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 第1411章 盘算,想得倒是美2
“既然你们都这么关心她,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啊。”

师卿卿笑得充满恶意。

在她心底,素衣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她一直没把素衣看在眼里。她的所作所为,也从来不是针对素衣。

可眼前和她甚至都没有交集的百里绯月却深深刺激了她。

师卿卿觉得她们站在差不多的起点,甚至百里绯月的出身还不如她。

她们都是嫁给各自国家权倾天下的摄政王,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什么都有了?甚至底气足得跑来南疆的地盘为一个丫鬟出头?!

而她呢?

而她师卿卿呢?!!

师卿卿扭曲的笑着。

“你,世子殿下。就是因为你的存在,才让我永远没有机会生下自己的儿子!”

“你崇拜的父王,我们的南疆摄政王,是个无耻至极的卑鄙小人!他利用我师卿卿,借用我师家的名头和影响,却半点好处也不给我。呵呵呵呵,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不过呢,他也是条可怜虫呢。哪怕他心底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可也不得不把这个王妃的位置给我。哪怕他知道我祖父的病来得蹊跷,哪怕怀疑我了,也不得不装作不知道。哪怕他知道那个素衣说的都是真的,也不得不狠下心‘不相信’。”

“哈哈哈哈,因为他怕啊。怕惹毛了我,怕我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祖父加重药量,弄死祖父啊。”

殷离小手捏得死紧。

“师太傅可是你的亲祖父!!”

“那又如何呢?”师卿卿满眼嘲讽。“让我为了南疆当一辈子挂名王妃,守一辈子活寡。等你登基后,我甚至要一辈子仰你鼻息?”

她所谓的亲祖父,要她为了南疆,她最开始认的。

甚至配合,不惜赔上自己的双腿!

当初,若不是那素衣拿出了能治她腿的药,她的双腿就废了!

她愿意为了祖父的命令,为了他们所谓的忠心舍弃自己的双腿,还不允许她换来她自己的一个亲生孩子吗?

那她图什么!

“这南疆是我师卿卿的吗?这南疆又给了我师卿卿什么,凭什么就要我一个人牺牲到这种程度?”

“呵呵呵,我不是没给过你那个无情无义的父王机会。我甚至照顾了他的面子,给他铺好了路。他顺水推舟把我当成那个丫鬟成了好事,就不会有今天!”

“是他太自私太虚伪了!”

“既然一点后路都不给我师卿卿留,我为什么还要为你们着想呢?”

她笑得越发扭曲,“殷离,你喜欢的素衣姐姐被你敬爱的父王活生生逼死,滋味如何?”

“还有你,大景摄政王妃。”

“即便找到了殷玄墨,你能手起刀落为你心爱的丫鬟报仇吗?哈哈哈哈,你不能!”

“可怜你那丫鬟,心心念念都是回大景,回到你身边。甚至不惜偷跑好几次,吃尽苦头。”

“呵呵呵,真是个可怜的丫头呢。本来早有机会离开南疆,她骨子里又舍不得殷玄墨。而她舍不得的男人在她和我祖父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了我祖父呢。”

“我专门让人告诉她,我要害殷离。她担心得不得了,一个劲儿想让殷玄墨相信呢。我当然告诉的她真话,就因为是真话,被人不相信的滋味想必很妙吧。哈哈哈哈。所以她在殷玄墨一次次的不信中,越来越绝望,最后挖心跳下了万毒坑呢。”

“真是又蠢又可怜啊。死前是多么的绝望啊。爱的男人不值得,忠心的主人最后甚至都不能为她报仇。真是活着什么都没得到,死了也一无所有呢。”

她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极尽扭曲。

她等着看眼前的女人痛苦,看见的却是百里绯月唇角看猴戏一样的笑。

师卿卿被刺激得不轻,当即尖叫起来。

百里绯月早已移开目光,转向殷离,摸了摸他的脑袋,“离儿,看够了吗?看够了我们就走。”

完全无视!

不是故作姿态,是打骨子里那种无视。

这态度,却比什么都更重击师卿卿。

“啊啊啊啊!”

她甚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刻,她莫名体会到了素衣最后那种拼命想要人相信却怎么都不相信她的绝望。

这个凌婧为什么不搭理她!

为什么!

师卿卿受的刺激更深,“对对对,因为你们不敢动我!我死了,这南疆皇家的名声也彻底臭了!殷玄墨死了女人都不敢杀我,你们更不敢杀我!“

百里绯月已经牵着殷离走出去了。

那种仿若漫不经心看了一场猴戏,而后又被无视了个彻底。

师卿卿这样的人怎么受得了这个。

百里绯月和殷离都走出去老远了,还能听到师卿卿疯了一样的尖叫。

另一边。

向阳正在向长孙无极汇报南疆各处眼线报上来的最新情况。

“南疆朝廷井然有序,以师太傅和丞相为主导。不出意外,殷离世子将在半个月后登基。”

“南疆摄政王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好,为殷离世子清除了所有障碍。属下还查到,殷离世子赶回南疆途中,暗中有数波人想对其出手,但还没等他们出手,就被一网打尽了。”

“是南疆摄政王暗中安排的人做的。“

“那些人中的确有师卿卿安排的人马。那些人马还非同凡响,把南疆摄政王安排的人几乎折损了大半。如果不是南疆摄政王提前摸清了对方的人数和安排,殷离小世子的确可能回不到南疆京都……“

也就是说,“想必南疆摄政王早就知道了师卿卿的安排。素衣姑娘告诉他时,他是故意不信的。”

“属下总觉得有些蹊跷,虽然这其中南疆摄政王有麻痹师卿卿的原因,才故意不相信素衣姑娘。但按照南疆摄政王这个万全的准备,属下总觉得他有更大的谋划……”

“另外,南疆各处都没有南疆摄政王的行踪。属下揣测,他很可能已不在南疆境内。”

长孙无极微眯的眼隐约可见紫色的眸子,透着令人猜不透的笑意,“呵,他去了大景。”

向阳一凛,“大景我们的人没传来消息……”

又反应过来,“主子您一早就猜到他不在南疆,去往大景了吗?那……”

为什么还陪王妃来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