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江湖之热点大侠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索要功法
        面对楚鹿人的建议,皇帝脸上笑嘻嘻,心里暗自决定,以后要订下规矩,今后无论去哪一宫就寝,都必须将衣柜锁起来!

    这次之后,皇帝已经想要强化禁卫的职权,尤其是……加强禁卫的力量!

    本来皇帝是看在楚鹿人与云罗的关系上,有心想要留楚鹿人在禁卫,不过皇帝现在明白,楚鹿人根本无心于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过……却“盯上”了楚鹿人和云罗的另一个朋友,当天下午,赌坊里的成是非,就被孙公公找到,宣去了皇宫。

    同样在当天下午,曹正淳就将《天罡童子功》送到了楚鹿人面前,脸上还挂着欠揍的微笑。

    “呵呵呵,老奴也不知道,楚大侠现在还能不能练得?不过切记,即使练成之后,也万万破不得身,否则便有破功之危,按老奴说……楚大侠要是真想练,不妨就挨这一刀,咱们东厂这手艺,可是利索得很!”曹正淳笑眯眯说着很可怕的话。

    “不劳曹公公费心,我也只是借鉴一番。”楚鹿人撇嘴道。

    不过楚鹿人接过了秘笈之后,在掌心拍打了几下,之后问道:“曹公公,我听说的内宫之中,有一门武功叫《葵花宝典》,公公可知道?”

    曹正淳闻言,神色没什么变化,而是小声对楚鹿人说道:“我印象里也有这么门功夫,可有一点你说错了,不是内宫、是前朝……咳咳,前宋时的内宫,有这么门武功,当年北地被女真人、蒙古人占了,先帝振臂一挥,拯天下于危难……带着群臣南渡的时候,这门功夫就已经丢了。”

    “你刚刚是不是说前朝?”楚鹿人进一步确认。

    曹正淳瞪着他不说话——理论上是前朝,毕竟先帝当时只是王爷,并不在皇位继承人序列,不过法理性上,本朝是上赶着要继承前宋的,前朝属于重大口误。

    楚鹿人见这老太监不吭声,于是说道:“其他功夫也有些吧?公公都帮我抄一份。”

    “好,楚大侠没别的事儿,老奴就不陪着了。”曹正淳也不怎么待见他。

    不过其他武功,倒不是曹正淳小气,只是以为楚鹿人看不上——毕竟武功不是练得越多就越强。

    学武功本身不是“加点”,而是“加点方案”,越精深的武功,加点效率越高,不过只有把这武功练起来,才算是“加点”。

    招术多些可以应对更多的情况,可也是够用就好……练得一大堆不是徒然分心吗?

    曹正淳也不想提醒这个讨厌的家伙,他愿意贪多就让他贪去!

    “小奴,你在那偷听什么呢?你也想练功?”楚鹿人在曹正淳走后,疑惑的叫了声,窗户外的小奴。

    “没、没什么!我路过。”小奴说着连忙离开。

    其实也的确未必是偷听,毕竟这里是云罗的寝宫——此时大白天的,楚鹿人身正不怕影子斜。

    就在小奴急急忙忙的给云罗郡主禀报,楚鹿人疑似要练童子功的时候,上官海棠也来了。

    “这是义父让我交给你的。”上官海棠的语气,说不上好、也算不上不好。

    毕竟两人是老相识,而且昨晚楚鹿人也算救了她——她可不知道,如果没有楚鹿人,假利秀根本不会那么认真,会主动对她放水!

    不过因为楚鹿人隐隐敌视神侯,令上官海棠也不大想和他亲近。

    Duang、Duang……

    上官海棠不是自己来的,还有两名力士抬着大箱子,这时放在了楚鹿人面前。

    楚鹿人随便翻几本就知道,赵无视这是换了个套路恶心自己——里面的确都是“秘笈”,不过绝大部分,都是庄家把式,连徽章都形成不了的那种!

    其中很小一部分,是各大派的基础武学……这个级别的武学,神侯想弄到,还是很简单的,而且哪怕人家师门知道,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和朝廷过不去。

    不过充其量也就是《全真心法》的水平,最精深的也不过少林七十二绝技中,基础的几门……罗汉拳、破衲功、铁帚功之类的。

    “就这?”楚鹿人无辜的看着上官海棠。

    上官海棠大翻白眼的同时,又从怀中取出了两本:“这是义父的《吸功大法》和霸刀的《绝情斩》!不过义父说要我提醒你,《吸功大法》若是所练之人心术不正,只会反害己身,而《绝情斩》非心智坚韧之人,强练更是害人害己。”

    “庄主放心,我这人没有其他优点,就是正直而坚毅!”楚鹿人郑重其事的接过来。

    上官海棠犹豫一下,之后多说了一句:“你是不是从什么人那,听说了义父的坏话?”

    显然上官海棠,还想要纠正一下楚鹿人对神侯的“误会”。

    “还有之前衡山的事情,只是碰巧有事!”海棠也不忘了强调这点,虽说她自己也怀疑,但不希望其他人因此误会神侯。

    “庄主放心,我对神侯没什么误会……只是武林中人,对朝廷的基本排斥而已,你看……我要是大大的夸奖神侯,将来传到江湖上,不就成了我楚鹿人依附权势、做朝廷的鹰爪吗?”楚鹿人大大咧咧的说道。

    上官海棠不大信楚鹿人说的——你和郡主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这么多?

    不过说到底,楚鹿人的确没有正面与护龙山庄敌对,而且……更不像是投靠了阉党的样子,所以上官海棠也不好多说什么。

    “听说上官庄主早年是随无痕公子修炼的?”楚鹿人忽然问道。

    “没错,怎么了?”上官海棠闻言一阵皱眉,她和段天涯的武功,的确没有交给楚鹿人,倒是霸刀已经彻底退出江湖,归海一刀是《绝情斩》的唯一传人,将其外传也不算什么。

    楚鹿人却说道:“我向来很敬佩无痕公子,不经他的同意,就学他的武功,是万万不行的,而段密探的《幻剑》又是东瀛眠狂四郎的绝学,大概是想来要传回扶桑吧……恩,我能理解!”

    上官海棠:……

    一个时辰后,《幻剑》和《无痕连心经》的秘笈也被送来!

    没错,眠狂四郎的确嘱咐过段天涯,他本来就想要将武功传给东瀛人,传给中土人只是个意外,自然希望将来《幻剑》能够回到东瀛。

    所以一开始段天涯没想将《幻剑》交出来,不过……楚鹿人提起此事,可不能当做没听到——皇帝刚刚被扶桑人刺杀,你还想要将《幻剑》传给东瀛人,所以不教给楚鹿人?

    你猜皇帝会不会分辨“扶桑人”和“东瀛人”的区别?

    恩,这话楚鹿人理解,皇上也理解不了,而且看楚鹿人一脸“理解”的样子,想也知道他肯定会打小报告!

    至于无痕公子的暗器功夫,着实令楚鹿人吃了一惊——他之前说的是实话,的确没想过要拿他的功夫!

    霸刀退隐、眠狂四郎已死,可无痕公子还活着,自己惦记他的武功,无痕公子知道会怎么想?

    一个暗器高手,绝对比同水平的其他对手更加难缠,楚鹿人本来不想无故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