毕竟陆小浩才十七八岁,一个个刚刚高中毕业,且全科满分的状元。他这种少年,除了家庭背景惊人,让雷铜惧怕至此,应该也没有其他的原因了吧。

    “不用去想陆小浩什么身份了,总之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就成。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算是我们家有惊无险的渡过这次劫难,陆小浩是我们家的恩人,舒婷找了一个好……好小男朋友啊。”

    许高毅本来想说方舒婷找了一个好男人,结果又觉得不对劲,于是改口成好小男朋友。

    “好,好啊!还是舒婷有出息。”

    陈秀兰笑的合不拢嘴,方舒婷找的男人越厉害,她当然就越高兴。

    这位大妈刚刚还被人揪着头发打的惨不忍睹,这会儿竟是又笑的没心没肺。

    许高毅瞥了自己老婆一眼,心中很是无语,果然还是这个样子……

    “父亲,我们家欠的高利贷,真的不用还了么?”

    许郑阳有些患得患失的道,压在许家人身上最沉重的事情自然还是还高利贷的事情。

    1000万的巨款,他们家只有卖工厂才能还得起。

    何况这个钱还不是普通的借款,是高利贷啊!

    雷铜说不用他们还这笔钱,让他们现在都有些如梦似幻,觉得不真实。

    许高毅微微沉吟道:“看雷铜今天的表现,应该是不敢让咱们家还了。但这是因为陆小浩的面子,钱却是咱们家欠下来的。”

    “以后我们还是把钱还给陆小浩吧,1000万虽多,但钱慢慢赚慢慢还,总能还的清。”

    许高毅没有想过要赖掉这1000万,毕竟这钱是他欠的。

    作为一个工厂的小老板,许高毅气度还是有一些,1000万虽多,但好好经营他的生意,总能还清的时候。

    许家人闻言一个个点头,确实,钱是他们欠的,没有理由不还,只要不催着他们立刻还就是最好的结果。

    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情能有这么一个好结果,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父亲,陈姨,我送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许郑阳从屋里拿出车钥匙,要送两老去医院检查。这件事情之后,他对陈秀兰这位继母的态度,显然有所改观。

    ……

    回去的路上,方舒婷开着车,不时扭头望向副驾驶上的陆小浩,终于有些忍不住的问道:“小浩,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陆小浩装傻道。

    “那个雷……雷什么来着。”方舒婷显然没有记住雷胖子的名字。

    “雷铜。”陆小浩提醒道。

    “对对,那个雷铜怎么回事,他为什么那么怕你。”方舒婷盯着陆小浩道。

    “怕我打呗,我打人多狠啊,婷姐你又不是没有看见,我上去啪啪啪几个耳光,打的他北都找不着。他竟然敢让你当小老婆,我能忍这口气?没有打死他就算不错了。”

    “不是我吹,别说一个雷铜,就是十个雷铜我都照打不误。他跟他那些小弟完全不够看好吧。我这么能打,他们惧怕我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陆小浩胡说八道,在雷铜要求方舒婷做他小老婆这一点上,装出一副很义愤填膺的样子。说的好像完全是因为他冲冠一怒,就把雷铜一群人吓住了。

    方舒婷白了陆小浩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当我是傻子么。”

    你因为能打把雷铜一群人吓住了?

    好吧,你的确很能打……双臂打着厚厚的石膏板,还能上去抽人,甚至还能把一个两百多斤的胖子抽的东倒西歪。

    她当时都看的心惊肉跳,拦都拦不住。

    可你特么昨天还说手臂痛的拿筷子都拿不动,结果今天就啥事没有,淡定自若的抽的别人东倒西歪,你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以后你可千万别在我面前装相,什么手臂疼,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没人再相信!

