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 302 杞人忧天
    这么大的动静,消息自然传得很快。凤阳府这边,应天府那边全都很快知道了消息,并且同时消息急递到了扬州府。

    张明伟掌握有更多的消息,知道李自成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四川。不过隔着万水千山的,他也不知道李自成会不会变卦。另外,四川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他也是未知。

    总之,在这古代,因为交通和通讯的落后,让后世穿越而来的张明伟感到非常地不方便。

    在扬州府这边已经待了将近半个月,张煌言也已经理顺了转运使司的事情。与此同时,长途行军到江南的军队,也都休整过来了。

    于是,张明伟下令,让京营建制下的金振孙领两千步军继续驻守扬州府这边,名义上是保卫扬州府不被流贼侵袭,实际上还是给张煌言撑腰,震慑可能的反扑。

    然后,他领着大军西进,正式开始了对战张献忠和革左五营的战事。

    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张明伟其实还是有点头疼的。

    之前打李自成的时候,因为李自成已经坐大,联合罗汝才的人马之后,兵力更是远胜于他。而且李自成已经有非常大的野心,开始建立地方政权,为此,就想剿灭他,就打了开封会战。

    这种战事,是张明伟最希望的。因此一战之下,虽然打了一个大胜仗,可李自成部带着精锐跑路,却还是让他头疼的。

    如今名声以出,兵力也更加雄厚,对付弱于李自成的张献忠和革左五营,张明伟却更是头疼。

    他最怕的是什么,最怕流贼就是流贼,流动作战,和他打游击。

    时任大明安、庐、池,太巡抚(简称皖抚)的郑二阳就有给他来信禀告革左五营的情况,说“革、左之狡横不下于八大王,能操善战者不止数万。最为关键的是,革左五营主要是依托大别山脉(史称英霍山区)辗转游击,那一带形势险要,且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

    革左五营如果向东,会对应天府,也就是南京构成威胁,东北方向则是能直向凤阳皇陵,西面同八大王这股流贼相距不远,随时能联合抗拒朝廷官军。

    黄得功和刘良佐在给张明伟的禀告中,也有介绍革左五营的情况,说这革左五营非常狡诈,善购土人为间谍,星卜市贩之流多为所用。官兵多则窜伏,少则迎敌。搜山清野则突出郊关,及列阵平原又负险深箐。贼为主,兵反为客,是以多败。

    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这些流贼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已经打出精来了,和后世有名的游击战精髓已经不谋而合。

    如果按照原本历史发展的话,就算没有京师的鼠疫,大明朝廷大概率也是无法灭掉这些流贼的。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心丧失,迟早要完。

    不过古代的这些人,对于游击战没有好的办法,张明伟却是有的。

    南方的战事,到底如何,就等两军会战了。

    ……………………

    与此同时,远在辽东这边,建虏已经集结了兵马,包括朝鲜兵,也应征拨付过来了两万火铳兵。

    不过朝鲜火铳兵的士气太低,素质不行。皇太极担心这两万火铳兵要是长途行军的话,估计一个不小心会倒在半路上,因此,这部分兵力被他安排去了宁远锦州一带守城。

    而东部蒙古各部这边的兵力,一共来了三万骑兵,加上建虏的蒙古八旗,以及建虏自己这边的骑军,皇太极是真下了本钱,一共集结了六万左右的骑兵。

    远征秦地,要从陕西入关,路程太远,步军过去,太耗费时间,而如今趁着秋高马肥之际,从草原上骑兵过去,不但能节省时间,还能节约不少粮草。

    在巨大前景的刺激之下,皇太极的身体都好了不少。或许是只有入主中原这样的王霸美梦,才能把他从失去海兰珠的悲伤中拉回来。

    在和洪承畴几乎形影不离地相处中,对于陕西那边的情况,皇太极都几乎做到了了如指掌。对于攻略陕西,如何以陕西为根基夺取天下,每一步他都进行了推敲。

    最终,他决定了亲自领军出征,至于辽东本部这边,就留下代善看家。

    这一日,皇太极领着蒙古各部族长,还有他手下的一大群头目,举行盛大的出征仪式,祭拜太庙,求得他们的祖宗、萨满保佑后,便一声令下,六万骑军,浩浩荡荡地往边关出发,绕道蒙古草原而去。

    盛京城内满城的建虏,不管男女老幼,全都出城送行。

    看着大军出征的背影,有人担心,也有人兴奋。

    “这次出征不同往日,是要夺取明国的秦地,能成么?”

