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 第150章 看报纸
    广源商场的三楼,童装生意不怎么景气,一来客流量有些下降,二来因为同质化很严重,且没有品牌溢价,所以吴家的童装店并没有什么竞争优势。

    一天生意结束,小家成和母亲娄芳一起关了店铺。

    因为是周六,所以店铺关的时间也推迟到接近十点。

    早已入秋的天气傍晚时分已经有冷飕飕的感觉了,而到了凌晨那个时间段,温度还会进一步下降。

    小家成穿了一件厚外套,和母亲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母子俩进入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这轿车大概十多万,而且已经开了七八年了。

    这还是当年吴家做生意风生水起的时候买的。

    小家成没有坐副驾驶,而是坐在后排,屁股下面放了一个厚厚的坐垫,这样可以够他系上安全带,而不是直接把安全带勒脸上。

    等娄芳驾驶小轿车离开停车场驶上商场外面的马路时,小家成立刻坐直身子,高高仰着脑袋,目光往街对面那写着“听物木雕店”的店铺看去。

    可以看见沈星已经早就关门,此刻那个方向一片昏暗,没有什么灯光。

    小家成的目光念念不舍的盯了那里好久,直到轿车走远,这才不得已收回目光,坐着一言不发。

    娄芳并没有看见这一幕,只是专心致志驾驶轿车,花了大约半个小时,母子俩回到小区,在停车场停好了车,一起回到位于花园洋房B-19的二楼家中。

    此时屋里静悄悄地,虽然开着灯,但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因为母子俩在商场的时候就已经吃了盒饭,而家里有小家成的父亲和爷爷在,两人通常都是随便弄点东西就吃了。

    娄芳瞥了一眼厨房,里面灯是开着的,但橱柜下方很整齐,放刀板的桌面清洁溜溜,什么都没有。

    很显然并没有谁做东西吃,或许,他们叫了外卖。

    就在此时,换了鞋的小家成对着母亲做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娄芳微微一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爷爷独自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看着报纸,她们回来后连头都没抬一下。

    娄芳同时还注意到,爷爷左手边的烟灰缸边沿,还放了一支燃烧了一半但已经熄灭的香烟。

    右手边是一杯浓茶,不过茶水早就凉了,没有一丝热气冒出。

    不知道爷爷坐在这里有多久,但通过种种迹象来看,显然时间不会很短。

    小家成走到客厅,叫了一声“爷爷”。

    对方仍旧坐在那儿盯着报纸,没有回答,没有抬头看一眼,仿佛已经直接坐化。

    小家成心里忽然感到了莫名的害怕,他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爷爷那木讷的脸颊,加快脚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将门赶紧关上。

    娄芳则是开口问道:“爸,你们吃饭了吗?”

    老人还是没有抬头,似乎根本就没听见。

    娄芳稍微靠近过去一点,瞥了一眼他手里正拿着的报纸,发现报纸的这一版空无一物,什么印刷字都没有。

    不知道老人这是一直在看什么。

    娄芳犹豫片刻,看了看无动于衷的老人,再次开口:“爸,吴朗呢?”

    老人拿着报纸的双手微微动了一下,手放下来,报纸慢慢往下移动,露出他的眼睛。

    他没有看娄芳,而是目光默默地斜视,看向卫生间的方向。

    “他在卫生间?”娄芳问。

    老人也没有回答,而是缓缓又将报纸抬起来,挡住了自己的双眼,整个人盯着那空白的版面,再次静止。

    此刻娄芳同样有种内心发憷的感觉,本来屋里就很安静,加上此刻一直都是她一人在说话,没有谁回答,且老人的动作很是诡异,这让她不得不心里发慌。

    对着卫生间走去,娄芳在门外叫了一声“吴朗”,但里面没有反应。

    她回头瞧了一眼老人,发现对方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随即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娄芳试着扭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没有反锁,可以直接扭开进去。

    她当即扭开了门锁,打开门。

    就见自己丈夫吴朗正坐在马桶上,双手拿着报纸,一动不动。

    瞧见这一幕,娄芳心里咯噔一下,更是感到莫名的恐慌。

    这……这父子俩是怎么呢?

    她快步走了进去,忍着卫生间里飘出的淡淡臭味。

    “吴朗,你进来多久了?我叫你你没听见吗?”一边走了过去,娄芳一边说道:“怎么不按一下马桶冲水开关?”

    对方仍旧没有回应,还是静静地看着报纸。

    娄芳一惊,一把将吴朗的报纸抢了过来,哪知吴朗双手抓得较紧,哗啦一下报纸两边的边沿被撕坏。

    对于外面的老人,娄芳不敢这么做,但对于自己的丈夫,她则没必要让对方一直保持这种让人心惊的莫名其妙的状态。

    报纸被夺,吴朗忽然一下抬起了头,神情有了变化:“咦?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直接就进来了?我还在拉屎!”

    “拉什么屎?我喊你半天了!”娄芳气不打一处来。

    吴朗笑了笑,“没,没听见,不好意思。你快出去,我擦了屁股就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扯纸。

    娄芳感觉有些不对劲,弯腰摸了摸吴朗的大腿,发现一片冰凉。

    “你进卫生间多久了?”她诧异的道:“腿都已经冰凉了!”

    吴朗有些迷茫的摇摇头。

    娄芳立刻注意到,掉落在地上的报纸依旧打开的是那片空白的版面。

    “不行,不行,过来扶我一下,腿麻了!”

    此时吴朗忽然哼了起来,一时无法站起,赶紧对自己妻子伸出手。

    娄芳扶着他慢慢走出卫生间,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吴朗对坐那儿一动不动的父亲道:“爸,休息一下吧,你已经看了一下午了!”

    老爷子纹丝不动。

    吴朗面色担忧,揉着自己发麻的双腿,回头看了看对这一幕同样感到心忧的妻子。

    “明天我们换家医院检查,实在不行就带老爸去鹤山大市的医院。”吴朗提议道。

    娄芳眉头紧蹙,微微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弄点东西吃吧,一直没吃东西。”吴朗道。

    “这么晚了,你们都没吃饭?”娄芳满脸惊讶,接着横了自己丈夫一眼,“爸都成这样了,你也不让人省点心!”

    “爸爸!”小卧室的门被打开,刚刚躲进屋里的小家成跑了出来,钻进吴朗怀里。

    吴朗一阵开怀大笑,把儿子抱起来,道:“注意,别碰爸爸脚,爸爸脚麻了!”

    “我给你揉揉。”小家成贴心的给他捏着大腿。

    吴朗满脸笑意,转头看向父亲,又提醒了一句,“爸,别看了,休息一下。这报纸上什么都没有啊,有什么好看的?”

    小家成趁着父亲在身旁给了他底气,赶紧偷偷看了那空白的报纸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