    方舒婷心中满满地都是腹诽,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因为她早就清楚陆小浩的手臂没有什么大碍了。

    医生都说几乎快全部愈合,自愈力是正常人的两三倍,算是身体异于常人的表现。这种人虽然很罕见,但世界之大,确实有一部分自愈能力强的人。

    当然,陆小浩的自愈力可不是正常人的两三倍,而是七八倍啊。

    两三倍自愈力只是陆小浩让系统故意透露出去的信息,这还算是人类的正常治愈能力范围,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是有这么强自愈力的。

    但七八倍自愈能力就太惊世骇俗,不可能让医生检测出来。

    其实陆小浩的手臂早就完全好了,这些天一直在故意装相而已。

    方舒婷哪里会相信陆小浩仅仅因为能打就把雷铜吓成那样。

    毕竟陆小浩一过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动手,雷铜就已经吓得跪在地上了。

    而且不止雷铜,他的那些小弟也是一个个恐惧不安,全都不敢上前。

    显然,雷铜与陆小浩不是第一次见面,他们应该早就认识。

    今天在自己继父家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颠覆方舒婷的三观。

    那个一看就很不好招惹的雷铜,为什么会这么惧怕陆小浩?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这让方舒婷很好奇。

    从雷铜的表现来判断,甚至于不能说成是惧怕,应该说成惊恐与颤栗。

    那种感觉,就好像陆小浩随时会杀了他一样。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怕另外一个人能怕到这个地步,现在可是文明社会,又不是古代混乱年代,不至于让别人这么害怕一个人吧。

    陆小浩当然不好告诉方舒婷因为什么原因,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于是直接耍无赖道:“婷姐,你的小手好漂亮啊。”

    陆小浩一把握住方舒婷的手,放在自己手里把玩着。

    以前没有发现,方舒婷的手真的很漂亮,修长白皙,十指如葱,是那种很自然干净的美。

    方舒婷没有做美甲,但晶莹剔透的手指盖却修的很整齐,让陆小浩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干嘛呢,在开车呢,快放手。”

    方舒婷没有料到陆小浩这么大胆,现在一言不合就耍无赖是不是。

    “怕什么,人家能单手开法拉利,你就不能单手开奇瑞QQ么。”陆小浩不以为然道。

    “什么奇瑞QQ,我这是本田思域,看清楚点!”方舒婷笑骂道。

    陆小浩耍着无赖,就是臭不要脸,但他也只敢摸一摸小手,其他更进一步的行动则完全不敢。

    否则方舒婷那蕴含着杀气的目光望过来,陆小浩完全承受不住啊。

    既然陆小浩不愿意说,方舒婷也没有一直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她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女人。

    总之今天的事情,真的多亏了陆小浩,不然她怕是会很难办。

    ……

    接下来几天,陈秀兰再次出现在方舒婷家里,要求帮方舒婷照顾陆小浩,忙前忙后地对陆小浩更好了。

    其实陆小浩已经不太愿意陈姨再过来了,毕竟他跟婷姐享受着两人世界岂不是更好,陈姨在旁边总感觉有些碍手碍脚。

    当然,陈姨在也有一个好处。

    那就是陆小浩能够名正言顺地继续跟婷姐睡一个房间。

    不然这些天,方舒婷以陆小浩的伤势越来越好为由,已经有心把他赶去小房间里睡的征兆了。

    如今有陈姨在,那就完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啊。

    方舒婷想赶人?那就要先问一问陈姨答不答应了。

    陆小浩笑容满面,这生活真是美滋滋。

    “小浩,去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今天去外面吃饭。”

    今天下班后,方舒婷没有去厨房做饭,反而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化了一个美美的淡妆。

    “出去吃饭?”

    陆小浩意外道,好端端地出去吃饭干什么,难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情人节?

    不是啊,就是普通的一天吧。

    何况真是情人节,方舒婷估计也不会特意化妆带他出去吃饭吧,这点自知之明陆小浩还是有的。

    “嗯,为了感谢你上次帮忙,许叔叔一家全体成员请你出去吃饭,正式表示一下感谢。”方舒婷道。

    “不用不用,这也太客气了,随手之劳而已,没有必要。”

    陆小浩连连摆手,他可不愿意出去吃什么饭,跟婷姐在家里过两人世界不香吗。

    “快点,换衣服去,今天可是去江王府吃饭。”

    “你知道江王府不?没有去过吧。那可是东海市规格最高的饭店。”

    “你婷姐我啊长这么大都没有去过呢,只是听说过。”

    “这次也是为了专门宴请你,不然许叔叔一家的经济条件估计也是在江王府消费不起的。这一次婷姐算是占你的光了。”

    看得出来,今天方舒婷心情不错,兴致很高。

    陆小浩则有些愣神,特么又是江王府!不能换个地方吗?那里我真的快吃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