    “有什么不能成的?主子爷亲自领军,有那一次打过败仗了?”

    “就是,以前的时候,我们想都不敢想去关内的。结果呢,好像当初两大贝勒全都反对的情况下,还不是主子爷力主入关的!如今怎么样,入关还不是跟玩一样,去一次,都是大收获!”

    “没错,你们就放心好了,主子爷亲征,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我就告诉你们吧,松锦之战不是俘获了那个明国的蓟辽总督洪承畴么?他以前就是长期在秦地当总督的,最了解秦地虚实。由他当带路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我们大清要是真得能占据秦地,进而得到天下的话,哈哈,我要欢喜疯了!”

    “那可不是,天天可以提笼架鸟出去玩,家里几万个奴才伺候,那些汉人的女人,看到那个好看的就睡,哇,太想有那一天了!”

    “……”

    大部分建虏在谈论之后,都打消了疑虑,不再担心。因为皇太极从未让他们失败过,他们在皇太极的带领下,一天比一天强大,这是事实。

    于是,这盛京城外,久久不愿散去的人群,基本上都是欢声笑语,在做着美梦的。

    祖大寿也在这送行的人群中,看着六万骑军的背影,听着耳边传来的兴奋讨论声,虽然他的脸上保持着笑容,可实际上,他的心情并不好。

    之前送出的密信,不知道吴三桂能不能收到。

    在他看来,有洪承畴在帮着皇太极的情况下,秦地真得很可能会失守。

    就他所了解的,六万骑军,秦地应该是挡不住的。剩下的关键,就在于秦地那边的人,会不会被皇太极笼络,从而为皇太极效命。

    如果会投降了皇太极的话,那秦地就真得可能会易主!

    而秦地易主,那大明的天下……

    想到这里,祖大寿都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说大明会灭国,这在以前,虽然是战乱之秋,可他也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至少在他看来,觉得自己是看不到这一天的。

    然而,如今因为洪承畴在松锦之战把十三万明军都败了不说,还投降了建虏,为建虏精心谋划,以如今证实秦地空虚为突破口,大明真得是要亡国了么?

    皇太极这个人,祖大寿打交道多了,他也是很了解的。

    就人心笼络来说,这个皇太极远比之前的努尔哈赤要厉害得多。在六万铁骑的威胁之下,以皇太极的手段,把败军转为建虏之用,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祖大寿的心情变得很差,深深地叹了口气。

    自己也已经尽力了,希望送出去的那封密信能到吴三桂手中,这样朝廷要是提前知道了这事,有了提防之下,相信皇太极要取陕西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心情影响表情,他脸上的笑容不知觉间便没了。脸色有点沉重。

    刚好代善转头看过去,看到祖大寿好像不高兴,顿时,他就不高兴了,当即向祖大寿问道:“怎么,你是在为明国担心?”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闻声看去,一下子,一大片目光都盯向了祖大寿。

    祖大寿一见,心中一惊,连忙否认道:“当然不是,末将是在想着,之前土默特部侵入明国边关,此事必然引发明国皇帝大怒,肯定会有补救措施,以防土默特部再次入关劫掠。这也就是说,明国秦地那边,该是有了防备。因此,末将才有点担心啊,这劳师远征的……”

    这个理由,也是说得通的。代善听了,便又笑着说道:“在大清六万铁骑面前,就算明国那边有防备又如何?”

    “主子爷英明神武,什么时候吃过明国的亏了?”汉奸宁完我也笑着附和道,“你这是杞人忧天!”

    祖大寿听了,连忙自我检讨,笑着说道:“是我杞人忧天了!主子爷这次出征,必定很快能传来捷报!”

    听到他改口,代善便点点头,也不再理他了。因为山海关那边已经不是祖家的人把守,让祖大寿失去了最大的用处,便懒得理会。

    慢慢地,盛京城外送行的人群,终于慢慢地散去。一个个做着以后入主中原的美梦,他们却没想到,有一支船队,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悄然到了辽东这边。